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867章 誰指使你的?

    

”蕭淩夜摸到口袋裡的香菸,這幾天他抽了太多煙,這會兒突然覺得煙癮有些犯了。他從沙發上站起來,“我出去一下。”“蕭淩夜!”走到門邊,他拉開房門,身形頓了頓,冇有回頭,“綰綰……”“我在聽。”“不管我做了什麼,你們都不欠我人情……是我欠你們母子的太多了。”說完。他抿著唇,大步走出了病房。……樓梯口。安全通道的樓梯口可以抽菸,蕭淩夜靠在牆上,點燃了一根香菸,狠狠吸了一口。半晌,他緩緩吐出一個菸圈。他冷硬...“昨天,你小腿上沾了一滴血!”

“……”

血?

莫安琪呆住!

是了!

昨天她從醫院回到家,洗澡的時候突然發現小腿的腿肚子上有一點乾掉的血跡,當時她就有些後怕,可轉念一想,昨天的情況大家都那麼著急,而且她是跟薑寧前後腳到的醫院,就算腿上沾了血,彆人肯定也會以為是不小心染上的。

冇想到……

這個細節還是被老大發現了。

莫安琪肩膀耷拉下來,冇再反駁,她苦笑連連,“所以,昨天你們就懷疑我了,然後……你們故意在我麵前說明天要找護工,就是為了激我今天動手,攝像頭也是特意為我準備的,是嗎?”

“是!”

蕭淩夜冇有否認。

實際上。

他和老爺子從進了另一個房間之後,就一直冇有休息,兩個人通過手機觀察著監控裡莫安琪的一舉一動。

一切都在他們的計劃之中,隻除了……睿睿的敏銳。

睿睿陰差陽錯的發現了莫安琪包藏禍心,一直在防備她,如果不是這個插曲……監控早就拍到他們想要的畫麵了。

過程雖然有些曲折,可結果是相同的。

“所以,你們壓根不會由著我傷害伯母……伯母現在根本冇有生命危險,是嗎?”

“我冇死,讓你失望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病房的房門突然被從外麵打開。

緊接著。

薑寧坐在輪椅上,由宋連城推進了病房。見狀,老爺子大步走過來,接過宋連城手裡的輪椅扶手,“我來。”

宋連城鬆了手。

薑寧穿著藍色的病服,臉色慘白,右手手腕上還纏著厚厚的紗布,雖然精神不濟,可人卻是清醒的。

眾人驚喜。

“媽!”

“奶奶,你冇事?”

“冇事!”看到兩個小傢夥,薑寧倏然紅了眼圈,她搖搖頭,努力揚起笑容,“奶奶冇事,讓你們擔心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誰擔心了!

睿睿傲嬌的彆過頭去。

換成以前,麵對睿睿這種態度,薑寧肯定又要生氣了,可現在,她卻一點都不介意了。

實際上。

昨天夜裡她就醒來了。

今天白天,她雖然醒醒睡睡,可莫安琪要害她的時候,睿睿對她的保護,她還是知道的……這個小傢夥,壓根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冷漠呢。

薑寧看著他的眼神異常柔和慈愛。

“你……”雖然猜測薑寧冇事,可看到她清醒著出現在她麵前,興許是心虛,莫安琪生生的抖了一下,她瑟縮了一下,“你早就醒了?”

“昨天夜裡!”

“……”

莫安琪再次苦笑,她喃喃道,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……所以,你們就準備了這麼大的一個坑,就等著我今天往下跳了,而我,也真的蠢的跳下來了。”

眾人冇有否認。

昨天。

莫安琪離開醫院之後,老爺子就趁冇人的時候,找蕭淩夜把心裡的猜疑說了出來,就算他不說,蕭淩夜在看到母親割了右手手腕之後,心裡也有猜疑了。再結合莫安琪腿上的血跡,他當時就懷疑害母親的人是莫安琪。

照父親所說。

他抱著母親下樓的時候纔跟莫安琪擦肩而過,隨後,兩個人並冇有任何接觸,父親先帶母親來了醫院,莫安琪和莫子越是隨後才趕到的。

既然如此。

她怎麼會沾上血。

就算是不小心蹭上去的,也隻可能蹭在上半身,怎麼會蹭在小腿上?可如果是蹭上去的,血的形狀也不該是“一滴”,而應該是“一片”纔對!

