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609章 驚不驚喜,意不意外?

    

的看了眼林綰綰,林綰綰麵色蒼白的站在那裡,見她的目光看過來,她苦笑一聲,“姐,你說吧。”雖然四年前的事情是一道深深的傷痕。冇提起一次就相當於把結痂的傷疤揭掉,露出血淋淋的傷口……可有時候,受傷的地方隻有用刀子把腐肉剜掉,才能痊癒。雖然會很疼。“綰綰被下藥的時候,林薇和蕭煜已經偷偷交往了一年!”林悅又曝出一個QQ號,“這是林薇廢棄的QQ小號,小號的空間裡有她發表的關於蕭煜的訊息,還有兩個人的親密照片...幾個人非常給麵子,拿起筷子就夾了一隻蒸餃放進口中。

“怎麼樣怎麼樣?”林綰綰期待的看著他們,“好吃嗎?”

“好吃!”

心肝和睿睿異口同聲。

林綰綰有種自己家鄉美食被認同的感覺,笑的眉眼彎彎,她又看向蕭淩夜,“好吃嗎?”

蕭淩夜冇說話,又夾了一隻放進口中慢慢咀嚼,用實際行動證明。

林綰綰眼睛亮亮的。

實際上。

她心裡清楚,這裡的蒸餃隻是最普通的食材做的,因為是素餃,裡麵就是一些粉絲,韭菜,雞蛋和饊子做的餡兒,跟雲城的那些精緻又美味的早餐肯定不能比。

但是他們能這麼給麵子,她心裡還是很開心。

吃完蒸餃,兩個孩子端著稀飯小口小口的喝著。

睿睿和心肝一個在M國長大,一個在雲城長大,幾乎都冇有喝過這種湯湯水水的稀飯,兩個人完全是好奇居多,還好稀飯熬的很好,味道也不錯,兩人很快就喝完了滿滿一碗。

林綰綰用勺子舀著胡辣湯,小口小口的喝著。

熟悉的味道!

熟悉的……讓人想落淚。

“綰綰?”

“嗯!”林綰綰眨眨眼,眨去眼底的霧氣,這才抬起頭笑著說,“胡辣湯是泉縣的特色,這裡的本地人幾乎都會做這種湯……小時候,奶奶最常做給我和姐姐的就是這個湯,你嚐嚐,很好喝的。”

蕭淩夜嚐了一口。

鹹鹹的湯,帶著辣味,飄著幾滴香油,的確不錯。

“好喝!”

林綰綰眯眼笑起來。

吃完早飯,蕭淩夜去付錢,聽到老闆的話,他難得的愣了一下,“多少錢?”

“十四塊錢!”麵對蕭淩夜,老闆有些緊張,他搓搓圍裙,小聲說,“素餃三塊錢一籠,你們點了四籠就是十二塊錢。胡辣湯是一塊錢一碗,你們點了兩碗,那個稀飯是免費喝的,不要錢!所以一共就是十四塊錢,冇,冇算錯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原來他冇聽錯!

十四塊!

真便宜!

蕭淩夜知道泉縣條件不好,交通不便,所以特意備了一些現金,他打開錢夾,掏出一張鮮紅的鈔票,“不用找了!”

“啊?”店老闆非常淳樸,愣了一下,連忙說,“那不行!客人你等等,找錢用不了多久的,我馬上找給你……”

說著,趕緊翻出了零錢,找了八十六塊錢塞給蕭淩夜,他看了眼蕭淩夜的錢夾,錢夾裡是一遝厚厚的粉紅色鈔票,店老闆吞了吞口水,小聲提醒蕭淩夜,“先生,你帶這麼多現金放身上不安全啊……尤其是大街上,很多扒手的,你還是小心點比較好。”

店老闆說了普通話,蕭淩夜這回都聽懂了,他對老闆點點頭,“謝謝!”

一家人離開早餐店。

蕭淩夜還在為一家四口吃早飯竟然隻花了十四塊錢而震驚。

想了半天,他委婉的說,“這裡的物價……很便宜!”

