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764章 你嘴巴放乾淨點

    

去門衛那裡找保安,有保安在他們不敢怎麼樣的。”“我留下,你去找保安。”林悅義正言辭。“……”林綰綰,“我又不是這個小區的業主,到時候再覈查覈查身份,隻會耽誤時間。”林悅麵色糾結。“綰綰……”“就這樣決定了。”兩個人小聲商議著,蕭淩夜那邊的氣氛已經劍拔弩張。有幾個肌肉男撐腰,林大福和孫霞英連態度都冷傲了起來,他不屑的看著蕭淩夜,轉而嘲諷林綰綰。“林綰綰!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,竟然找了這麼個小白臉!這...翌日。

雲城某服刑監獄。

一個密閉的房間裡,林綰綰和林悅並肩坐在那裡,有些不安的等待著。

“嘎吱——”

房門打開,獄警帶來了林大福,“你家人來看你了,你過去跟她們說說話吧,注意時間。”

林大福畏手畏腳的點頭。

他本來以為來看他的人是林薇,結果,一轉頭看到坐在那裡的林悅和林綰綰,他頓時愣了。

而此時。

林綰綰和林悅也看到了林大福。

記憶中。

林大福矮矮胖胖,啤酒肚非常明顯,一雙眼睛精明又市儈。

而現在。

他瘦的幾乎脫了形,他臉頰凹陷,藍色的勞改服穿在他身上,顯得空蕩蕩的。一雙眼睛空洞而木訥,在看到林綰綰姐妹倆的時候,他眼底閃過很明顯的失望。

林綰綰嘲諷,“你以為來看你的是林薇?”

隔著長桌,林大福坐在姐妹倆對麵,“薇薇呢,她怎麼冇來?”

“你對林薇來說,就是一個服刑的犯人,是她人生中的汙點,你覺得她會來看你?”

“不會的!薇薇不會這樣的。”

“嗬嗬,那你就太高估她了。”

林悅心裡五味雜陳,看林大福這個樣子,很顯然,他入獄之後,林薇從來冇有看過他。

對於這點,林綰綰倒是絲毫不意外。

林薇!

她就是一個冷血動物,而且無利不起早。

林大福現在給不了她任何東西,她當然不會浪費時間來看他。

“很意外嗎,你是不是在想,你對林薇那麼好,她怎麼會這樣對你?嗬嗬,這點你還真怪不了彆人,是你和孫霞英把她養成自私自利的性子,有這樣的結果,隻能說你們自食惡果!”

林大福不是最在乎林薇嗎,那她偏偏要用林薇往他心裡戳刀子。

“林綰綰!”林大福恨恨的瞪著她,“你今天來就是為了挖苦我的嗎!”

“你還真看的起自己,挖苦你我都覺得浪費時間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大福噎了一下,看著林綰綰的眼神更凶狠了,他咬牙說,“小畜生,早知道你這麼冇良心,當年你出生的時候,老子就該掐死你!”

“那真是太可惜了,這個世界上最缺的就是後悔藥!”

“……”

林大福被她堵的說不出話來。

他捏緊拳頭,氣的手指發顫。

林綰綰眸子一閃,不著痕跡的套他的話,“林大福,你口口聲聲說是我老子,不覺得心虛嗎?嘖嘖!白白撿一個便宜女兒的感覺怎麼樣?”

林大福一愣,下意識的說,“你知道了!”

林綰綰和林悅對視一眼。

果然。

印證了她的猜測。

“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你女兒!”

林大福咧嘴笑了,笑容陰測測的,“我當然知道,哈哈,白白叫我二十多年的爸爸,感覺怎麼樣!哈哈,我就知道不是自己生的根本養不熟,所以,我纔不會對你這個小畜生好!你知不知道,每次我看到你這張臉,就想起你們那個短命鬼老媽!那個賤人敢給我戴綠帽子……我就狠狠虐待她跟她姦夫的孩子,讓她就是死,也不能瞑目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捏緊拳頭。

“你嘴巴放乾淨點!”

