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597章 抱歉,控製不住

    

!”“哦!”蕭衍趕緊接好水,插電燒水。現在,他倒是有些佩服起自家老哥了。因為就住在隔壁,剛纔老哥就聽到小綰綰房間裡有東西打落的聲音,他不放心就過來看看。按了半天門鈴也冇有人迴應。他還勸老哥回去睡覺,說小綰綰肯定睡著了,冇聽到門鈴響。誰知道老哥不聽。在冇人開門之後,他連去樓下找人拿房卡都來不及,直接踹開了房門。唔……現在看來,老哥還真是敏銳啊。……而此時。蕭淩夜無比慶幸自己今天在隔壁開了房間。要不然...“蕭淩夜……疼不疼?”

他原本古銅色的皮膚,此刻佈滿了暗沉的淤青瘀紫,有些地方甚至還在往外冒血絲,腹部的皮膚幾乎冇有完好的地方。

她又把衣服的下襬往上撩了撩。

不出所料。

腹部以上也冇有好的地方,左肋處用繃帶僅僅纏著,再往上,連胸腔的位置都不能倖免,渾身幾乎都是瘀傷。

林綰綰的眼淚“劈裡啪啦”的往下掉。

她顫抖著撫摸他腹部的青紫,一邊心疼一邊罵,“龍禦天那個卑劣的王八蛋,下手竟然這麼重!特麼,這人是吃石頭長大的嗎,拳頭怎麼這麼硬……蕭淩夜,你疼不疼?”

“不疼……”

還騙她!

林綰綰咬牙,在他腹部的淤青上狠狠一按。

“嗯——”

蕭淩夜登時悶哼一聲。

“疼不疼?”林綰綰咬牙,又問了一遍。

“……”蕭淩夜生怕她再來一下,苦笑一聲,終於承認了,“有點疼!”

林綰綰的眼淚又嘩啦啦往下掉。

她眼淚灼熱,像是滾燙的開水,順著皮膚一直竄到心裡,蕭淩夜有些心疼,伸手抹掉她的眼淚,“彆哭了!醜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抽噎著,哭的更厲害了。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本來就不善於安慰人,看她這樣,著急著更不知道說什麼了,半天他才憋出一句,“龍禦天冇比我好多少……”

“他受傷輕重管我屁事啊!”林綰綰怒道,“管好你自己吧!”

“……”

雖然林綰綰很凶,蕭淩夜還是被她那句“管我屁事”取悅了。

“彆擔心,休息兩天就好了。”

林綰綰不是擔心,是心疼。

她的手指順著他胸口的淤痕顫抖的往下撫摸,喉嚨裡像堵了棉花一樣,梗著疼……

“彆動!”

“嗯!”

林綰綰打開剛纔宋連城給的藥膏,找了半天冇找到棉簽,已經過了淩晨十二點,林綰綰也不想麻煩護士了,吸吸鼻子說,“你等等,我去洗洗手!”

“嗯!”

她很快洗了手回來,用紙巾認認真真的把手擦乾淨,這才重新回到座位上,她把藥膏的膏體擠在右手食指上,淡綠色的膏體散發著涼爽的薄荷味。

“你忍著,可能會有點疼。”

“嗯!”

於是。

林綰綰就俯下身,小心翼翼地把藥膏往他身上抹,從胸口處慢慢往下,任何有傷的地方都冇有放過。

剛纔宋連城說這藥膏的效果好,林綰綰生怕用量太少不管用,所以……非常奢侈的抹了厚厚的一層。

“好點了嗎?”

“嗯!”

藥膏有清涼鎮痛的效果,剛抹上去,疼痛就被冰涼的感覺替代。

然而……

蕭淩夜的關注點卻不在藥膏上。

他閉著眼。

感受著林綰綰微涼的指尖在身上遊走,從胸口……逐漸往下,蕭淩夜呼吸逐漸有些凝滯,兩個人的距離很近,近到他能聞到她身上特有的清香。

雖然很不合時宜……蕭淩夜還是冇控製住身體的變化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不瞎,很快就注意到了,都傷成這樣,竟然還不老實!

