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7章 賤人配狗

    

什麼都查不到。”“姐……”“幸好,幸好你還活著……”林綰綰捂著臉,哭紅了眼眶。這些年在國外,為了照顧睿睿,她一直充當著保護者的身份,異國他鄉,冇有可以讓她鬆懈的人,此時,在姐姐身邊,聽著她的聲音,她纔有種可以軟弱的感覺。林悅比她大六歲,說是她姐姐,實際上因為母親早逝,姐姐在她心裡更像是母親一樣的存在。“不,不行!”林悅突然緊張起來,她抓著林綰綰的手就往外衝,“你跟林薇在同一個劇組,那孫霞英肯定也知...“我會不會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不知道,你肯定會!”

林薇擰眉,“你什麼意思?”

林綰綰優雅的從座椅上站起來,打開隨身帶著的包包,從包包裡掏出一遝厚厚的A4紙,隨手遞給林薇。

林薇狐疑的看她一眼,遲疑的接到手裡。

看到紙上的內容,她臉色大變,紙張上是一張張彩色照片,全都是她和蕭煜的親密照,照片中,她麵容還有些稚嫩,在每一張照片的右上角都標明瞭照片拍攝的時間。

同時,紙張上還印著林綰綰和蕭煜親密逛街的照片,照片上的右上角同樣有時間,有時候,甚至蕭煜跟兩個人約會的衣服都是一樣的。

這些照片足以說明,蕭煜在還冇有跟林綰綰分手的時候就勾搭上了林薇。

如果這些照片被曝光……

林薇狠狠的抖了抖,她想都不想,“嘩嘩”幾下就把紙全都撕的粉碎。

“撕吧,我印的多,不差這幾張。”

林薇目赤欲裂,“林綰綰!!!”

“你隻管去曝光我的舊事,到時候咱們看看是我一個新人生了牛郎的孩子訊息震驚,還是一個一線女演員,不但不知羞恥的做了小三,搶走的還是自己姐姐男朋友……看看到時候各大版麵更喜歡誰的醜聞。”

林薇臉色刷白。

林綰綰走到林薇身邊,拍拍她的肩膀,笑著說,“呦!看看這一張小臉白的,怕什麼!不就是一些醜聞嘛,不傷根不動骨的,你們星光的公關公司會找水軍幫你搞定的。不過你說……到時候如果媒體抓著新聞不放,再去調查調查……發現林綰綰這個人早在三年前就死了,葬禮也辦了,戶口也登出了,你說,到時候會不會驚動警方,再來個徹查,到時候再加上我的口供……就算找不到證據,也能毀了你的演藝生涯!”

看她臉色變了又變,林綰綰心裡痛快極了,她輕笑一聲,繼續說,“對了!你跟蕭煜感情怎麼樣?”

“你想做什麼?”

“看看你這防備的小眼神,你放一萬個心,我這個人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,蕭煜那個人渣,我現在一點興趣都冇有!說實話,我覺得你們兩個挺般配的。嗯……那句話怎麼說來著,賤人配狗天長地久。你們可千萬不能分手,彼此相愛才能為民除害嘛!”

“林綰綰!!”

“這就生氣了?我這還冇說完呢!你跟蕭煜談了三年了吧,蕭煜今年也二十六歲了吧。唔……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。你們兩個情深似海,天天在新聞上秀恩愛,請問……蕭煜帶你回家見過父母嗎?據我所知,他爸媽對未來兒媳婦的要求挺高的,尤其是不喜歡混跡娛樂圈的女人。”

這就是當年她明明喜歡錶演,卻為了蕭煜放棄表演係的理由。

林綰綰回神,瞧著林薇臉色越來越難看,忍不住笑起來,“看你這個表情,你還冇有被他爸媽接受呀!這就難辦了,如果他們喜歡你,你的醜聞爆出來也無所謂,可如果他們不喜歡你……你再鬨出醜聞,你說,你還有進蕭家的可能性嗎!”

當然冇有!

林薇清楚的知道,蕭煜的父母看不上她!他是豪門大戶,而她隻是母親結婚帶去的拖油瓶……這三年,她拚命的想討好蕭煜父母,可人家根本不給她機會。

她連見他們一麵都是奢侈。

她現在都忘不了他們看她的眼神。

蔑視,鄙夷!

彷彿她是什麼上不得檯麵的東西……

如果讓他們知道她的醜聞……林薇狠狠的打個哆嗦。

不!

她好不容易纔跟阿煜哥哥走到一起,絕對不能失去他!

“林綰綰!你敢!”

林綰綰臉色瞬間冷下來。

她嘲諷的看著林薇,“敢不敢你可以試一試!林薇,我既然敢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你們麵前,就做好了應對一切的準備!而你……千萬彆把我當成三年前那個任人欺淩的林綰綰。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,咱們硬碰硬,看看最後誰死的更慘!”

“林綰綰,你究竟想怎麼樣?”

“收起你那副可憐樣,我不吃你這一套。”林綰綰拍著包包提醒她,“你呢,最好回家也跟你媽打個招呼,當年的事情隻有咱們幾個人知道。我必須提醒你,隻要我在任何小道新聞上看到關於我的爆料……不管爆料的人是誰,我手裡的這些東西都會交給各大媒體!”

一句話堵死了她所有的路。

林薇恨的嘔血。

“話不投機半句多,既然咱們的話都說完了,那我就走了,以後在劇組……咱們各憑本事!”

說完,林綰綰不管林薇的臉色多難看,嗬嗬一笑,拉開車門就走了。

下了車!

外頭的空氣都清新許多,林綰綰輕輕撥出一口濁氣,胸口的憋悶感也消失了許多。

許易告訴她《婉妃傳》的女主角是林薇的時候,她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,當時她就托許易去調查了以前的事情。

許易果然神通廣大,冇有幾天就把蕭煜腳踏兩隻船的證據找了出來。

今天,這些東西果然都用上了。

林綰綰站在車門口,聽著車子裡劈裡啪啦砸東西的聲音,輕輕笑了起來。

嘖嘖!

果然是舒服日子過慣了,連這點心理承受能力都冇了。

這……才僅僅是一個開始呢。

……

“啊——”

林薇把車子裡能砸的東西全都砸了,砸完東西她還不解氣,紅著眼睛一屁股坐在座位上喘著粗氣。

林綰綰!

林綰綰!

她的存在就是個錯誤!

從小到大,隻要她們兩個在一起,所有人的目光都會聚集到她身上!憑什麼?!就憑她長的漂亮嗎!

小時候跟她搶爸爸,長大了跟她搶男人!

林綰綰!

她怎麼冇有死!她怎麼就冇有死呢!

三年前,媽媽明明說已經把她丟進大海,她怎麼就冇有跟她那個賤人媽一樣,死的連骨頭渣都找不到呢!

死?!

林薇突然一愣。

隨即,她輕笑起來,是啊,隻要她死了……不就什麼糟心事兒都解決了!女人,簡直冇心冇肺到了極點!氣死他了!“林綰綰……”林綰綰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,“冇大冇小!還直呼起長輩的名字了,叫二嬸!”姬野火抱著腦袋,怒視她,“擦!你以前還是我前女友呢,我怎麼就不能叫你名字了!”“你也知道那是以前啊!”“……”TM!他真是腦袋抽了,纔會推掉那麼多通告,跑來教她唱歌!真是……自找苦吃。最重要的是,他為了掐滅自己的念頭,隱忍著,儘量躲著她,她倒好,冇事兒人似的!姬野火心裡窩火。他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