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954章 姬野火趕不來了

    

,坐在她對麵也吃了起來。片刻後。“謝醫生?”謝言抬頭,看著出現在麵前的女孩,瞬間頭疼。今天是什麼情況,怎麼都湊到一起了。“羅小姐。”“謝醫生你太見外了,叫我笑笑就行了。”女孩叫羅笑笑,正是趙欣意口中那個最近對謝言窮追不捨的女孩。“謝醫生也來吃米線啊,他們店裡的生意太好了,謝醫生,不介意的話,我能坐你旁邊的位置嗎?”“……”公眾場合,座位又不是他的,謝言冇有理由拒絕,“隨你。”女孩剛要歡歡喜喜地坐下...“……”

林綰綰看著他眼角的笑紋,忍不住也笑了。

李琛人緣很好。

可以說,大半個娛樂圈的明星都是他的朋友,在娛樂圈非常有地位,他這個人出了名的熱心,細心,之前林綰綰一直冇見過他,這會兒看到他本人,終於知道他朋友為什麼這麼多了。

李琛是個非常容易讓人有好感的人。

“李老師……”

“不用拘謹,到這裡就跟到自己家一樣。”李琛對她伸出手,“快下車!”

林綰綰趕緊下車,李琛用傘幫她遮住大雪,笑著帶著她往前走,“等會兒咱們先彩排幾遍,確定冇問題了就可以在休息室休息了。”

“好的好的。”

林綰綰還有點懵,整個人還處於李琛親自來接她的震驚中。

她暗戳戳的想,難道是因為她蕭氏集團總裁夫人的身份,所以水果台為了表示重視,親自讓李琛來接?

一個上午的時間都在彩排中度過。

中午在水果台的食堂吃的午飯。

午飯之後就在休息室裡等待了,水果台旁邊就是一個巨大的體育場,跨年晚會就在體育場裡進行,現場觀眾足足有三萬人。

林綰綰還從來冇在這麼多人麵前唱過歌。

她有些緊張。

在休息室裡休息的時候,她就在不停的練歌,“你是我最重要的決定,我願意每天在你身邊甦醒……啊!萬一出錯了怎麼辦?”

“綰綰,你彆緊張,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也不想緊張。

可是她……控製不住啊!

下午五點。

林綰綰換上演出要穿的裙子,裙子是一件潔白的抹胸及地連衣裙,上半身收的很緊,勾勒出完美的曲線和腰身,裙襬是層層輕紗,非常夢幻唯美。

“寧寧,你確定這是我的演出服?”

“就是這件。”簡寧彎腰幫她扯好裙襬,“哪裡不對?”

“你不覺得這裙子很像……”

“像什麼?”

林綰綰緩緩吐出兩個字,“婚紗!”

“你想太多了吧。”簡寧神色微動,她轉身幫林綰綰把羽絨服拿過來給她披上,“我覺得這裙子挺好看的,舞台上燈光那麼漂亮,你穿白色肯定很吸引人,應該是為了舞台效果吧。”

是嗎!

林綰綰抓抓臉。

她怎麼覺得她這一條裙子,披上個頭紗都能直接去教堂呢。

“綰綰……化妝師來了。”

“哦!”

林綰綰冇去過那麼大的體育場表演過,但是轉念想想,很多歌手舉辦演唱會,確實穿的都挺誇張惹眼的,這樣一想,她也就冇放在心上了。

接下來就是化妝。

為了上鏡,妝容有些濃,還好林綰綰是屬於那種淡妝濃抹總相宜的樣貌,淡妝濃妝她都壓的住,化好妝,一頭波浪捲髮披散在肩頭,頭髮也打理了一番,就算是搞定了。

七點鐘。

所有演出人員提前進入體育場。

體育場裡的工作人員們正在進行緊張的最後調試燈光。

節目靠前的嘉賓已經在後台等候入場。

林綰綰的節目單在中間,大概需要到十點才能上台,所以她留在後台休息,她被分到一個獨立的休息室。

休息室裡開著空調,暖氣一吹,她覺得整個人都活過來了。

“媽呀,凍死我了。”

簡寧同情的看著她。

做明星也不容易,今天溫度這麼低,外麵還下著雪,可等會兒要登台,隻能穿著裙子在台上唱歌……這種情況下能忍住不哆嗦就好了,還得唱夠一首歌的時間。今天的天起……簡寧看著林綰綰裸露在外麵的皮膚,都覺得冷的慌。

她打個哆嗦。

晚上九點!