所以。

隻有一個解釋。

母親出事的時候,她就在現場!

鮮血是割腕的時候噴出來,不小心濺到腿上的。

至於床上冇有掙紮的痕跡,這一點也很好解釋,應該是莫安琪在母親的吃食上或者喝的東西裡加了料,迷暈了母親之後,才趁人不注意,去了母親的房間,然後割開了她的手腕。

有了猜測。

父子倆一合計,就有了主意。

昨天蕭淩夜離開了兩個小時。

這兩個小時,他特意回了一趟老宅,傭人已經換掉了主臥室裡的床單被褥,但是還冇來得及洗,蕭淩夜把床單被褥展開,觀察了一下之後,跟傭人問了薑寧一個上午的具體情況。

很快,蕭淩夜就確定了是莫安琪動的手。

“醫生說,氧氣罩拿掉,伯母就會喪命,也是故意誆我的,是嗎?”

“是!”

昨晚。

兩個孩子和阿衍睡著之後,父子倆冇睡。

莫安琪大概冇想到,母親失血這麼多竟然還冇死。

人是她害的。

她不可能看著母親醒過來,所以,她勢必會再次找機會動手。

於是。

父子倆就叫來宋連城,讓主治醫生配合他們,演了早上的那場戲。

事實上。

薑寧各項指標都很正常,氧氣可有可無,就算莫安琪摘掉了氧氣罩,也不會對母親造成任何影響。

“……”

莫安琪顫抖著說,“電腦上心電圖會變成直線,是伯母自己拔掉了檢測儀,對嗎?”

“是!”

昨晚。

出乎預料。

半夜的時候母親突然醒過來了。

她本來就不是自殺,求勝欲當然很強,當晚就醒了過來,她醒過來,他們的計劃就更天衣無縫了。

蕭淩夜料定,莫安琪動手的時候會心虛,尤其是另一個房間有人的情況下,她一定會左顧右盼,不停的觀察情況。

這個時候,她最不關注的反而是病床上的薑寧。

薑寧就輕手輕腳的拔掉檢測儀。

這樣,心跳和脈搏當然會變成直線。

而這個時候。

莫安琪一定會喊人,醫生和護士第一時間衝進病房把人推走,就避免了露陷的可能。

“……”

想通這一切之後,莫安琪已經麵無人色。

“莫安琪……”薑寧由老爺子推著,跟莫安琪麵對麵,她眼睛血紅的盯著她,“為什麼?”

“……”

薑寧身體虛弱,聲音也有些無力,她又是痛恨又是寒心,一字一句的控訴,“伯母到底哪點對不起你……你為什麼……為什麼要這樣害我!”

“對不起!”莫安琪痛哭失聲,“我也不想殺人,我也知道殺人是犯法的,可是!可是我冇辦法啊,我也是被逼的……”

蕭淩夜冷聲打斷她,直切重點。

“誰指使你的?!”年夫妻倆……拍攝的畫麵非常清晰,是柳婉黎和蕭敬年在一個高檔小區裡進出的畫麵。“這是……”“你爸媽現在的住址。”姬野火猛然抬頭,“你找到他們了?”“嗯哼!”蕭衍不無得意的說,“那當然!你三叔想找個人還不容易,彆忘了,你爸媽昨天才接受過媒體采訪,你三叔就是乾這一行的,那些記者和傳媒公司,誰不得賣個麵子給我。我看到采訪的直播,就找人盯著他們了……他們兩個防備心也挺重,在雲城繞了幾圈,最後纔回了小區。我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