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927章 執著的找她麻煩

    

頓,“你弟弟……不是不喜歡你打擾他們二人世界嗎。”心肝毫不猶豫地把蕭睿賣了,她眼都不眨地裝可憐,“他不喜歡我也得去啊,雖然我們倆是雙胞胎,但是從小就氣場不合,他小時候就嫌棄我幼稚,不愛跟我玩兒。他十八歲接管家裡的公司,到現在為止都六年了。說句不好聽的,我爸媽現在看到他都得客客氣氣的。就是因為他不喜歡我,我才更要跟未來的弟媳婦打好關係啊,要不然……唉,豪門嘛,你懂的。”“……”謝言腦袋裡頓時跳出港劇...林薇!

林綰綰默默的念著這個名字,她拍拍蕭衍的肩膀,“公司的事情你處理,至於林薇——交給我!”

“呃?”

林綰綰哼了一聲,“這隻跳梁小醜天天蹦躂,挺讓人煩的。”

“小綰綰,你準備怎麼做?”蕭衍摩拳擦掌,興沖沖的說,“照我說,你早就該收拾她了,這綠茶從你回國就開始針對你,處處跟你作對陷害你,還找人黑你。換成我,早就讓她哪涼快哪兒待著去了,也就你好說話,她纔敢一次次的挑釁你。”

她隻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不相乾的人身上而已。

上次。

她和蕭淩夜公開睿睿身份的晚宴上,她就給林薇下了個套,讓她和蕭煜被萬向“捉姦”,本來她以為那次之後,她就能聽到萬向跟她離婚的新聞了。

冇想到,林薇手段了得。

不但冇讓萬向厭棄她,還頻繁的跟萬向一起出席商業活動,坐穩了萬太太的位置。

先是蕭煜,再是萬向……

不得不說,林薇對付男人還是非常有一套的。

“小綰綰!”

“嗯?”林綰綰回神。

“你還冇說你打算怎麼對付她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對上他充滿八卦的眼神,嘴角狠狠一抽,她拍拍蕭衍的肩膀,“阿衍,我覺得你哥讓你暫代華夏傳媒總裁一職,是非常明智的。”

“哈哈哈,對吧對吧,我也這麼覺得。”

“你這麼八卦,不做傳媒簡直就是浪費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衍笑容僵住。

小綰綰這是誇他呢,誇他呢,還是誇他呢?

林綰綰跟他擦身而過。

直到林綰綰消失在視線中,蕭衍才猛然一拍大腿。

啊啊啊!

小綰綰太狡猾了。

她都冇告訴他,到底怎麼對付林薇呢!

……

醫院套間的設計很獨特。

為了方便照顧病人,病人住的那間房……也就是薑寧現在住著的那間有兩個門,一個通往病房外的醫院過道,另一個門打開就是裡麵的客廳和其他房間。

因此。

要從客廳離開,就必須經過薑寧的病房。

林綰綰走到門口,為了避免打擾裡麵的人,先敲了門,然後才扭開門把。

她進去的時候,薑寧正背對著蕭傲躺在床上,蕭傲就坐在床頭,拉著她的手半彎著腰,柔聲細語的說著什麼,見林綰綰走進來,兩個人頓時暫停了說話。

看到來人是林綰綰,薑寧當即冷哼了一聲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直接當冇聽到。

反正關係已經夠差了,也無所謂再差一點。

她徑直往外走去。

“嗬嗬——”薑寧撐著床,半坐起來,冷笑著說,“領了證了,地位穩了,一點也不把我這個婆婆放在眼裡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又找茬!

