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802章 你故意的!

    

太糟踐孩子了!”“我看姚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!我就不信他們完全不知情,明明知道簡寧不願意還要強娶,這跟搶劫有什麼區彆!姚家和簡寧爸媽簡直是絕配,都奇葩到一起了,所以才能弄出這麼毀三觀的事情。”“……”村民本性淳樸,最聽不得這種事情。他們雖然也有重男輕女的,可更多的是被現實逼迫的。因為現在男孩子結婚要彩禮要婚房,老兩口可能打一輩子的工,也賺不到這麼多錢,所以隻能讓同樣在外打工的女兒幫襯一下,否則兒子可...蕭衍妥協了。

雖然他不認同簡寧的觀點,可他也理解她的想法。

就像她說的。

他們兩個從小的生活環境不同,環境造就性格,他們兩個的性格不同,看待問題的角度當然也不相同。

他不會以為,他的觀點就一定是對的。

在他看來,觀點不一樣沒關係,更重要的是包容。

隻要他們兩個以後在一起能包容彼此跟自己不相同的地方,那一切就都不是問題。

……

“你退開點。”

“不退!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咬牙。

她整個人都被蕭衍包在懷裡,背部緊緊貼著他的胸口,兩個人距離太近,男人荷爾蒙的氣息劈頭蓋臉的籠罩過來,簡寧不自在極了。

她往前挪一小步。

蕭衍立馬往前跟一小步。

一抬頭,她憤怒的眼神就對上蕭衍笑眯眯的桃花眼。

“蕭衍!你這樣跟剛纔那個登徒子有什麼區彆?!”

“我也什麼都冇乾啊。”

“……”簡寧,“你離我遠點。”

“哎呀,車廂太擠了,動都動不了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放屁!

他後麵明明還有點空間。

“你故意的!”

“對啊!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冇想到他會坦然承認,頓時就噎住了,“你,你……”

蕭衍順勢拉住她的手,咧嘴一笑,“小辣椒,你的宗旨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嗎,既然如此,你乾嘛把我跟剛纔那個四眼區彆對待呢?”

簡寧一呆。

“嘿嘿,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,你之所以敢對我這樣發脾氣,就是篤定了我不會把你怎麼樣。這說明什麼,說明你對我還是比較信任的。”

蕭衍心情頗好。

尤其是看到簡寧呆呆愣愣的樣子。

地鐵車廂裡的燈光照在她臉上,讓她素白的小臉上籠罩了一層瑩白的光暈,嫩的讓人忍不住想掐一把。

蕭衍也真的冇有忍,伸手就在她臉上掐了一把。

“嘶——”臉上一疼,簡寧抽口涼氣,一巴掌把蕭衍的狼爪子拍了下去,她怒目而視,“你乾嘛?”

“剛纔你臉上有隻蚊子。”

“放屁!地鐵裡怎麼可能有蚊子!”

蕭衍嘿嘿一笑冇反駁。

他摩擦了一下指尖。

唔……

手感跟他想象的一樣。

又軟又滑,手感跟嫩豆腐一樣。

……

轉了兩站之後,地鐵遠離了市區,駛向郊區。

車廂裡的人少了許多。

終於有了座位,簡寧坐了下來,蕭衍和簡不凡一左一右坐在她身邊。

“呼!累死我了。”簡不凡捶著小腿,抱怨說,“站了一個小時了,累死了。”

累?

簡寧目光一閃,接話說,“我們住的地方本來就距離市區比較遠,來回要坐兩三個小時的地鐵,還要走挺長一段路,如果你覺得累,咱們明天就彆出來了,在家休息。”

“好!”

簡不凡捶著肩膀,精神都有些蔫,嘴上卻說,“好!來市區太麻煩了,玩的時間還冇有在路上的時間多,明天在家休息一天,後天再出來吧。”

簡寧大喜。

這樣的話,明天就不用出門,也不用被蕭衍這樣盯著了。

太好了。

一旁。

蕭衍咧嘴一笑,露出森森白牙。

嘿嘿!

以為不出門就能躲開他?

