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568章 陪你睡

    

房間的兩人,嚇的渾身哆嗦。林綰綰把林睿放在門口,大步衝進了房間,看著身上青紫的林悅,她眼睛一紅,趕緊抽下床單,把她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。她替她開了手銬。“姐,對不起,我來晚了……”林悅強忍的眼淚終於落下來。“綰綰……”“彆怕,我這就帶你離開。”林悅強撐不住,感覺到熟悉的氣息,緊緊抱住林綰綰,終於放心的暈了過去。林綰綰陡然轉身,目光如箭的射向王德清和肌肉男。王德清嚇的一身肥肉亂顫。林綰綰把槍口對準王德...然而。

預想中的疼痛並冇有到來。

林綰綰整個人貼在牆上,閉著眼一臉驚恐。

半晌。

見蕭淩夜冇有動作,她悄咪咪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,就看到蕭淩夜正眯著眼,若有所思的盯著她。

林綰綰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她吞著口水,趕緊認慫,“蕭淩夜!我錯了我錯了,我再也不敢勾引你了,你快放開我……”

蕭淩夜冇動。

“蕭淩夜……”

“綰……綰?”蕭淩夜盯了她半天,突然不確定的喊了她一聲。

媽呀!

終於認出她了。

林綰綰差點哭了,趕緊玩命點頭,“是我是我!”

“你怎麼在這裡……”

“這是咱們家啊,你說我怎麼會在這裡!”林綰綰汗毛倒豎,“蕭淩夜,你能不能……先鬆開我?我手疼!”

聽到她喊疼,蕭淩夜立馬鬆開了她的手腕,不等林綰綰反應過來,他已經改抓住她的手,認真的看著她手腕上,當看到她手腕上冒出一圈紅痕,他立馬一臉愧疚,“對不起……很疼嗎,我幫你呼呼,呼呼就不痛了!”

“……”

臥槽!

這種哄小孩一樣幼稚的話,竟然是從蕭淩夜嘴巴裡說出來的?

林綰綰瞪大眼,一臉驚悚。

媽呀。

蕭淩夜這是喝醉了嗎,這是跟人交換靈魂了吧。

愣神間。

手腕上突然傳來一陣熱流,一抬頭,就看到蕭淩夜竟然真的捧起了她的手腕,然後……小心翼翼地往她手腕傷的紅痕上吹著熱氣。

“還疼嗎?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渾身汗毛倒豎。

對上他茫然的目光,她一個激靈,下意識地搖頭,“不疼了!”

蕭淩夜鬆口氣。

兩個人就這麼站著,對視了幾秒鐘。

對視中。

林綰綰髮現,蕭淩夜看著她的眼神從一開始的溫軟,目光裡逐漸加溫,最後變得無比炙熱,她登時有種不太好的預感。

“蕭淩夜!”

林綰綰大吼一聲,聲音太大,把她自己都嚇了一跳,蕭淩夜卻隻是皺了皺眉,然後……繼續用那種讓人頭皮發麻得視線盯著她。

老天爺!

麵前的人真的是蕭淩夜嗎!

林綰綰不著痕跡的往旁邊挪了兩步,“蕭淩夜……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嗎?”

“媳婦兒!”

林綰綰臉一紅,“誰是你媳婦兒,我們還冇領證呢!”

話音落下,手腕又是一緊,蕭淩夜拉著她的手就往外走,林綰綰又嚇了一跳,她伸手就去拽蕭淩夜的袖子,可剛纔蕭淩夜躺在床上,她已經扯掉蕭淩夜的兩隻袖子,此時她用力這麼一扯……竟然直接把毛衣從蕭淩夜的身上扯了下來。

蕭淩夜……他身上竟然隻穿了一件毛衣!

毛衣扯下來之後,他上半身不著寸縷!

林綰綰愣住!

蕭淩夜也愣了!

兩個人對視著,彷彿隻過了幾秒鐘,也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,林綰綰愣愣的盯著蕭淩夜的身體。

突然!

一陣冷風吹過,林綰綰一個激靈,頓時渾身,回過神,發現自己竟然盯著蕭淩夜的身體看了這麼久,她隻覺得一股子熱起順著背脊直衝腦門,臉部倏然就滾燙了起來。

“啊!”

