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688章 你哥哥會生氣的

    

傢夥商量,“睿睿,心肝……媽咪的一個長輩生病了,媽咪今天要去看他。你們願意跟媽咪一起去嗎?”睿睿若有所思的看著她,“媽咪,你哪來的長輩?”“……”有個太聰明的兒子,林綰綰表示壓力很大啊。她目光閃爍,輕咳說,“就是一個普通長輩……”“你這個普通長輩,是不是姓洛?”“……”好吧!她就知道瞞不住他!林綰綰心虛的點頭。“原諒了?”林綰綰再次點頭。“媽咪,你真的……算了。”睿睿翻個白眼,“早就知道不能對你抱...蕭淩夜受刺激了。

林綰綰十分肯定。

因為……

從她接兩個小傢夥回來之後,他的目光就牢牢地鎖在她身上,那專注又炙熱的眼神……讓人完全無法忽視。

以至於……

林綰綰在輔導心肝寫作業的時候,一直在不停的走神。

“麻麻!”

心肝用鉛筆敲著茶幾,嘟著嘴抗議,“這道題怎麼做啦?”

林綰綰慌忙回神。

一低頭,看到心肝本子上的數學題,她嘴角一抽,“三加二等於幾?這道題哥哥不是教過你了嗎?”

心肝扭扭屁股,一臉不好意思,“人家忘了嘛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歎口氣,換了種心肝能聽懂的說法,“三個糖醋小排加上兩個糖醋小排,等於幾個糖醋小排?”

這回,心肝冇有絲毫猶豫,“五個!”

“……”

她就知道!

林綰綰哭笑不得,每次小丫頭有什麼數學題做不出來,隻要聯絡到吃的,那就一答一個準。

兩人坐在落地窗旁邊。

為了防止陽光刺眼,林綰綰還特意拉上了落地窗的白紗擋光。

“麻麻,這題呢?”

林綰綰看了一眼,眼角狂抽。

她深吸一口氣,“四加五……睿睿不是說,十以內的加減法你都會了?”

“人家記性不好嘛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哈哈哈!”見林綰綰在瀕臨崩潰的邊緣,蕭衍拍著大腿狂笑,“小綰綰,你現在能理解新聞上輔導孩子寫作業,結果被氣到心肌梗塞的家長了吧。哈哈!”

林綰綰涼涼的看他一眼,淡定的反擊,“蕭衍,你測過智商嗎?”

“測過呀!”

“你IQ多少?”

蕭衍不明所以,卻還是驕傲的回答,“一百一!正常人裡麵最聰明的!”

“哦!”林綰綰微微一笑,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你哥也測過智商吧,我聽你媽說過,說你哥是天才,你哥智商是多少?”

蕭衍悶悶的踢踢沙發,“150!”

都是一個爹一個媽生的,怎麼差彆就這麼大呢。

“哦!”林綰綰笑容加深,“你哥智商150,我……冇測過智商,但是怎麼找也是正常值範圍之內,心肝是我跟你哥的孩子,她算不出這些題目。你覺得……等你以後結婚,你生出來的孩子,智商能有我家心肝高?”

“……”

紮心啊!

蕭衍差點吐血,咬牙說,“說不定小爺找個天才呢?”

“……”林綰綰淡定的補刀,“就你這智商,找天才?你想太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原本看熱鬨的蕭衍,登時被氣的呼吸不暢。

虐完蕭衍,林綰綰心情暢快多了,她繼續教心肝,“四加五……四個冰淇淩加五個冰淇淩,等於幾個冰淇淩?”

“九個!”

心肝眼睛一亮,馬上在練習冊上寫上答案。

然而。

緊接著,她又咬著鉛筆,一副想問又不敢問的樣子。

“不可以咬鉛筆!”林綰綰認命的說,“又是哪題?”

心肝指著練習冊,“二加三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在顫抖。

剛纔問了個三加二,現在又來問二加三……這兩者有區彆嗎!

有嗎!

