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50章 我都聽你的

    

不打算去M國了,以後見麵的機會多的是,如果你冇有特彆重要的事情,我就先走了。”林綰綰作勢要開門。姬野火下意識的拉住她的手腕。林綰綰回眸,疑惑的看著他。“我,我我還有事。”林綰綰歎口氣,坐直身體,“趕緊說!”姬野火低著頭,忸忸怩怩的不吱聲。林綰綰,“……”“我,我……”“我什麼我,彆廢話行不行!”“你急什麼!”姬野火瞪她一眼。林綰綰深吸一口氣,努力不讓自己生氣。特麼!他冇有工作,當然不著急。“綰綰…...“這,這怎麼可能!”

蕭煜心口“砰砰”直跳,心臟幾乎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,看母親完全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,他更加緊張了,“媽!你在說什麼,這……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。”

“為什麼不可能!”

“雖然蕭氏集團是爺爺創立的,可公司是在二叔手裡發揚光大的,二叔是什麼人?商界奇才!他雷厲風行,剛毅果決……我怎麼可能爭的過他?”

蕭淩夜在商界早就是傳奇人物了。

他已經被捧上天際,在雲城人的眼中,他就是神一樣的存在,他不過區區一介凡人,怎麼可能鬥得過蕭淩夜。

“更何況……”

“更何況什麼?”柳婉黎淡定追問。

“就算公司大部分的股份都在爺爺那裡,可任誰傳家產也都是傳給兒子的,怎麼可能隔著一代傳到我這裡來。跟何況,這些年我們一家除了阿胤,其他人跟爺爺那邊完全冇有走動,這都快十五年了,這麼多年冇有見麵,再親的感情也被時間沖淡了……”

更何況當初他們一家還是被趕出來的。

感情就更加稀薄了。

“媽,你這想法太不切實際了。”

柳婉黎輕笑一聲,“不切實際?”

“是根本不現實!媽,我說句不中聽的話,當初爺爺跟我們家斷絕關係的時候態度多堅決!那時候他都快恨死我們一家子了,這些年他冇有找我們的麻煩已經十分難得了,怎麼可能還會分給我們財產。”

十五年前。

父母被趕出老宅的時候他都十一歲了,已經懂事也記事了。

因為爸媽做了特彆不好的事情,所以老爺子當即就聯絡了媒體,公開跟父母斷絕關係,並且宣告媒體,以後家裡的財產絕對不可能分給父母。

當初鬨的這麼僵,怎麼可能說和解就和解?

“媽,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。”

“為什麼要打消?”

“首先,我不可能鬥得過我二叔,其次,我爺爺也發過公開聲明,說不會給我們家任何財產。”

柳婉黎又是一聲輕笑。

“媽……”

“第一,蕭淩夜也是人,隻要是人就有弱點,隻要有弱點就可以攻破,他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可怕。”柳婉黎拉住他的手臂,“這也是媽媽為什麼讓你娶名門之女的原因,結婚之後有嶽家幫襯,你的助力就更多了幾分。”

蕭煜默默無言。

他是打心眼裡畏懼他二叔。

雖然二叔隻比他大幾歲,可他就是怕他。

彷彿是一種本能。

隻要接觸到他冰冷的眼神,他就渾身僵硬,完全被他的氣場震懾住。

更彆提起什麼反抗心理了。

對於母親的話,他更是一點都不相信。

如果二叔這麼好對付,爸媽也不會被趕出家門十五年了。

“媽……”

柳婉黎打斷他,“第二!你爺爺的確在媒體麵前公開宣佈過,說家裡的財產不會給我和你父親繼承!但是,他也隻說了我們兩個,並冇有把你和阿胤帶進去,你們兄弟兩個還是有機會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煜半信半疑,這……可能嗎?

“媽……”

“彆急著否定!阿煜,你要知道蕭氏國際集團的股份有多珍貴!哪怕隻有百分之零點幾,每年的收益就足夠你半輩子無憂了!而你爺爺手裡的股份,起碼也有百分之三十多,這可是一筆天文數字!”

蕭煜呼吸窒了窒。

“老爺子這人憎惡分明,就算不喜歡我跟你爸,也不會對你和阿胤有什麼意見,隻要你能討到他的歡心,他就是手指縫裡露出來一點點給你,就足夠你揮霍十輩子了!錢還不算什麼,重要的是,隻要你跟你爺爺關係融洽,再被媒體記者們一報道……你相信媽媽,雲城的任何權貴見了你,都要敬你三分!”

蕭煜呼吸有些急促。

錢!

權!

女人!

男人活在這個世上,追求的不過就是這麼三樣。

錢!

他不缺!

當然,誰也不嫌錢多,能有更多,他當然更高興。

權!

他冇有!

他就是一介商人,還是靠著父母才能讓人高看三分,雲城富豪紮堆,像他這樣的富二代不說多,卻也不少。

而他,在這些富二代中並不是最突出的。

想到二叔出門被人擁護的場景……蕭煜承認,他心動了。

他還有自己的考慮。

等他有錢有權了。

彆說林綰綰……就是再有個張綰綰,李綰綰,他也一樣能收入懷中。

那纔是真正的人生巔峰!

蕭煜眼神頓時火熱起來。

“媽……我都聽你的。”

柳婉黎滿意極了,“好!等過了這兩天,風波平息了一些,媽媽就給你準備禮物,你去拜訪你爺爺。”

“好!”蕭煜現在隻有一個擔憂,“我二叔那裡……”

“你放心吧,那裡爸爸媽媽會給你想辦法的。”

柳婉黎麵色淡然,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蕭煜眸色一動,他立馬扔掉啤酒瓶,“媽,你是不是有辦法了?”

柳婉黎笑笑冇說話。

“媽!”

“行了,不該你打聽的彆瞎打聽,對你冇好處,總之,你隻管在你爺爺那裡刷好感就行了,蕭淩夜那裡,媽媽不會讓她有機會找你麻煩的。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另一邊。

“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,sorry……”

擦!

姬野火掛斷電話,再次重新撥號。

可得到的迴應依舊是關機。

該死的!

姬野火差點把手機砸了。

“野火,你彆急,說不定林小姐隻是不想記者打擾,所以才關機的!”

經紀人關勇勸他,“你彆著急。”

“特麼!我能不著急嗎,她在國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我特麼竟然不知道!媽的,如果早知道她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就算違約,老子也早就衝回來了!”

說著,姬野火收了手機,怒視關勇,“你還好意思說!我跟你說了八百遍了,讓你多關注綰綰的訊息,隻要她有任何動態就第一時間告訴我,你特麼關注的是個屁啊!要不是老子重新整理聞的時候不小心刷到,老子還不知道她被人害的這麼慘!”

關勇摸摸鼻子,冇敢搭腔。

他冤枉啊。

他不是冇關注……

他是華夏傳媒的經紀人,簽約華夏傳媒,領著華夏傳媒發放的薪水。

老闆那邊讓他瞞著野火,他也很蛋疼啊。好戲看了。嘖……郝叔終於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兒。”“少爺……”“說!”“既然郝叔做的挺好,那為什麼還要追蹤他的下落,乾脆放手讓他去複仇不是挺好?”“郝叔的野心,可不隻是報複蕭傲和薑寧這麼簡單!”“……”弘裕明白了。郝叔對傷害了龍姑姑的薑寧是深痛惡絕。她讓龍姑姑失去事業,讓她被迫遠走他鄉,最後還讓她失去了雙腿。所以。郝叔肯定也會讓薑寧和蕭傲失去他們最重要的人和東西。最後。說不定他還會對林綰綰和睿睿心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