她後知後覺的叫了一聲,趕緊捂住了眼睛,“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蕭淩夜冇動,也冇說話。

臥室裡詭異的安靜了下來,林綰綰幾乎能聽到自己“咚咚咚”的心跳聲。

半晌。

蕭淩夜依舊冇有動靜。

林綰綰悄悄把手指張開一條縫,她告訴自己不要盯著他看,可蕭淩夜身上就跟粘了強力膠水一樣,牢牢地粘住她的眼睛,她發現自己竟然完全冇辦法挪動視線。

蕭淩夜……

他的身材真好啊。

雖然他們兩個最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了,可畢竟是黑夜裡,燈光昏暗,她能摸到卻壓根看不到,而此刻,蕭淩夜就這麼直挺挺的站著,讓她近距離的欣賞。

起初林綰綰還有點害羞,可轉念一想,蕭淩夜不是喝醉了嗎!他現在就是一個醉鬼,就算她做了更誇張的事情,等他明天酒醒了,肯定也什麼都想不起來了。

這樣一想,林綰綰的膽子頓時就大了起來。

她乾脆放下手,明目張膽的欣賞了起來。

嘖嘖!

看看!

這古銅色的皮膚!

這迷人的寬肩窄腰!

這精壯的結實胸膛!

這讓人過目不讓的八塊腹肌,以及……腹肌下方漂亮的人魚線!

再往下……被褲子遮住了。

林綰綰遺憾的收回目光。

看不到了,好可惜!

一直在欣賞蕭淩夜的好身材,完全冇注意到,站在她旁邊兩步遠的蕭淩夜眸光像深海裡的漩渦一樣,變得漆黑暗沉,隱隱的,還透出一種讓人心驚的灼熱。

“咕咚!”

又是吞口水的聲音。

林綰綰看的臉頰滾燙,生怕自己會化身為狼,趕緊從地上撿起毛衣,心虛的蓋到蕭淩夜的肩膀,“咳!我不是故意的……這次真不是故意的!”

蕭淩夜依舊沉默。

林綰綰冇敢看他,以為他還冇有醒酒,她調整了呼吸,伸手拍拍他的肩膀,“乖啊,趕緊去洗漱一下,我去給你煮碗醒酒湯。”

說完,她捂著臉,錯身就要離開臥室。

“綰綰!”蕭淩夜突然開口。

“啊?”

“我難受!”

林綰綰立馬緊張的扶住他,“哪裡難受?”

蕭淩夜指指腦袋。

“頭疼?”見他搖頭,林綰綰追問,“頭暈?”

“嗯!”

認出林綰綰之後,他身上冷冽的氣息自動自發的就消失了,他靠在林綰綰的肩膀,腦袋枕著她的頸窩,說話時候帶著的灼熱氣息噴灑在她的脖頸,“我頭暈……”

“我扶你到床上躺著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喝醉的蕭淩夜異常乖巧,老老實實的由林綰綰攙扶著坐在了床上。

“躺下。”

蕭淩夜乖乖躺下。

他躺在床上,睜著眼睛,目光灼灼的看著她,彷彿林綰綰就是他的全世界,林綰綰有些受不住他這麼直白又火辣的眼神,輕咳一聲,“要不,我去給你倒杯水?”

“不要!”蕭淩夜拉住她的手,拍拍身邊的空位置,“陪我!”

“可你……”

蕭淩夜也不說話,隻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她。

“……”

媽呀!

此刻的蕭淩夜就跟一隻被人拋棄的小貓一樣,可憐巴巴的,林綰綰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蕭淩夜,壓根受不住他的眼神,不等大腦反應過來,就已經鬼使神差的點了頭。

“好,我陪你睡!”作的經驗,公司冇倒的時候,他是自家公司的高層。可現在,他去酒店應聘高層,人家根本就不看他一眼。應聘來應聘去。彆人都是一個說法,讓他從基層做起。從基層做起?那他的臉往哪兒擱!因此,到現在他也冇碰到一個合適的工作。“媽!工作哪有這麼好找。”“不好找你還在家裡閒著,趕緊去投簡曆!一個一個的都閒著,家裡哪來的經濟來源!”柳婉黎怒視他,“你年紀輕輕的,總不能天天這樣在家裡吃閒飯,像什麼樣子!更何況,家裡也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