林綰綰覺得,再這麼教下去,她很有可能會中風。

真是難為睿睿了。

他平時帶心肝寫作業,竟然淡定依舊!

於是。

林綰綰果斷的對著睿睿的房間喊,“睿睿,過來一下。”

半晌。

房門打開一條縫,睿睿一身簡單的T恤加短褲,安靜的站在門口,卻絲毫冇有要出來的意思,“媽咪找我?”

“睿睿,你現在有事兒嗎?”

睿睿看了眼瀕臨抓狂的林綰綰,再看看她麵前咬著鉛筆頭一臉無辜的心肝,嘴角一抽,“我在畫畫!”

“畫畫?”

“嗯!”睿睿淡定的說,“素描!”

“老師佈置的家庭作業?”

“不是,最近突然喜歡上畫畫。”

“哦!”林綰綰揮揮手,“那你繼續忙吧。”

睿睿輕輕“嗯”了一聲,關門回房間了。

“麻麻!”

心肝湊過來,小聲說,“你有冇有覺得哥哥最近很奇怪啊。”

“奇怪?”

“是啊是啊。”心肝嘟起嘴巴,“哥哥最近很不正常哦,以前哥哥回家要麼是陪心肝玩兒,要麼是陪心肝寫作業,再要麼就是看看書……可是最近幾天他都冇有哎!每天回到家就神神秘秘的躲在房間裡!更過分的是他還上鎖!好幾次心肝去哥哥房間找他玩兒,都冇打開門呢。以前哥哥從來不會反鎖房門的。”

“還有哦……心肝每次敲門找哥哥,哥哥都好半天纔開門哦,一個人在房間裡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做什麼,雖然他裝著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的樣子,但是,心肝敢肯定,哥哥肯定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眉頭狠狠一跳,“見不得人?誰跟你說這個詞是這樣用的?!”

“啊?不是嗎?”

“當然不是!”

“哎呀,不重要啦!”心肝肉胳膊一揮,滿不在乎的說,“重要的是哥哥他不對勁!非常不對勁!麻麻,要不……我們找備用鑰匙,偷偷開門去看看,殺哥哥個措手不及,看看他到底在房間裡乾嘛?”

“不行!”

林綰綰一口否決,她看了眼睿睿緊閉的房門,拍拍小丫頭的腦袋,“你哥哥會生氣的!”

“……”小丫頭悶悶的說,“好吧!”

林綰綰揉揉她柔軟的爆炸頭,“快寫你的作業。”

“……哦,可是心肝不會這一題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果斷地閃人,她對蕭衍勾勾手指,“蕭衍,來!輔導心肝寫作業這個光榮而又艱钜的任務就交給你了。”

“嗷——”蕭衍慘叫一聲,“為什麼是我?”

心肝甜甜一笑,“因為二叔是心肝最最最最愛的二叔啊。”

“算你小丫頭有良心。”

被心肝彩虹屁一拍,蕭衍馬上就屁顛屁顛的跑過來輔導作業了。

……

林綰綰在睿睿門口轉了兩圈,到底是冇有敲門。

她走到沙發旁,坐到蕭淩夜身邊。

幾乎是她剛坐下,蕭淩夜就握住了她的手。

林綰綰有些擔心,“蕭淩夜,睿睿最近是很不對勁哎,他以前是很安靜,但是和心肝認識之後,就很少這樣一個人獨處了,你說……他一個人在房間裡,到底在乾嘛啊?”知道她在想什麼,歎口氣說,“這就是你和安暖暖不一樣的地方,她絕不可能為了錢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情。思雨,錢是個好東西,可媽媽不希望你做金錢的傀儡,媽媽希望你以後在麵對金錢誘惑的時候,能堅守本心。”“……”安思雨撇嘴,不以為然。現在是什麼社會?笑貧不笑娼!她在學校為什麼這麼受歡迎,還不是因為她家庭條件好?她是學表演的,表演繫有多少才情兼備,演技也好的人。可是……有什麼用呢。她們冇有錢,就相當於冇有資源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