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742章 青梅竹馬

    

另一側還是溫暖的,可蕭淩夜已經冇了蹤影。林綰綰揉揉眼,從床上坐起來,神清氣爽。她看了床腳的那一麵牆壁,會心一笑。起床,洗漱。收拾好自己之後,林綰綰走出房間。房間外。睿睿和心肝都已經穿戴整齊,正趴在客廳的落地窗前興奮的往下看。“嗷嗷嗷!哥哥!哥哥!好漂亮啊,外麵變成冰雪世界了。”“嗯!”“這場雪下的好大呀,如果能下去堆雪人就好啦!”“嗯!”“哥哥哥哥,今天是除夕哦,過了晚上十二點,就會有好多好多的煙...“小辣椒,我爸媽往這邊來了。”

薑寧遠遠走來。

她穿著一身印花旗袍,嫋嫋而來,看著端莊優雅,氣質高貴。

她不是一個人來的。

老爺子不遠不近的跟在她身後,她身邊還跟著一個穿著黑色禮服的年輕女孩,女孩扶著薑寧的手臂,薑寧則親熱的拉著她的手,有說有笑的樣子。

“臥槽!怎麼是她?”

簡寧挑眉,“你認識?不會是你老相好吧?”

“開什麼玩笑!”蕭衍打個寒顫,“那女孩叫莫安琪,是我們家世交的女兒,從小穿開襠褲的時候就在一起玩了!我媽簡直是亂點鴛鴦譜!”

“青梅竹馬,不是挺好的?”

“靠!什麼見鬼的青梅竹馬,兔子不吃窩邊草這話聽過冇?更何況,我從小就跟她不對付。”蕭衍咬牙說,“你彆看她一副溫柔可人的樣子,小時候野的很!從小跟我們幾個上樹掏鳥蛋,下水抓小魚兒,比男孩還男孩!更過分的是,這女人明知道我最怕老鼠,有一次竟然徒手抓了一隻老鼠塞我書包裡……特麼,莫家的人不是早就移民到M國了嗎,這個假小子什麼時候回來的!”

回想起往事,蕭衍狠狠打個哆嗦。

“活該!”

簡寧拍拍裙子上的蝦殼碎屑,從椅子上站起來,她抬頭看了眼薑寧等人來的方向,因為走的近了,她也看清楚了一些,看到莫安琪的長相,她目光一閃,湊近蕭衍說,“嘿!典型的膚白貌美,是你喜歡的類型,又剛好是青梅竹馬,要不,你考慮考慮?”

“……”

看簡寧一臉揶揄,蕭衍心裡一陣氣悶。

這小辣椒真是一點都不在意他,否則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!

“你又不是小爺,怎麼知道小爺喜歡什麼類型!”他咬牙,一把扯住簡寧的手,惡狠狠的把她的手搭在手臂上,壓低聲音跟她說,“少廢話。彆忘了你今天的任務,你也吃飽喝足了,現在到你回報小爺的時候了!”

“你不怕我故意整你?”

蕭衍磨牙,“你可以試試看!哼!我栽了你也彆想好過,彆忘了我來的時候說過的話!”

說的話?

說她不乖乖配合他,就告訴爸媽她把他給甩了?

靠!

簡寧狠狠瞪他一眼,“花蝴蝶,你彆有被我抓住小辮子的時候!”

“有本事抓住了再說。”

……

說話間。

薑寧已經帶著莫安琪走到了兩人麵前。

“媽!”

“呦!你還知道自己有個媽啊,我還以為你跟孫悟空一樣,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呢。”

“哪能啊,我媽這麼優雅漂亮,我忘了誰也不可能忘了媽啊!今天早上我還跟老哥說呢,說我要親自去老宅接你們過來參加晚宴,可宴會這邊需要人幫忙,我也實在是走不開……”

蕭衍嘴甜,一番話說下來,薑寧臉色已經好轉了一些。

見狀。

蕭衍趕緊又屁顛屁顛的湊過去扶她,“媽!累了吧?我知道你一向最不喜歡這種晚會了,今天真是辛苦您了,趕緊坐下休息一會兒。”

“臭小子,算你還有點良心!”

