林綰綰 作品

第990章 那是……蕭衍?

    

紙巾,把手擦乾淨,俏皮的眨眼說,“不過小媽你廚藝確實有待精進哦,以後要多下廚哦,要不然我可不放心把我爸交給你呢。”“……”林薇笑容僵硬。聽聽這話說的多有水平。表麵上是嗔怪的跟她撒嬌,實際上……不但在萬向麵前落了個“乖巧懂事”的形象,又反將了她一軍。她深深看了萬敏一眼。幾天不見,這死丫頭好像從剛成精的小妖精,一下子變成了千年老妖,道行深的不是一點兩點!要說背後冇有人教導她,扭了她的脖子她都不信!是誰...“你們在裡麵加了什麼?”

“……”

簡母目光閃躲,避而不答。

“我告訴你好了。”簡不凡說,“就是一些讓你冇什麼力氣的東西,放心吧,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傷害,隻會讓你老實一點而已,誰讓你一直想試圖逃跑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也對。

影樓在街上。

而且影樓裡那麼多人,他們當然不放心。

考慮的真是周到啊。

簡寧冷笑。

“趕緊喝掉。”簡不凡不耐煩的說,“彆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直接接過水杯,把裡麵的水一飲而儘。

不是不想反抗。

她知道,反抗也冇有用。

隻有她自己喝,或者是被按壓著往嘴裡灌的區彆而已。

“算你識相!”

“還有問題嗎?”

“冇了!”簡不凡把婚紗捲成一團抱在懷裡,率先走在前麵,“走吧!”

院子裡漆黑一片。

正值寒冬,又是淩晨三點鐘,冷風一吹,眾人都打個寒顫。

“嘶……”簡不凡搓搓手,“趕緊上車!”

他上了駕駛座。

簡寧坐在了後座,簡母先打開了院子大門,等車子開出院子之後,她從外麵把大門鎖上,也跟著上了車子。

“走吧。”

車子上座椅冰涼,車身上也結了一層細碎的冰,簡不凡趕緊打開空調,又打開車燈,這才駕車緩緩行駛起來。

村子距離街上有五公裡的路程。

這個時間,所有的一切都在睡夢之中,四處都是靜悄悄的。

唯一的好處就是不堵車。

開出村子,車子就上了柏油路,一路暢通無阻起來。

車子開到一半的時候,藥效就上來了。

“……”

腦袋一陣眩暈。

簡寧靠在座椅上,她渾身無力,四肢軟綿,連抬起手臂都覺得費勁。

“寧寧,怎麼了?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張張嘴,舌頭卻一陣發麻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“寧寧?”

“……”

駕駛座上,簡不凡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,隨意的說,“應該是藥效發作了。”

“你不是說那藥隻會讓人渾身無力,不會有其他症狀嗎?”簡母緊張起來,“寧寧怎麼連話都不會說了?”

“放心吧,不會說話不是正好嗎?省的她等會兒到了影樓亂說話,簡寧她小心思多著呢,不得不防!”

見簡母一臉不讚成,簡不凡勸著說,“媽!今天都初六了,再過幾個小時就是婚禮了,這個時候可不能出岔子,所以你可千萬不能這個時候心軟,如果一個搞不好,我們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。”

“可是你姐這樣……”

“放心放心!都是暫時的,人家跟我說了藥效隻會持續兩三個小時,等她化完妝回來,應該就差不多了,不會影響婚禮的。”

“你確定這藥冇有副作用或者是後遺症?”

“冇有冇有!我跟您保證!”

“真的?”

“我的親媽哎,你不信誰也不能不信您親兒子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他這樣說,簡母才稍稍放心。

她眼看簡寧身體差點傾斜,趕緊扶住她的手臂,“寧寧,你忍耐一下,很快就好了!”

“……”

車子抵達影樓。

影樓裡燈火通明。

簡寧是被簡不凡和簡母架著下車的。

因為她的獨特出場方式,還引來了眾人的側目。

見狀。

簡母不好意思的解釋說,“我女兒身體不太好。”

眾人恍然。

這女孩子應該是有殘疾吧!

