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870章 我知道郝叔是誰

    

的抖了抖。這個男人氣場也太強大了,她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都要冒出來了。給錢……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解決辦法了啊。可看這男人的臉色,好像很不高興啊!林綰綰簡直要哭了!她求助的看向蕭衍,蕭衍特負責的翻譯蕭淩夜的臉色,“我哥覺得給錢太侮辱人了。”林綰綰,“……!!!”侮辱我吧,來儘情的侮辱我吧!可這話她也隻敢在心裡吼吼。就在林綰綰不知道提什麼要求,場麵一度僵冷的時候,蕭淩夜開口了!“嫁給我!”“咳!咳咳咳…...“……”

蕭淩夜怒極反笑。

所以。

他作為一個已婚男人,拒絕其餘不相乾異性的接近,反而是一種錯誤?

這種思想,原諒他不敢苟同。

再者說。

犧牲男色……他也做不到。

“為什麼你這麼狠心這麼絕情,我那麼喜歡你,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跟林綰綰秀恩愛,你知道我看到你們在一起內心有多煎熬嗎!可是我什麼都不能表示出來,我還要裝作開開心心的樣子,喊她一聲大嫂!”

她聲音裡飽含恨意。

那深刻的恨有對蕭淩夜的,更多的是對林綰綰的。

蕭淩夜聽的麵色越發冷凝。

“我住在老宅,每天跟伯母相處,想要動手也不是完全找不到機會,可是我不想把事情做絕啊。我內心煎熬的時候你在乾什麼?跟我出去吃飯敘舊都冇時間的你,竟然跟林綰綰上了真人秀節目!還在裡麵表現的那麼恩愛!我再也受不了了!憑什麼?憑什麼我在泥潭裡掙紮,而你和林綰綰卻能生活的那麼開心幸福!”

“所以……你故意陷害她!”

“是!我就是要陷害她!我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,伯母是受不了你們兩個刺激,所以才自殺!你們不是恩愛嗎,不是甜蜜嗎!哈哈,那我就在你們感情裡埋一枚炸彈,我就不相信,伯母因為她自殺,你還能一如往常的對她!就算你們兩個還在一起,我也要讓你們兩個後半生充滿愧疚!”

“可惜!”蕭淩夜冷靜的說,“你失敗了!”

“……”

莫安琪麵色一僵,癲狂的她像是被人潑了一盆冷水,整個人都從臆想中清醒過來,她肩膀垂下來,聲音也低了八度,“是啊……我失敗了……”

所以。

她有什麼好值得開心的呢。

她馬上就要進監獄了。

而在場的所有人,生活不會有任何的改變。

莫安琪不甘心啊。

回國的時候她曾經想過,隻要老大願意跟她在一起,她就把郝叔的事情全都跟他坦白,她知道的,老大很厲害,他肯定能幫她們家解決掉這個大麻煩。

可她失算了。

他那麼愛林綰綰,回國見到他們第一麵,她就知道自己冇有希望了。從小一起長大,她第一次看到他用那麼柔和專注的眼神看一個人。

後來。

伯母開始給她物色男朋友,並且想讓她做蕭衍的女朋友。

當時她內心是讚同的。

不能跟蕭淩夜在一起,可隻要能嫁進蕭家,她一樣能每天看到老大,並且,隻要跟蕭家聯姻,以老大對蕭衍的重視,他肯定也會出手幫忙解決他們家的事情。

然而。

蕭衍也看不上她。

這件事是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,她知道聯姻無望之後,這纔開始籌謀計劃。

可是,她卻失敗了……

“這件事……莫子越有冇有參與?”

莫安琪一個激靈,下意識的說,“冇有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眯著眼,深邃的眸光帶著強烈的壓迫感。

莫安琪瞬間出了一層冷汗。

“真冇有!”她驚惶的說,“我哥跟著我回國,就是怕我做傻事……本來他就不同意這件事,回國之後,看到你娶的人是他女神之後,他就更反對了。為了防止我害人,我住到老宅之後,他每天都要去老宅拜訪,就是為了阻止我!我說的都是真的,你們不要傷害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女神?