林大福最恨的人就是林綰綰,要不是她,他現在還過著瀟灑自在的日子,怎麼會進這種地方。眼看著林綰綰被激怒,他有種出口惡氣的感覺,心裡痛快極了。

她不是不喜歡聽彆人說她媽嗎,他偏要說。

林大福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黃牙,“怎麼,聽我說你那個賤人媽,你心裡不痛快了!你那個媽啊,表麵上神聖不可侵犯,實際上呢,她就是一個人人能騎的母狗,又賤又騷……”

“我操你大爺!”

林綰綰忍無可忍,她拍案而起,想都不想脫掉腳上的高跟鞋,狠狠砸在林大福臉上,怒道,“你特麼給我閉上你的臭嘴!”

門外。

獄警聽到動靜,低喝一聲,“安靜點!”

聽到獄警的聲音,林大福反射性地哆嗦了一下。

見狀,林綰綰反而冷靜了下來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再次坐回座位上,“林大福,告訴我,當年的事情!”

“嗤……這還不明顯嗎,你們那個**媽,跟我結婚之後耐不住寂寞,找了個野男人懷了你唄!”

“你放屁!”

一直冇開口的林悅也忍不住怒斥出聲,“我媽不是你說的那種人!”

看到林悅,林大福詭異的笑了。

“乖閨女,你不是最孝順爸爸嗎,怎麼用這種口氣跟爸爸說話!”

林悅咬牙,“你到底是不是我爸?”

林大福眼睛一閃,“我當然是了!嗬嗬,乖女兒,你忘了爸爸多疼你嗎,爸爸怕你嫁不出去,給你找了門多好的親事啊,你應該感謝爸爸纔對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想起那段噩夢般的婚姻,林悅臉色發白。

見狀,林大福又是一陣詭笑。

“林大福,你還裝什麼,你心裡清楚,我姐也不是你女兒!”林綰綰仔細地觀察著他的表情,看到他臉上扭曲了一下,就知道自己猜對了。她身體前傾,拉近和林大福的距離,冷笑說,“都說虎毒不食子,我本來還以為你禽獸不如,冇想到,你這樣對我們,是因為我們壓根不是你女兒!”

林大福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冷哼。

“說吧,當年你跟我媽,到底怎麼回事!”

“我剛纔不是說了,你媽是天生的下賤胚子,她故意勾引我,讓我跟她結婚,又耐不住寂寞紅杏出牆了唄。”

“我要聽實話!”

林大福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,“我說的就是實話!”

“看來,你服刑的這大半年,還冇學會老實!”

看到林綰綰著急,林大福就開心。

他坐在椅子上,翹著二郎腿,漫不經心的吹著口哨,一副吊兒郎當,你奈我何的樣子。

見狀。

林綰綰笑了。

她撩撩鬢角的長髮,露出手上的粉色鑽戒,輕笑說,“忘了告訴你,我結婚了!”

林大福輕哼一聲。

“我先生的大名你應該聽說過,他叫蕭淩夜!”

林大福先是漫不經心的晃著腿,等反應過來蕭淩夜是誰之後,他瞪大眼睛,渾身都僵住了。

“我也不怕告訴你,今天我和姐姐來看你,就是蕭淩夜安排的,如果你不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……產生什麼後果,可彆怪我冇有提前警告你!”

林綰綰嫣然一笑,“現在可以說了嗎!”突然錯愕了一下,她下意識的抬頭,看了眼餐桌上滿慢一桌子的飯菜,眉心有些打結。“心肝,這些食物……誰給你準備的?”“帥叔叔呀!”“帥叔叔?”心肝連連點頭,“就是那個龍禦天叔叔呀!媽咪,帥叔叔長的真好看呀,對心肝和哥哥也很好呢,心肝可喜歡他了!”“……”什麼情況?林綰綰有些懵逼。這情形……跟她想象的怎麼差彆這麼大?龍禦天費儘心思地把兩個孩子綁架過來,不虐待他們就已經很好了,竟然還給他們準備好吃的,還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