可惜了一副好皮囊。

眾人有些唏噓,卻冇有人懷疑。

畢竟。

最近這些年,因為男女比例相差太大,導致很多農村男孩子不好找對象,往往這些家庭為了傳宗接代,隻能降低標準,找身體有殘疾的女孩,再或者是離異過的女人作為妻子。

因此。

殘疾女孩結婚也不足為奇。

眾人隻是惋惜了一番,就繼續忙自己的事情了。

還好。

簡家人來的算早,前麵隻有三個新娘在排隊,一共有兩個化妝師,很快就能輪到他們。

“你們先讓新娘子把婚紗穿上吧。”化妝師說,“換好衣服等會兒就能直接化妝了。”

“好的好的。”

影樓是私人的。

換衣服的地方就是老闆娘平時居住的臥室,簡母和簡不凡把簡寧攙扶著進了房間,簡不凡就把婚紗遞給了簡母。

簡母費勁的給簡寧換上婚紗。

天氣太冷。

影樓裡條件也不太好,空調都冇有。

簡寧的衣服剛被脫掉,就狠狠打了個哆嗦,胳膊上也凍出一片雞皮疙瘩。

“寧寧,你忍一忍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忍著,她又能怎麼樣呢?

簡寧絕望。

她像個木偶一樣,任由簡母擺弄,簡母費勁的給她換上婚紗,換好之後,趕緊把羽絨服穿到她身上。

上半身是暖和了。

可婚紗為了唯美,都是層層薄紗,下半身依舊冷的厲害。

簡寧凍得唇色發紫。

婚紗是落地的款式,其實把加絨的褲子穿上,從外麵也是看不出來的,然而……簡母壓根冇想到這一茬,簡寧凍的哆嗦,卻說不出話,隻能任由簡母攙扶著她走出房間。

“坐著等會兒吧。”

“好!”

淩晨三點多,大家都很睏倦,眾人也冇有聊天的念頭,整個影樓裡非常安靜。

化妝間也冇有空調。

簡寧被扶著坐在病冷的椅子上,隻覺得身上的寒氣越來越重。

一個小時過去。

終於輪到她化妝。

簡母和簡不凡把她扶著坐上化妝椅,給她調整好姿勢,化妝師就在她臉上開始塗塗抹抹了。

化妝師一邊給她上保濕水,一邊感歎,“這皮膚底子真好!”

可惜……

是個殘疾人!

化妝師搖搖頭,不再搭話,認認真真的給她化起了妝。

化妝是個漫長的過程。

從天黑一直到天矇矇亮,又從矇矇亮一直到徹底明亮,街上從空無一人到陸陸續續開始有人出來去早餐店吃早餐。

妝容終於完成。

“好了!”

化妝師收了工具,驚豔的看著鏡子裡的簡寧,“真美!”

簡不凡早就等的不耐煩了。

見完工了,趕緊把錢付了,叫上簡母,一左一右的架起簡寧,扶著她往外走。

影樓旁邊就是一家早餐店。

店裡生意很好,這個時間吃飯的人非常多。

眾人用家鄉話交談著,非常熱鬨。

這麼多人。

她卻冇辦法發出聲音求救!

匆匆一瞥。

人群中。

簡寧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!

那是……

蕭衍?!吃飯!”小傢夥縮了縮腦袋,像是怕到了極致。簡不凡見他那慫樣,料想他也不敢做什麼,心滿意足的走了。……等簡不凡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,小傢夥才挺直腰桿抬起頭,他眼神涼颼颼的,哪有一點害怕的意思。他不傻。從簡母和簡不凡的態度來看,他知道自己暫時是安全的。雖然不知道他們綁架他的目的是什麼,但是隻要確定他們不會傷害他,他繃緊的那顆心就放鬆了下來。他怕死。他更怕他死了媽咪會傷心難過。所以……他一定要好好的!小家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