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54章 敢凶他孩子媽

    

索性,蒼天有眼,讓他被五馬分屍!”“白凝霜,你死到臨頭還敢胡言亂語!”婉妃厲喝一聲,“你住口!”“死?你們以為我會怕?從我親眼目睹全家被滅,從我的未婚夫被萬箭穿心的時候……活在這個世上的白凝霜,就已經是一副行屍走肉了。”此時。大殿中,一個女子突然哆哆嗦嗦的站出來,她指著白凝霜,“你,你就是白凝霜?”看到女子,白凝霜眸光微微閃爍。那女子是德妃。寧大學士的嫡女。同樣……也是寧易的親妹妹。她麵色溫婉,和...於是!

最終,林綰綰還是坐上了蕭淩夜的車。

因為心肝剛剛捐獻完骨髓,林綰綰擔心她身體會不舒服,特意讓她在醫院多觀察兩天。

蕭淩夜心情大好,給蕭衍放了一天假,讓他在醫院裡陪心肝。

所以……

隻有蕭淩夜和林綰綰一起下樓。

他們居住在頂樓的套房中,有專屬電梯,兩個人並肩走進電梯。

電梯門關上。

狹小的空間隻剩下兩人,空氣彷彿都靜謐了起來。

林綰綰有些尷尬。

從睿睿的身世被揭穿之後,這是他們兩個第一次單獨相處。

電梯裡靜悄悄的。

林綰綰揹著包,靠在身後的電梯板上,半閉著眼睛,拒絕跟蕭淩夜有視線接觸。

可就算她閉著眼,也能感覺一道灼熱的目光,落在她身上。

那視線彷彿帶著火,讓她想忽略都不行。

林綰綰不自在極了。

她無奈的睜開眼,果然看到蕭淩夜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。

“……”林綰綰麵無表情,“你看我乾嘛?”

“好久冇好好看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臉一紅。

特麼!

能好好說話嗎。

林綰綰避開他的視線,清清嗓子,“我又冇有整容,還不是跟之前一個樣子,有什麼好看的。”

“不!”

“嗯?”

“瘦了!”

林綰綰下意識的摸摸臉頰。

電梯是反光的,她從電梯裡觀察自己,一身掐腰連衣裙,外麵套著一件駝色的風衣,她看看自己的腰身,唔……好像真的瘦了一點。

挺好!

不用減肥了。

剛這樣想,就聽到蕭淩夜接下來的話,“……我還是喜歡你之前的樣子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臉又是一紅!

誰讓他喜歡了!

電梯緩緩下降,兩個人相對無言。

“許易跟公司申請,給你配公寓!”

林綰綰頓時看向蕭淩夜。

“冷君臨已經同意了。”

林綰綰鬆口氣,“謝謝!”

蕭淩夜既然知道了這件事,肯定是冷君臨來請示了,而他,也點頭同意了。

“綰綰……對我不用這麼客氣。”

林綰綰笑笑冇說話。

知道他是睿睿的生父之後,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反而生疏了很多。

蕭淩夜還想再說點什麼,電梯已經“叮——”的一聲,到達了一樓。

蕭淩夜冇有再說什麼,從電梯裡走出來,往停車的地方走去,林綰綰戴上墨鏡和口罩,安安靜靜的跟在他後麵。

兩個人之間有一種很奇怪的磁場。

兩人明明一前一後的走著,可給人的感覺……兩人就是一路的。

“蕭淩夜,醫院距離影視城也不遠,要不我自己打車過去吧,你送我過去再趕去公司,要繞很遠的路。”

蕭淩夜已經拉開副駕駛的車門,“不行,我答應心肝,送你去影視城!”

“……”

這人腦子不可以轉彎嗎!

在他平靜的目光下,林綰綰硬著頭皮上了副駕駛。

車子緩緩前行。

為了防止尷尬,林綰綰打開了車子裡的音樂,又拿出了手機,按了一下,黑屏,冇反應。

林綰綰這纔想起,為了防止記者的騷擾,昨天新聞釋出會之後她就把手機關機了。

林綰綰趕緊開了機。

嘶!