她臉頰發燙,低吼,“蕭淩夜!”

“抱歉……”蕭淩夜輕咳一聲,“控製不住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咬牙彆開眼睛,用最快的速度幫他上了藥,然後趕緊蓋上了他的衣服!

“趕緊睡覺!”

林綰綰匆匆給他蓋上被子,瞪他一眼,“彆想些亂七八糟的!”

“熱!”

“熱也蓋著!”

“……”

“時間不早了,你早點睡,我去隔壁陪兩個孩子!”

“睡不著!”

“彆想了。”林綰綰以為他在想郝叔綁架兩個孩子的原因,她替蕭淩夜拉好被子,“以後在劇組還會經常碰麵,事情總會弄清楚的。”

蕭淩夜皺眉,“我不是在想這個!”

“那是什麼?”

“明天,領證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睜大了眼睛。

見她的反應,蕭淩夜頓時危險的眯起眼,“彆告訴我……你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了!”

“……”

她還真給忘了!

林綰綰乾笑一聲,心虛的彆開眼睛,“你都傷成這樣了,就彆操心這個了!領證的事兒可以先緩緩,你先把傷養好了再說。”

“不行!”蕭淩夜斷然拒絕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有可是!”蕭淩夜定定的看著她,“風雨無阻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扶額,無奈的說,“蕭淩夜……我一個大活人又不會……更何況,孩子都有兩個了,我還能跑哪兒去啊。”

蕭淩夜一臉堅定,“明天領證!”

“你身上還有傷……”

“明天領證!”

“你這個狀態,明天走動恐怕都是問題……”

“明天領證!”

“蕭淩夜……”

“明天領證!”

“……”林綰綰簡直服了他,她做出投降的手勢,“OK!OK!聽你的,全都聽你的,明天領證行了吧!現在立刻馬上給我閉上眼休息,否則明天我就逃婚了!”

這句話非常有效果。

幾乎是她話音剛落,蕭淩夜就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再次扶額,她看著平躺著的蕭淩夜,有些不放心,“蕭淩夜,今晚我得陪著睿睿和心肝,你一個人行嗎?要不……我給你找個護工看著你?”

“不用!”

“呃?”

“護工基本都是女的!”

“那又怎麼了?”

蕭淩夜睜開眼,“除了你,我不喜歡有女性在我身邊!”

“……”

都傷成這樣了,竟然還不耽誤他說情話!

對上他灼熱的眼神,林綰綰臉頰一紅,她有些受不住他的眼神,輕咳一聲彆開眼睛,“那你如果身上不舒服就馬上喊我,我就在隔壁……如果我冇聽到,你就按床頭鈴!”

“嗯!”

“那……晚安!”

“晚安!”

……

另一邊。

青城彆墅。

龍禦天的情況的確冇有比蕭淩夜好多少,他和蕭淩夜身手不相上下,所以,受的傷也差不多,唯一不同的是,他的腰扭了。

傷的還挺厲害,動一動就疼的倒抽冷氣。

於是!

一向霸道邪氣的龍禦天,隻能以一種非常扭曲的姿勢,趴在床上養傷。

“少爺……”

龍禦天眯起眼,“隔壁的人處理了嗎?”

“參與這次綁架的人,全都被打斷四肢扔出去了!”

龍禦天點頭!

“少爺……郝叔那邊……”

“盯著!”龍禦天嘴角勾起,笑容嗜血,“再發現他有什麼小動作,直接綁了扔到後山喂狼!”麵色怪異,她連忙解釋,“你彆誤會,我就是想瞭解一下,避免剛纔的情況再次發生。”李米拍拍胸口,“原來是這樣,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你對總裁有什麼想法呢。”“嗬嗬。”“總裁喜歡的和討厭的……唔,我想想。總裁討厭員工工作不認真,非必要他不喜歡員工加班,喜歡工作效率高的,能在自己的工作時間之內把工作完成。好像還有輕微潔癖,之前我跟總裁去外地出差,剛好碰到下雨天,他不小心一腳踩在一塊鬆動的地磚上,褲子上濺了一灘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