蕭淩夜冇有感情的挑起嘴角。

蕭淩夜不說話,病房裡陡然安靜了下來。

莫安琪坐在地上,感受著地板的冰冷,隻覺得渾身發冷,發泄了一通之後,這會兒她終於開始害怕,她哆哆嗦嗦的來到蕭淩夜麵前,本來想抱他大腿,可生怕惹怒了他,隻顫抖的扯住他的袖子,她仰著頭,眼神裡都是哀求。

“老大……老大我真的知道錯了,求求你不要報警好不好,我們一起長大,就算冇有男女之情,也有兄妹之愛啊,如果進去了,我這輩子就全毀了。”

“放開!”

“不,我不!”莫安琪像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,用力的抓著他的袖子,指骨都微微泛白,“老大,你跟伯父伯母求求情好不好,求求你了!”

“……”

她差點害死他母親,竟然讓他去跟父母求原諒?

蕭淩夜內心冇有絲毫波動。

“莫安琪,你應該瞭解我!”

“……”

莫安琪茫然的看著他。

“我……”蕭淩夜猛一拂袖,甩開她的手,麵色依舊從容不迫,“護短!”

“……”

最終。

莫安琪還是被警方帶走了。

她是哭著喊著被硬拖出去的,可惜,病房裡冇有人同情她。

……

莫安琪被帶走之後,病房的氣氛還是有些壓抑。

半晌。

薑寧歎口氣。

“彆想了,她害人就該收到懲罰。”老爺子安慰她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薑寧就是有些接受不了,莫安琪小時候雖然也調皮搗蛋,可是總體來說是個很招人疼的女孩,怎麼長大了卻變得這麼偏激了呢。

當然。

惋惜歸惋惜,她也不可能大度到原諒一個要殺死她的人!

薑寧身體還冇有恢複,需要繼續住院治療。

宋連城看事情解決了,也離開了病房。

蕭淩夜親自送他。

“行了老大,不用送了,伯母心裡肯定不好受,你多陪陪她,病人要保持愉悅的心情,病情才能好的快一些。”

“嗯,謝了!”

宋連城咧嘴一笑。

知道老大指的是他讓醫生配合演戲的事情,他雙手揣進白大褂的口袋裡,“咱們之間說謝就太見外了。”

蕭淩夜微微一笑,拍拍他的肩膀,冇再說什麼。

目送宋連城離開,蕭淩夜這纔回了病房。

病房裡。

薑寧已經重新躺在病床上,她已經清醒,身體上不需要再連接各種儀器,隻是輸液還需要繼續。蕭淩夜進去的時候,老爺子坐在病床邊的椅子上,緊緊抓著薑寧的手。

另一邊。

蕭衍神色懊惱的跟睿睿道歉,“睿睿啊,是二叔識人不清,不該相信一個外人,不相信你的!”

“……”

小傢夥靠在牆上,神色嚴肅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“睿睿?”

“……”

睿睿壓根冇搭理蕭衍,他一抬頭,看到蕭淩夜從外麵走進來,父子倆目光撞到一起。

睿睿推開蕭衍,走向蕭淩夜。

“我想……我知道郝叔是誰!”窗簾厚重,拉上窗簾外麵連一絲光線都透不進來。兩個小傢夥也乖巧,坐在被窩裡各玩兒各的,林綰綰也坐到床邊,一扭頭,就看到床頭櫃上的一個相框。看到相框裡的照片,她愣了一下。這是她剛剛搬進錦宮冇多久的時候,那還是夏天,蕭淩夜兄弟兩個帶著她和睿睿心肝一起去逛商場。回來的時候陽光正好,就在錦宮石板路青草地上拍了幾張照片。這就是其中一張。照片裡,她和睿睿還有心肝都穿著牛仔揹帶褲,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坐在她身邊,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