看到手機上的未接來電,林綰綰倒抽一口涼氣。

整整一百多通未接來電。

還有99+的微信訊息。

這……

簡直了。

她的手機還冇有這麼熱鬨過呢。

林綰綰趕緊先打開未接來電,未接來電有九十多通都是姬野火打的,林綰綰幾乎能想象他打電話她一直不接,姬野火炸起的頭髮。

她趕緊給姬野火回撥了電話。

“嘟——”

鈴聲纔剛剛響了一下,電話就被接通了,不等林綰綰說話,姬野火的聲音就像機關槍一樣“突突突”的響起來。

“綰綰!林綰綰你這個死女人你跑哪裡去了?擦!如果不是還冇有到二十四小時,我都要報警找你了!你去哪兒了,我在你家門口等了你一夜,都等不到你人影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什麼你!你這個死女人,虧我還是你前男友呢,你身上發生這麼大的事情,怎麼也不告訴我?!如果不是看新聞看到你的訊息,你是不是打算繼續瞞著我!臥槽!林綰綰你是不是要氣死我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什麼我!阿嚏——你這個死冇良心的,為了等你,我在寒風中站了一夜,現在兩條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!給你打了這麼多電話你也不接!發了這麼多訊息你也不回,急死我了你知不知道!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的聲音太大,震的林綰綰耳朵發麻,她把手機拿遠一點,所以,姬野火的話一字不落的全都傳入了蕭淩夜的耳中。

蕭淩夜眸子一深。

默默的給姬野火記了一筆。

敢凶他孩子媽!

很好!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半天冇回答。

姬野火等不到迴應,大吼一聲,“說話!”

林綰綰翻個白眼,“話都讓你說完了,我還說什麼啊。”

“你這死女人!”姬野火牙齒磨的“咯咯”作響。

林綰綰心裡暖暖的。

她知道。

姬野火雖然說的不好聽,可心裡是關心她的。

她握著手機,眸光柔和下來,“你回國了?”

“你這邊發生這麼大的事情,我能不回國嗎,我好歹是你前男友!”

林綰綰嘴角一抽。

前男友又不是現男友。

這麼關心她乾嘛?

林綰綰心情好轉一些,盤著腿坐在真皮座位上,笑著打趣,“姬野火,你這麼關心我,該不會對我餘情未了,想跟我複合吧?”

“你,你你你胡說什麼!”

“開個玩笑嘛,你緊張什麼。”

“林綰綰!”姬野火大怒,“你多大的人了,怎麼什麼玩笑都開。”

“好吧好吧,我錯了。”

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,姬野火這纔想起正題,“林綰綰,你現在在哪裡,我馬上過去找你。”

“我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吱——”

林綰綰剛要說話,蕭淩夜突然一個猛刹車,如果不是繫著安全帶,她腦袋差點撞到前麵的擋風玻璃。

林綰綰轉頭,對蕭淩夜怒目而視。

蕭淩夜眸子一閃,故意抬高了聲音,“抱歉!剛纔有隻流浪貓!”

“……”

電話那端,姬野火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半晌。

他才試探的開口。

“綰綰,我怎麼好像聽到了我二叔的聲音,你現在……跟我二叔在一起?”IQ多少?”蕭衍不明所以,卻還是驕傲的回答,“一百一!正常人裡麵最聰明的!”“哦!”林綰綰微微一笑,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你哥也測過智商吧,我聽你媽說過,說你哥是天才,你哥智商是多少?”蕭衍悶悶的踢踢沙發,“150!”都是一個爹一個媽生的,怎麼差彆就這麼大呢。“哦!”林綰綰笑容加深,“你哥智商150,我……冇測過智商,但是怎麼找也是正常值範圍之內,心肝是我跟你哥的孩子,她算不出這些題目。你覺得……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