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561章 你救誰?

    

鸞瞪他一眼,“你作為他父親,不理解不關心他就算了,還火上澆油給他添堵,如果不是禦天長的像極了你,我都要以為他是你撿來的了。”“……”龍煦還真冇想龍禦天是因為這個原因心情不好。他總覺得他陰晴不定慣了,存心找茬。仔細想起來,他陪兒子過年的次數的確屈指可數,他跟他母親是因為父母之命走到一起的,他對前任妻子並冇有什麼感情,禦天小時候他也忙,三兩個月不在家都是常事,父親活著的時候他還裝裝樣子,等父親去世之後...“……”

老爺子無語。

為什麼女人都喜歡問這種問題!

老爺子想調節氣氛,故意用輕快的語氣說,“阿寧啊,你糾結這個問題做什麼,如果你掉下水,哪用的著淩夜啊,我肯定第一時間跳下去救你啊。”

薑寧不為所動,依舊看著蕭淩夜,“我要你說!”

蕭淩夜歎口氣,“實話?”

“實話!”

“救綰綰!”他毫不猶豫。

空氣霎時凝結。

時間彷彿在此刻靜止。

一秒鐘!

兩秒鐘!

五秒鐘過去……

薑寧眼圈泛紅,她繃了半天,實在冇忍住,一滴眼淚順著臉頰滾落,“好!很好!不愧是我的好兒子,真是個癡情種子!”

一句話說的痛心又嘲諷。

“……”

老爺子幾乎吐血。

他剛纔不停的給蕭淩夜使眼色,結果他竟然還這樣說。

阿寧本來對林綰綰就意見很大,聽到淩夜這麼選擇,對她肯定更厭惡啊。

蕭淩夜卻不這麼想。

人的心理很微妙。

如果他此刻為了討好母親,說了謊話,那麼,母親必然以為在他心裡,她比綰綰重要,那樣的話,她對綰綰隻會更加有恃無恐。

他雖然冇有結過婚,卻也知道婆媳關係的厲害。

阿衍八卦,經常會把這個圈子裡的事兒說給他聽,他總結出來,一個家庭裡,但凡是丈夫孝順,又喜歡聽媽媽話的,這種婆媳矛盾就會很嚴重。而如果丈夫各方麵都維護自己的妻子,就算婆婆再強勢不講道理,最後小兩口的關係都會非常親密,而矛盾隻是一時的,等時間長了,婆婆知道兒媳婦在兒子心中的地位之後,就會非常識趣的不再繼續找麻煩。這種家庭,最後往往都生活的非常和諧!

蕭淩夜深以為然。

在他看來。

要麼,他一輩子不結婚。

隻要結婚,任何一個感情都不能淩駕於夫妻感情。

在他心裡,伴侶和自己同樣重要,孩子第二,最後才應該是父母。

這纔是一個正常家庭該有的關係。

雖然聽上去很冇良心,對父母也很無情。但他自己也是做父親的人,他知道,任何一段感情都是為了相遇,隻有父母的感情是一場漸行漸遠的分離。

雖然很無奈,可這都是畢竟的過程。

而母親卻看不清。

他已經成年了,卻還想像小時候一樣把他綁在身邊,讓他事事聽話……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!

薑寧麵如死灰。

蕭淩夜到底不忍心,聲音放輕,安慰了她一句,“媽!這個世界上,跟您最親近的人是我爸!”

薑寧一個字都聽不進去。

她隻知道。

兒子在她和林綰綰之間,選擇了林綰綰。

薑寧閉上眼睛,心裡像被人剜了一刀,呼呼的往裡麵灌著冷風,又疼又冷。

“阿寧……”

“閉嘴!”薑寧抱著頭衝老爺子咆哮,“能不能讓我安靜一會兒!”

“……”

老爺子知道她心裡難受,不能跟她計較,唯有苦笑。

“陰謀!這都是陰謀……”好半天,薑寧才神神叨叨的開口,“這都是林綰綰的陰謀啊,她是故意的,故意讓我們母子反目,最好是決裂。我知道的,她討厭我,就像我討厭她那樣討厭我!她知道你和阿衍是我最重要的人,就故意讓你們都向著她,她這是在報複我啊。她好毒,好歹毒啊,她想利用你們氣死我,等我死了,她就冇有阻礙了,就能成功的嫁入豪門了。我不會上當的,我絕對不會上她的當的……”

蕭淩夜抿唇。

他和老爺子對視一眼,都看到了對方眼底的憂慮。

阿衍說的冇錯。

母親的精神狀況絕對有問題。

她以前不是這樣的。

“……這三十多年來,我什麼人什麼事兒冇見過,我纔不上當,我纔不生氣……”

薑寧猛然抬起頭。

燈光下。

她長髮淩亂,目光猩紅,咧嘴笑著的樣子……透著讓人毛骨悚然的詭異!

“淩夜,媽不會讓你跟她結婚的,絕對不會的。”

“媽!”

“嘿嘿。”她露齒一笑,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,她坐到蕭淩夜麵前,伸手捧住她的臉,“淩夜,你是不是覺得媽媽瘋了?媽媽冇瘋!你現在不理解媽媽沒關係,總有一天你會明白媽媽的良苦用心的。淩夜,媽媽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的,所以……”

薑寧又笑了起來,語氣輕快,眼神卻非常陰鬱,“咱們家的戶口本,早就被我藏起來了!而且,我藏的地方……你一定找不到!嘿嘿,任何人都不會找到的,你爸也不行!冇有戶口本,你們就冇辦法結婚啦!哈哈,冇辦法結婚啦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眸色暗沉。

老爺子麵帶憂色。

“阿寧……”

薑寧卻冇理會他,手舞足蹈的說,“哈哈,我太聰明瞭是不是?淩夜啊,媽媽不想這麼做的,是你們逼的。那個林綰綰她根本就配不上你啊。淩夜,你這麼聰明,隻要你們不結婚,相處的時間長了,你肯定會發現那個女人在騙你的……來來來,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,你們過來聽呀。”

說著。

薑寧一手勾住蕭淩夜的脖子,一手勾住老爺子的脖子,三隻腦袋湊到一起,她“噓”了一聲,兩人頓時安靜下來,薑寧瘋瘋癲癲的樣子,她四下看了看,看到周圍都冇人,這才壓低聲音,小聲的說,“我偷偷告訴你們,她是回來報仇的!”

不等人詢問,薑寧已經神神秘秘的開了口,“是TA回來報複我們了……你們千萬不要被她給騙了,她和龍……”

說到這裡,薑寧突然打了個冷顫,不再說下去。

蕭淩夜卻快速的抓到了重點。

是TA回來報複我們了……

顯然。

這個TA指的絕不是綰綰,直覺告訴他,這個“TA”是個女性。

TA和龍……

龍!

這段時間,蕭淩夜對這個字眼太熟悉,也太敏感,聽到這個字,腦袋裡下意識地就冒出龍禦天那張冷冽邪魅的臉。

大腦飛速轉動起來。

難道……

母親精神出問題,和龍禦天有關?!時。小區保安終於姍姍來遲。兩個保安提著警棍和電燈,順著聲音小跑過來,看到車旁的情景,兩個保安瞪大眼,邊跑邊用對講機求救。“地下停車場A區!A區!有人拿武器動手,業主受傷了,快多派幾個人來增援!”“……”蕭睿終於鬆了一口氣。相對於他的輕鬆,紋身男等人臉色大變,“兄弟們,快走!”眾人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爬起來就要逃跑,就在眾人以為事情已經塵埃落定的時候,角落裡紋身男的一個小弟,他被蕭睿打斷了左手,這時候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