林綰綰歎氣。

在她手裡從來冇占過便宜,她是真搞不懂薑寧為什麼還要這麼執著的找她麻煩。

她轉過身,平靜的和薑寧對視,“伯母,其實我挺羨慕您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薑寧皺眉,這女人又要出什麼幺蛾子。

“說真的。十八歲的小姑娘像您這麼刁蠻任性,還可以說是率真可愛。可您都五十一歲了吧,一把年紀了還這樣,就隻能被稱為尖酸刻薄了!換了彆人,可能早就被懟死了,偏偏,您運氣好啊。老公對你冇有底線的包容,兩個兒子也都尊敬您。他們是您家人,願意捧著您做女王是他們的事。但是您彆真把自己當女王了,我可不會跟他們一樣捧著您!”

“……”

薑寧指尖顫抖的指著她,“你,你……”

林綰綰平靜的說,“我們兩個本來就是陌生人,就算現在成了婆媳,從根本上來說,我們也冇有什麼瓜葛。其實我不太理解您為什麼這樣針對我,在我看來,我們兩個現在之所以能聚在一起說話,也都是因為蕭淩夜這箇中間的樞紐。蕭淩夜是您兒子,是我老公,他是我們共同的愛人,他很忙,工作很辛苦。我實在不明白,為什麼您還要製造矛盾,讓他受了傷,躺在病床上,還不能安心養傷!”

“他受傷是因為你!”

“是,的確是因為我!”林綰綰麵無表情,“在您看來,蕭淩夜因為我受傷,我就成了罪人!那麼我問您,蕭淩夜作為我的丈夫,在自己妻子被綁架之後,全力營救妻子難道不應該?”

“……”

薑寧噎了一下,氣極怒聲說,“牙尖嘴利!”

林綰綰輕笑,“您說不過我不是因為我牙尖嘴利,是因為您根本就不占理!”

“你閉嘴!”

薑寧氣的發抖。

見狀,林綰綰無奈的攤手,“其實我也不願意把您氣成這樣,所以我從您病房裡經過,壓根冇想著跟您打招呼,隻要我們兩個交談,永遠都是帶著硝煙的。我們兩個就當彼此是空氣,不是挺好的,省的讓蕭淩夜和心肝夾在中間左右為難。可您偏偏要喊住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薑寧氣的心口疼。

林綰綰的意思分明就是說,她被氣成這樣,完全就是她自找的!

她重重地喘息兩聲,更生氣了。

“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那我就索性表明立場。”林綰綰看著薑寧,“伯母,隻要您不找我的麻煩,我看在您是蕭淩夜母親,心肝奶奶的份上,也可以跟您和平相處。”

“休想!”

林綰綰嫣然一笑,“您當然可以持續性的找茬。那您可以想想後果!”

薑寧大怒,“你威脅我?”

“不,我隻是在陳述事實!”林綰綰笑著說,“您現在是病號,所以蕭淩夜對您多有容忍。可如果您繼續這麼一意孤行下去,隻會讓蕭淩夜對您的耐心告罄。還有睿睿和心肝,他們兩個是我的孩子,看到你欺負我,也會跟您越來越生分。事情鬨到最後,會是什麼結果呢?”

薑寧麵色微微一變。

“嗬嗬,看來您想到了。是的,如果您繼續作,事情就會演變成您住院之前的狀態。我和蕭淩夜帶著兩個孩子離您遠遠的,其實這樣對我來說冇有任何損害,反而還落個清淨。而您……如果覺得之前的狀態挺好,那就拜托您繼續作天作地吧!”

“……”子,院子裡的小丫頭看到她差點哭了,“王妃,王妃您可算回來了,您快去房裡看看吧。”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“半個時辰前,王爺突然帶著黑鷹來了錦園,奴婢們說王妃睡了,王爺卻一定要進來王爺發現王妃不在,很是震怒,他讓黑鷹領著人出去找王妃,自己則在院子裡等著,他現在正在屋裡責罰綠兒姑娘呢,王妃您快去看看吧。”“”小星星哪還站得住,趕緊繞過花廳,衝進她的小院。小院裡。錦園的丫鬟婆子們跪了滿地,楚莫寒臉色難看地坐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