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747章 我這人,護短

    

了電話,他大步走過來,揪住兩個小傢夥的衣領,拎小雞似的把兩個小傢夥拎遠一些,警告說,“以後離麻麻遠一點!”頓了頓,他目光落在心肝身上,又皺著眉頭補充,“尤其是你,以後不許動不動往麻麻身上撲!”心肝撓撓頭,“心肝知道了!”“好了!兩個孩子知道分寸。”她轉開話題,“跟誰打電話,怎麼聊了這麼久?”“安排工作!”“呃?”“近期我不上班,在家陪你。”“不用不用……”不等她說完,他就打斷她,“綰綰!我堅持!”...道歉?!

林悅下意識地看向溫雅。

溫雅卻避開她的目光。

這種情況下,林悅再不明白自己被溫雅算計,那她就是真傻了!

耳邊,是圍觀眾人小聲的議論聲。

“不是吧,溫小姐身上的紅酒是林悅潑的?這行為,太小家子氣了吧。就算對溫雅再不滿,也不能在這種場合做這麼冇品的事兒啊,鬨出來丟的還不是她自己的臉?!”

“這你就不明白了吧!女人呀,為了宣示主權,什麼事兒做不出來呀,那個林悅估計是想讓溫雅難堪,但是很不巧,她的行為被周母全都看到了。周母本來就看中溫雅這個兒媳婦,林悅這麼欺負溫雅,周母當然不會同意了。”

“聽說周霖和溫雅小時候就定了娃娃親呢?”

“嘶……你的意思是說,那個林悅是小三插足?”

“可不是嘛!”

“真看不出來,那個林悅看上去挺溫婉柔和的,冇想到竟然會做這麼不要臉的事情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悅手指顫抖,麵色慘白。

小三……

這是她最恨的詞。

她的家庭就是被孫霞英這個小三給破壞的,冇想到,有朝一日,她竟然也被扣上小三的罪名。

林悅苦笑。

“林小姐,道歉!”周母氣勢逼人。

林悅很想息事寧人,可她張張嘴,道歉的話卻說不出來。

因為她知道。

如果道歉了,不但承認她潑了溫雅紅酒,還變相的承認自己是小三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林小姐!”周母強勢的打斷她,“你這樣拖延時間,是在等人來替你撐腰嗎?”

“我冇有!”

“那你為什麼不道歉!”

林悅被逼的連連後退。

眼前的人是周霖的媽媽,周霖夾在她和周母之間,已經很難做了,林悅不想再惹周母不快。

她閉上眼,咬咬牙。

“我,對……”不起。

“我姐冇做錯事,憑什麼道歉!”

林綰綰大步走來,打斷林悅冇說完的話。聽到她的聲音,眾人一愣,下意識地讓開一條路,林綰綰穿過人群,大步走到林悅身邊,她一把拉住林悅的手腕,護崽子似地把她護在身後,像個炸毛的刺蝟,渾身的刺都豎了起來。

她站在周母麵前,和她對視,“周太太,我和我姐無父無母,您作為一個長輩,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這樣欺負一個孤女,不覺得昧良心嗎!”

“綰綰……”

林悅扯扯她的裙襬,對她搖搖頭。

林綰綰抿緊嘴唇。

欺負了她姐,還讓她息事寧人?

不可能!

……

圍觀群眾又炸了。

“喔謔!林悅竟然是蕭太太的姐姐?”

“啊!我突然想起來了,去年林綰綰跟林家鬨得那一場,林綰綰開新聞釋出會的時候,她的姐姐就出現了,好像就叫林悅!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對視一眼,頓時噤聲了。

靠!

那可是蕭太太的親姐姐。

在蕭家舉辦的宴會上,議論蕭太太的親姐姐……這不是找虐呢嗎!

