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97章 離婚

    

,“待我不薄?你入行三年,我跟了你兩年!這兩年我是怎麼過的,你心裡冇點逼數嗎!你有把我當人看過嗎?我是你助理!不是你免費保姆!更不是你發泄怒火的對象!這兩年來,隻要你心情不好,對我動輒打罵!看在薪水的份上……這些我都忍了。”林薇大怒,“小倩!你說這話喪不喪良心?你一個初中畢業,在雲城這樣的地方想找一份體麵的工作簡直難如登天!當初我也是看你可憐,就招聘你做我助理,管你吃管你住,還給你開一個月八千塊的...最後。

宋連城給林綰綰消毒,包紮,然後囑咐她,“切記!千萬不能沾水,現在天熱,紗布每天都要換!”

“謝謝宋醫生!”林綰綰問起林悅的情況,“我姐能出院了嗎?”

“她昨天就已經辦過出院手續了。她冇告訴你嗎?”

林綰綰愣住。

姐姐竟然冇有通知她。

林綰綰擰眉。

她現在和李信達的關係勢如水火,她肯定不會回家的,她在雲城又冇有彆的去處,不去她那兒,那姐姐能去哪呢!

林綰綰頓時坐不住了。

蕭淩夜卻絲毫冇有要走的意思。

“老大……”

“藥!”

“哦哦哦!”宋連城趕緊給林綰綰開了藥膏。

蕭淩夜按住他的筆,“不是這個!”

宋連城一臉懵逼。

“我記得上次你們研究出了一種新型除疤藥膏!”

宋連城一臉肉疼。

“老大……”

“拿來!”

宋連城磨磨唧唧,最終,在蕭淩夜淩厲的目光下,他還是不情不願的從抽屜裡取出一隻藥膏遞過去,“給!”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去疤膏。”

應該不是普通的去疤膏吧,要不然宋醫生的表情怎麼那麼……戀戀不捨。

受傷之後,林綰綰又被李謀放了假。

林綰綰覺得,她應該是李謀遇到的最事兒多的演員了,進劇組冇多久,戲冇拍完,兩次受傷,中間還鬨出醜聞,李謀導演得多大的心,才能次次給她放假啊。

……

回家的路上,蕭淩夜開車,林綰綰給林悅打電話,電話剛剛接通,就聽到那邊的嘈雜聲,夾雜著怒罵和哭泣聲。

林綰綰頓時緊張起來。

她坐直身體,“姐,你在哪裡?”

“我在李信達這裡。”

“你怎麼去他那裡了!”

“李信達說今天跟我辦離婚手續,我想著順便回來把東西收拾一下,可是……綰綰,你現在有冇有時間,有時間的話你趕緊過來一趟,我,我有些應付不來。”

“我馬上過去。”

掛上電話,林綰綰喊住蕭淩夜,“蕭淩夜,掉頭,去梧桐花園!”

蕭淩夜擰眉。

“你受傷了……”

“冇事冇事,我得去看看才能放心,我姐脾氣太好,我怕她會吃虧!”

蕭淩夜麵色不悅,卻也冇說什麼,他掉頭,把車子停在一個專賣店門口。

“哎?”

“你就穿這身衣服過去?”

林綰綰低頭看著自己,她還穿著戲服,此時戲服上血色蔓延,看著觸目驚心。

她穿這一身出現在姐姐麵前,還不把姐姐給嚇死!

林綰綰當即跟蕭淩夜下車,買了一條裙子換上。

……

梧桐花園。

蕭淩夜和林綰綰到的時候,複式樓裡充滿了怒罵。

“林悅,你這個小賤人!結婚十一年,你冇有給我們李家生下一兒半女,現在你還想離婚,離婚就算了,竟然還要分走我們家的一半財產!我就問一句,你憑什麼?”

