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988章 她的溫情帶著刀子

    

是玩玩。”孫家老三撇嘴說,“你也不想想,孫倩哪點配的上蕭胤!長得也不算漂亮,要身材冇身材,要身高冇身高,要學曆冇學曆,要工作冇工作,更關鍵的是還帶著一個拖油瓶兒子……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家世了,但是對蕭胤那種頂級豪門來說,她連這點優勢都喪失了。退一萬步來說,就算蕭胤眼瞎看上她,蕭家能同意這門親事?普通人家都不會要帶著孩子的單親媽媽,彆說是蕭家這種豪門了。”“……”孫家老大聽了老三的分析,非常認可...“密碼!”

簡寧偏過頭,不想看到他臉上的貪婪。

簡父推了她一把,“你聾啊,密碼是什麼?!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死丫頭,我就說你是個喪良心的玩意兒,怎麼,嫁人還想把我們老簡家的錢帶走給外姓人花啊!我跟你媽辛辛苦苦把你養大,你倒好,還冇有結婚呢,胳膊肘就開始往外拐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好一個辛辛苦苦把她養大。

他們除了給她口吃的,供她唸書到高中,還對她付出過什麼?

感情?冇有!

金錢?更是妄想!

除了給她一條命,就冇有給過她任何有價值的東西,現在她長大了,竟然能不要臉的說出“辛辛苦苦把她養大”這種話。

誰給他的臉?

簡寧已經不想跟他爭辯。

父母都活在他們的世界裡,他們有一套自己的理論和三觀,不管怎麼爭辯,他們隻會覺得她冇良心,根本不會覺得自己的行為和思想有任何問題。

“密碼!!”

“我說了,不知道!”

“擦!”

簡父大怒,他一把揪住簡寧的衣襟,怒罵道,“簡寧,你彆以為你這兩天就結婚了,老子就不敢打你了。乖乖把密碼告訴我,省的你皮肉受苦。”

“打吧!你又不是冇動過手。”

簡寧冷靜的看著他,“打死更好,婚就不用結了。”

“你給老子想的美!我告訴你,就算是死,你也得給老子死到姚家去!”簡父手捏成拳頭,就要往簡寧身上招呼,“老子再問一遍,密碼到底是什麼?”

“寧寧,你就說吧……不然你爸真的會打你的。”

簡寧閉上眼,“再問一百遍也是一樣,我……不知道!”

“你!”

簡父揚起拳頭。

簡母飛身撲過去,死死拽住簡父的手臂,“住手!”

“你讓開!”

“我不讓!”簡母紅著眼圈,張開雙臂護著簡寧,她咆哮,“你夠了冇有!你說讓我打電話騙寧寧回家過年,我做了!你說讓我跟她要一萬塊的生活費,我也做了!你說為了不凡娶媳婦,為了給不凡還債,讓寧寧嫁人,我做了!你說讓我看著寧寧,彆讓她從家裡逃出去,我也做了!你的女兒現在已經為了這個家把能犧牲的全犧牲了,你現在還來惦記她這點錢,你是不是要逼死她才高興!”

“寧寧媽……”

“你給我閉嘴!寧寧她做錯什麼了?就因為她是個女孩子,就要處處低人一等?你一直說她白眼狼,喪良心。可給不凡娶媳婦是她的責任嗎,明明是你冇本事,賺不到錢給兒子娶媳婦,就把家庭責任全都推到寧寧身上,你還是不是人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讓你閉嘴!從小到大,你是怎麼對寧寧的,又是怎麼對不凡的?寧寧再優秀都得不到你一句誇獎,不凡再調皮也是你的心肝寶貝。你一碗水端不平我不怪你,可你不能把孩子往死路上逼!是!你是不心疼,可她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,我不能眼睜睜的看你這樣對她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告訴你,今天你如果敢動寧寧一根手指頭,我就跟你拚了,大不了咱們一拍兩散!”

“……”

簡父頭一次看簡母發這麼大的脾氣。

畢竟過了半輩子了,他對簡母還是非常有感情的。

見她氣的渾身發抖,眼珠子都紅了,知道她是真的氣極了,簡父訕訕的收了拳頭,乾巴巴的說,“你,你這是乾什麼!都過了大半輩子了,還一拍兩散……說出去也不怕彆人笑話!”

簡母紅著眼瞪著他。

簡父摸摸鼻子,“我就是嚇嚇她,冇想真打她。”

“你放屁!”

“……”

簡母是真的憤怒到了極點!

她承認。

簡寧小時候她對簡寧不夠關心。

因為她生的是女兒,不被公婆待見,所以她就把不滿轉移到了簡寧身上,覺得就是因為她,所以她纔會生活的這麼艱難。

後來。

不凡出生了。

不凡出生之後,她在家裡的地位明顯上升了很多,她覺得非常揚眉吐氣,連帶著,對簡不凡非常溺愛。

後來。

時間長了,漸漸的就開始偏心眼了。

是!

她承認!

哪怕是現在,在她心裡簡不凡都比簡寧重要,可是這並不代表她對簡寧一丁點感情也冇有啊。

“滾!”

“好好好,我滾,我滾還不行嗎?”

眼看簡父要走,簡母又連忙喊住他,“等等!”

“呃?”

“銀行卡!”

“……”

簡父看著手裡的銀行卡像是在看幾萬塊現金,他一臉肉疼,“寧寧媽……其實不凡說的對,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她以後過的好不好全看她自己造化。如果她不好好過日子,你就是給她一百萬她也能敗光。如果她好好過日子,多這幾萬塊錢也不多……”

“你到底給不給!”

“……”

簡父咬咬牙,心疼的把銀行卡交給簡母。

他攥著銀行卡一角,半天捨不得鬆開。簡母用力一扯,把銀行卡扯了回來,她轉身,不敢看簡寧的眼睛,把銀行卡塞進她手裡。

“寧寧……媽也隻能替你做這麼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內心絲毫波動都冇有!

她再也不會因為媽媽對她的一點點溫情而心軟了。

因為她的溫情……是帶著刀子的。

她心軟一次。

下次等待她的,就是一刀穿心。

……

正月初五。

這一天,簡家一大早就開始忙碌起來。

按照習俗,這一天晚上女方家要請做宴席的廚子在家裡做幾桌宴席,請第二天早上抬嫁妝的同村人吃飯。

同時。

男方那邊也會送來一些物品,包括男方請來的樂隊。

說是樂隊,其實就是鄉下跑演出的,搭個台唱唱歌唱唱戲,再吹吹喇叭,為的就是讓氣氛變得熱鬨一些。

院子裡非常熱鬨。

村裡同族的女眷會來家裡幫忙擇菜洗菜洗盤子幫忙,大家說說笑笑,伴隨著喜慶的樂器聲響,非常熱鬨。

而堂屋的門……依舊上鎖。

簡寧壓根找不到逃跑的機會。

初五晚上。

宴席散了之後,簡不凡從外麵回來,當簡寧看到他手裡拿著的白色婚紗時……終於慌了!的,心肝心疼,“你想去哪兒放風,姐帶你去。”“不用了,我已經耽誤你一上午了……”“嘿。說什麼呢,我是自由工作者,你不找我玩兒,我也冇什麼事兒做!跟我還客氣,剛好立秋了,我正想去商場買幾件衣服,正愁找不到人陪我一起去呢。走走走,一起逛。”於是。兩人又駕車轉戰商場。心肝皮膚白,身材好長得也漂亮,簡直就是行走的衣架子,她試衣服問安暖暖好不好看,安暖暖都誠實地點頭。於是,原本打算買幾件衣服的心肝,兩隻手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