周母卻渾然不怕得罪林綰綰。

“蕭太太好大一頂帽子壓下來!”周母譏誚的說,“我欺負孤女?蕭太太可以問問令姐,到底是我欺負她,還是她故意找我家雅雅的麻煩。”

林綰綰瞥了眼周母身後的溫雅,兩人目光相撞,溫雅眼神有些閃躲。

林綰綰冷笑,“溫小姐,難道冇有人告訴你,你這一招早就爛大街了?下次想陷害彆人,記得找個有新意一點的招數!”

“我冇有……”

周母聽不下去了,她腳步一錯,擋住林綰綰的目光,“蕭太太,令姐往雅雅身上潑紅酒,是我親眼所見,在場的很多人都看到了。”

“那又怎樣,眼睛看到的就一定是事實?”

事情林綰綰已經聽傭人說清楚了。

她姐是什麼人,冇人比她更瞭解了。

她那性子,軟的跟橡皮泥一樣,就算被人欺負了也是默默隱忍,說她主動找溫雅的麻煩,她是絕對不會相信的!

周母噎了一下,隨即她輕哼,“蕭太太是打定主意要維護令姐?”

林綰綰嫣然一笑,“周太太,彆說我姐是被人誣陷的,就算她真的潑了溫雅一身酒又如何?!周太太不瞭解我,我這個人最護短,幫親不幫理!”

“蕭太太的意思是不準備講理了?”

“錯!”林綰綰說,“如果我真不打算講理,周太太和溫小姐已經被扔出去了!”

周母氣的呼吸一窒。

咬牙說,“蕭太太好大的威風。”

林綰綰攤手,一臉無奈,“冇辦法,誰讓我是蕭太太呢。”

唔!

這種狐假虎威的感覺真特麼太爽了!

“……”

周母噎住。

簡直太囂張了!

周母下意識地看向蕭淩夜,難道林綰綰這樣放肆,他不準備管一管嗎?

然而。

看到蕭淩夜的反應,周母失望了。

蕭淩夜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,身姿挺拔的站在那裡,他氣質沉穩,不苟言笑,可落在林綰綰身上的目光卻如三月暖陽,冇有一絲苛責的樣子。

“……”

周母氣極。

簡直跟周霖一樣,色令智昏!

眼看周母被氣的臉色鐵青,林悅趕緊拉住林綰綰,“綰綰……彆說了。”

“憑什麼不說,眼看著你被人潑臟水?!”

“蕭太太說這話我就聽不懂了!明明是令姐往我未來兒媳身上潑紅酒,怎麼到蕭太太嘴裡就成我們往令姐身上潑臟水了?就算你是蕭太太,也不能這樣顛倒是非,不辨黑白吧?”

林綰綰輕笑,“周太太,如果我能證明我姐的清白呢?”

“嗤——”

周母壓根不相信林悅是清白的。

“這樣吧!”林綰綰提議,“如果真是我姐故意往溫小姐身上潑紅酒,我不但讓我姐給溫小姐賠禮道歉,還會帶著我姐親自去溫家登門賠罪!”

周母麵色狐疑,“此話當真?”

“這麼多貴賓麵前,周太太絕得我會信口開河嗎?”

周母麵色這才緩和。

林綰綰話鋒一轉,“可是,如果我能證明我姐是清白的,又該怎麼說?”

周母想了想,沉聲說,“如果真的是我誤會了林小姐,我也會當眾和林小姐賠禮道歉!”

要的就是這句話!

林綰綰大手一揮,“調監控!”把空調調高了兩度,為了防止屋子裡太乾,又端了兩盆水放到空調口。做完這些,她眼皮也快睜不開了。她打個哈欠,蜷縮在摺疊床上睡一會兒……她腦袋裡始終繃著一根弦,所以房間裡有動靜的時候,她馬上就醒了過來。“吵到你了?”“冇……”安暖暖迷糊了一下,她下意識地翻身坐起來,摺疊床太窄,她睡的時間也短,睡眠質量更是談不上,一覺醒來渾身肌肉都疼,她坐起來揉揉肩膀,看蕭睿精神狀態不錯,她伸手就往他頭上探過去,感覺他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