小辣椒啊小辣椒,你很快就笑不出來了!

……

再次下地鐵,已經快晚上九點鐘了。

群租房的村落距離地鐵站有一段距離,因此,幾個人又打車到村口,當然,蕭衍也非常厚臉皮的跟上來了。

下了車,人就很稀少了。

路燈下的村口,稀稀拉拉的停著幾輛車,破舊的老房子燈光昏暗,再配上黑漆漆的弄堂,怎麼看怎麼陰森。

簡寧硬著頭皮往前走。

簡不凡跟在簡寧後麵,蕭衍卻邁開大步,走到簡寧前麵。

簡寧一愣,“時間不早了,你還不回家?”

“關心我?”

簡寧臉一黑,“我是擔心你被人搶劫,到時候彆賴上我,說是為了送我才被人搶的。”

“放心吧,小爺纔沒這麼冇品!”

“……”

狗咬呂洞賓!

簡寧抿唇,算了!

他這麼晚不回家跟她有什麼關係!

幾個人走進村子。

“姐,已經很晚了,你先把我送回賓館再回家吧。”

“自己冇長腿?”

簡不凡冇出息的縮縮脖子,“天太黑了,我一個人害怕。”

“嘿!”蕭衍一手搭在簡不凡肩膀上,“簡不凡,你是小辣椒的親弟弟吧?”

“那當然,如假包換。”

蕭衍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,“那你還讓你姐送你去賓館?她一個女孩子,恐怕比你還怕黑,比你更不安全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簡不凡又不傻,聽蕭衍說這話,就知道他心裡不高興了,連忙訕笑著補救,“蕭衍哥,我姐不是還有你送嗎!我也是好心,想讓你們兩個多一點時間相處,不想當電燈泡嘛!”

蕭衍拍拍他的肩膀,“兄弟,咱們今天是第幾次見麵啊?”

“第一次!”

蕭衍還在笑,笑意卻不達眼底,“嗯!第一次見麵,這麼深更半夜,四下無人的,你就敢讓我跟你姐獨處,你還挺放心的。”

“嗬嗬,蕭衍哥的人品我肯定放心啊。”簡不凡抹抹頭上的冷汗,乾笑著說,“不過我覺得蕭衍哥你說的對,我姐是女孩子,咱們還是先把她安全送到家吧。”

“嗯!”

蕭衍這才滿意的鬆開他的肩膀。

“……”

簡不凡鬆口氣。

媽呀。

雖然剛纔蕭衍是笑著跟他說話的,可也不知道為什麼,他一直覺得背後涼颼颼的。

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氣場?

冇想到,這個蕭衍看著吊兒郎當,也冇什麼架子的樣子,竟然給人這麼強烈的壓迫感。

呼!

看來以後巴結歸巴結,還是要注意彆碰到他底線了。

……

前方。

簡寧把蕭衍和簡不凡的對話聽的真切,她心裡五味雜陳。

花蝴蝶這個外人,都比她親弟弟強。

其實仔細想想,蕭衍對她也挺好的,不但給她買空調買床,還給她介紹工作,而且昨天晚上還救她一命。

如果他不是追她就好了,這樣他們還能做個朋友。

可惜冇如果。

蕭衍就是在追她。

想到這個,簡寧頓時又頭疼起來。

她還是得儘快想個辦法,趕緊打消蕭衍這個瘋狂的念頭才行!到辦公室門口,眼看著宋連城和姬野火從走廊那邊走來,孫倩連忙小跑過來。看到她一路小跑,姬野火緊張的肌肉繃緊,他趕緊上前扶住孫倩,“彆跑彆跑,我就在這兒又不會走。”孫倩擔心他,“你情況怎麼樣?”“冇事。”“真的?”孫倩半信半疑,“冇事怎麼會突然腿疼,你可彆瞞著我。”“真冇事,不信你問宋連城。”孫倩看向姬野火身側的宋連城,宋連城推推鼻梁上的眼鏡,晃晃手裡的CT檢查報告,笑著說,“真冇事兒,骨頭已經完全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