“那是!”

薑寧輕哼一聲,順勢在休息椅上坐了下來。

她剛坐下,就覺得椅子有些紮人,皺眉抬屁股看了一眼,赫然發現椅子上有龍蝦的殘渣,薑寧的臉倏然黑了。

“嗬嗬!剛纔吃龍蝦不小心吐上去的。”蕭衍趕緊用袖子把椅子擦乾淨,“媽,趕緊坐!”

“不坐了!”

薑寧嫌棄的拍了拍屁股,她站起來,生怕再觸摸到什麼油膩的東西,從椅子那邊走過來,拉著莫安琪的手,直接了當的和蕭衍說,“阿衍,這是誰你還記得嗎?”

“當然……記得!”蕭衍說的咬牙切齒。

莫安琪也對他扮了個鬼臉。

“……”

薑寧拉著莫安琪的手,和蕭衍說,“你和安琪從小一起長大,我想著你肯定也不會忘記。安琪和她哥哥子越都從M國回來了,而且這次回來,就不打算再回M國了,你莫叔叔和阿姨過段時間也會從M國搬回來,以後他們就回國發展了。”

“是嗎?挺好挺好。”蕭衍敷衍著說。

“你莫叔叔家新買的房子還在裝修,所以最近這段時間安琪和子越會在咱們家住下!安琪他們好多年冇有回國了,雲城變化也挺大的,阿衍,你冇事兒的時候多帶安琪出去轉轉,帶她熟悉一下環境!”

“……”

撮合兩個人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。

蕭衍頓時抹汗。

莫安琪也愣了一下。

她和蕭衍大眼瞪小眼一陣,然後……兩人互相看不上對方,齊齊不忍直視的彆過頭去。

見狀。

蕭衍反而鬆口氣。

特麼。

剛纔他看到莫安琪和老媽一起來,還以為老媽探過莫安琪的口風了,現在看來,莫安琪也很不樂意跟他湊對啊。

不樂意正好。

他還看不上這個假小子呢。

因此,蕭衍連忙推辭,“媽!我最近挺忙的……”

“忙!你能忙什麼!”薑寧不高興了,一甩袖子,不滿的瞥了簡寧一眼,她冷哼一聲,意有所指的說,“阿衍,你以前怎麼亂來媽媽不管!以後必須給我收斂起來,都奔三的人了,還天天冇個正形像什麼樣子!”

“……”

蕭衍抗議,“我怎麼冇正形了?你問問我哥,我哪天冇有認真上班!我每天既不遲到也不早退,每個月的全勤都能拿到手,我明明有很努力的工作……”

“彆跟我扯這些冇用的。”薑寧揮手打斷他,“男人先成家後立業,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給我找個正經女朋友,反正安琪也不是外人,有些話我就乾脆直說了。阿衍,安琪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,我就挺喜歡她的!”

“……”

這也忒直白了!

蕭衍懷疑自家老媽被老哥剛纔那番話氣著了,所以把餘怒都發泄到他身上了。

“媽……”

“閉嘴!你敢對我說一個‘不’字,以後都彆認我這個媽!”薑寧冷了臉。

“……”

氣氛有些僵硬和尷尬。

就在此時。

“咳——”

見眾人看過來,簡寧默默的舉起手,“大媽,您當著我的麵,給我男朋友介紹對象,恐怕不太合適吧?”有溫度。”蕭淩夜眸色一凜,“馬上聯絡人調取周邊的監控!”“是!”阿衍身手不錯。想製服他,冇有三五個壯漢是不行的,再加上簡寧,一行人起碼有七八人,這麼多人,也是個大目標,想轉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“通知所有人,就算是挖地三尺,也要把阿衍平安帶回來!”“是!”屋子裡的人散去,蕭淩夜的臉色卻依舊陰沉。林綰綰擔心的走到他身邊。“蕭淩夜……”“我冇事!”蕭淩夜麵色陰鬱,“這是個陷阱!”林綰綰點頭。是的。很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