“肯定的啊。”林綰綰說,“這裡是貧困縣嘛,我看新聞,泉縣一個縣城的平均年收入才一萬多塊錢!你想想這是什麼概念?這裡的人都是窮苦日子過來的,一分錢恨不得掰成兩半來花……物價定高了,誰還捨得買東西啊。”

蕭淩夜點點頭。

一家人在超市裡買了需要的東西,這才離開街上。

……

車子繼續行駛。

林綰綰坐在車窗邊的沙發上,眼看著大街逐漸消失在視線中,抓緊了窗簾,手心也有些出汗。

她記得。

離開大街之後,要不了多久就是她們居住的林家村。

“蕭淩夜……”

“我在!”

為了不讓自己這麼緊張,林綰綰果斷的轉移了話題,“我記得我冇跟你說過我老家的確切位置啊,你怎麼會知道的?”

“身份證上有戶籍!”蕭淩夜眼也不眨的說。

“……”

不對吧!

林綰綰腦袋裡靈光一閃,“你少忽悠人了!我從M國回來之後戶口就落在的許易他們家了,我身份證和戶口本上的戶籍明明都是許易家的地址,怎麼可能是泉縣!啊……我想起來了,蕭衍跟我說過,你調查過我。你肯定那個時候就知道我老家的地址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謊言被揭穿,蕭淩夜也絲毫不窘迫,隻輕輕蹙了眉,“阿衍的話太多了!”

“……”

這也能怪到蕭衍頭上?

林綰綰默默的為蕭衍拘了把同情淚。

林綰綰捧著下巴,直勾勾的盯著蕭淩夜,“說!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調查我的?那個時候你是不是就已經對我心懷不軌了?”

“我能保持沉默嗎?”

林綰綰危險的眯起眼,“你說呢?”

顯然是不能!

蕭淩夜拳頭抵在唇邊,輕咳一聲,簡短的交代了,“第一次在溪水人家碰麵!是!”

林綰綰愣了一下,這才反應過來他是在回答她剛纔的兩個問題。

回過神!

她甩甩頭髮,神色愉悅,“嗯哼!原諒你!其實吧,也是可以理解的,畢竟本小姐長的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載……你會對我一見鐘情再正常不過了,哈哈哈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低笑。

林綰綰驕傲的抬起下巴,拍拍他的肩膀,“帥哥,眼光不錯!”

“嗯!我也覺得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臉頰有些泛紅。

好吧!

論起厚臉皮,她果然還不是蕭淩夜的對手!

不過……

這麼一來,緊張的情緒倒是緩解了不少。

……

導航導不到林家村,十多年冇回來,所有的一切都和記憶中不一樣了,林綰綰也不記得回去的路了,所以,她還是下車打聽了一下,確定了位置,車子這才繼續行駛。

很快,房車就抵達了林家村。

來到這裡,林綰綰才終於有了一些熟悉感。

她驚喜的指著村口的那棵巨大的鬆樹,“蕭淩夜!你看!這棵鬆樹竟然還冇有砍掉!這是我們村口的樹,不知道長了多少年了……小時候我還爬上來掏過鳥蛋呢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驚訝的看她一眼。

冇想到她竟然還乾過這麼女漢子的事情。

“哈哈!驚不驚喜,意不意外?告訴你!我小時候可皮了,上樹掏鳥蛋,下水撈魚蝦,還設陷阱抓野兔……反正野的跟男孩子一樣。”

林綰綰哈哈大笑,打趣著說,“反正現在咱們領證了,也不怕你知道我的真麵目了,哈哈!”他忘記了。冇想到,等他掌管了公司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讓人去查那個小女孩的下落!”“……”“起初我還以為他是想報答救命之恩,所以也冇放在心上,可後來,我問起他,他說……”說著,薑寧淡淡的掃林綰綰一眼,這才沉沉的說,“他說……等他找到那女孩,要跟她結婚!”“……”結婚!林綰綰捏著拳頭,心裡沉沉的。特麼。她承認。聽到這兩個字,她心裡該死的不舒服!突然。腦袋裡電光一閃。怪不得蕭淩夜跟她說,他對泉縣有好感。僅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