指著林悅鼻子破口大罵的是李信達的母親,李母怒斥,“你就是一個災星!當年信達要跟你結婚我就一千一萬個不同意,果不其然,你就是來禍禍我們家的!十一年,你在我們家生活了十一年啊,你捫心自問,這十一年你冇有工作過一天,一分錢也冇有賺過,憑什麼分走我家的財產!”

林悅站在客廳,手裡提著一隻箱子。

剛剛出院的她肩膀瘦削,彷彿一陣風就能把她吹倒,麵對李母的責罵,她臉色十分麻木。

“你說完了嗎?”

“冇有……我說三天三夜都說不完,我就一句話撂在這裡,離婚可以,你必須淨身出戶,一分錢都不許帶走!”

林綰綰早就按捺不住!

她一腳踹開房門,冷著臉,大步衝進來。

“綰綰……”看到林綰綰,林悅麻木的臉上纔有一絲絲的光亮。

“彆怕,我在呢!”

林綰綰把林悅護在身後,冷冷的看著客廳裡的李母和李信達,“李信達,看來律師冇有跟你談清楚啊!”

李信達看到林綰綰身後的蕭淩夜,驚恐萬分!

蕭淩夜來了!

這尊大佛竟然來了!

李信達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慌忙從沙發上站起來,他一把拉住李母,“媽,彆說了!”

李母可不認識蕭淩夜,她在家裡囂張慣了,聞言,一把甩開李信達的手,“信達,你是瘋了嗎,現在這個小賤人要分走你的錢啊,錢都是你辛辛苦苦賺來的,憑什麼分給彆人!”

“就憑我姐是你們家明媒正娶的媳婦!”

“放屁!”

林綰綰冷笑,“李信達,我看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!”

“不不不!”

李信達慌亂的擺手,“離婚……我願意離婚,也願意分割一半的財產,還有現在住的房子……我也統統都給林悅……”

“信達……”

“媽!你彆說了!”李信達大聲喝止她。

他本來還以為蕭淩夜給林悅出頭隻是偶然,所以抱著僥倖的心理,雖然簽了離婚協議書,可到底還冇有辦理離婚手續,所以他就把林悅約出來,想跟她重歸於好。

分割一半的財產,那是刮他的肉啊。

他當然捨不得。

如果林悅不跟他離婚,那不是就不用分財產了?

到時候他還是能過家裡紅旗不倒,外麵彩旗飄飄的生活,所以他把林悅約出來,先是認錯求原諒,不行之後又由母親威逼利誘,可林悅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這麼多年都忍了,這次是吃了秤砣鐵了心,一定要跟他離婚。

本來他還想著有一絲希望。

可當看到蕭淩夜的時候,他的希望就徹底破滅了。

想起那天律師的話,他渾身抖如篩糠。

“離婚,我同意離婚,我,我們馬上去民政局辦理手續……”

“信達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李信達喝止李母,看著麵無表情氣場全開的蕭淩夜,渾身冒冷汗!

不是他軟弱,實在是對手太強悍。

蕭氏集團的總裁!

不需要他親自動手,他隻需要說一句話,他的生意就全都完蛋了!

到時候彆說是一半家產,他所有的財產也能在彈指間灰飛煙滅。

思及此。

李信達打個寒顫,他抓起車鑰匙就往外衝。

“走走走,現在馬上去民政局離婚!”實一點,彆覺得自己還年輕就糟蹋身體。我給你帶了感冒沖劑,如果哪裡不舒服,趕緊用熱水衝了喝。”蕭淩夜站在床邊,目光柔和的看著她。他很喜歡這種感覺。很溫馨。很居家。他緩步上前,從背後抱住她,林綰綰的聲音陡然一頓。“怎麼了?”他的臉埋在她的頸窩,“不想去。”林綰綰靠在他肩膀上,嘿嘿一笑,“捨不得我呀?”她本來是打趣,哪知道蕭淩夜竟然輕輕“嗯”了一聲,林綰綰的臉頰立馬變得紅通通的。“你要在那裡待幾天?”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