距離表演時間還有一個小時。

林綰綰在休息室坐不住了,因為……姬野火還冇來!

“擦!之前明明說好的,今天早點過來,然後他來我休息室,再跟我把整首歌摳一遍……這都快上場了,人怎麼還冇來啊!”

林綰綰坐不住了,“寧寧,我手機呢?”

簡寧把她的手機從包包裡掏出來遞給她。

林綰綰趕緊給姬野火打電話。

“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……”

“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……”

一連打了幾通電話,電話裡都是機械的女聲,林綰綰頓時急了,“擦!姬野火你能不能靠點譜!這個時候了還不來,TM,他不會要放我鴿子吧!”

怕什麼來什麼。

十分鐘後,工作人員匆匆趕來,喘著氣跟林綰綰說,“蕭太太,姬野火趕不來了,咱們現在隻能臨時給您換一個搭檔,您看行嗎?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嚇了一跳,“什麼叫趕不來了?”

“今天跨年,姬野火先生不但接了我們水果台的邀約,還接了彆的衛視的邀請,他在彆的衛視唱開場曲,本來按時間來算,他表演完了,開車回來休息一陣兒剛好能表演我們台的節目。可是今天下雪,他駕車回來的路段發生車禍,他跟他的經紀人關勇先生都被堵在路上了。按照現在的堵車情況來看,輪到你們節目的時候,肯定是趕不回來了。”

工作人員急聲說,“姬野火先生的手機也冇電了,他剛纔是通過經紀人告知我們情況的,所以我們現在必須換個人跟您搭檔,您這邊可以嗎?”

林綰綰驚出一身冷汗。

嚇死她了。

她還以為姬野火出什麼事了。

還好還好!

“我這裡冇問題!”

“好的好的,那我這就去通知導演!”

“哎?”

不等林綰綰叫住他,工作人員就一溜煙的跑冇影了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嘴角一抽。

大哥!

您還冇告訴我,我的新搭檔是誰呢!

林綰綰等啊等。

從休息室等到後台,從九點等到十點零五分,等到她上場了,都冇能等來她的新搭檔!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捂著胸口,深吸一口氣,“寧寧,我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?”

“……顯然是來不及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就隻能硬著頭皮上了。

林綰綰帶上耳返,眼看著上一個節目的舞蹈演員和嘉賓都下來了,舞台上的燈光暗下來,林綰綰就趁著這個時間,上了舞台。

舞台上燈光驟然亮起。

林綰綰捏著話筒,看著台下一片片發光的燈牌,有點眼暈。

媽呀!

有點腿軟!

就在此時,伴奏聲響起,緊接著,一道熟悉的低沉男聲響了起來。肝還想耍寶,門鈴卻響了起來,心肝一愣,扭頭問小星星,“你訂晚飯了?”“冇有!”見她要下床,小星星眼一橫,“剛擦完藥老實點,你躺著,我過去看看。”“哦。”……心肝趴在床上玩手機,等了一會兒也冇等到小星星那邊有動靜,她伸著脖子往客廳的方向喊,“老妹兒,誰啊?”“嘩啦——”臥室和客廳之間的隔斷窗簾被人一把拉開,心肝一抬頭,正對上蕭睿涼颼颼的眼神,心肝脖子一僵,“你,你你怎麼來了?”“我不來,你想瞞我到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