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065章 大仇得報

    

回去?”“……”見她這反應,龍煦心就沉了一半。顯然。她壓根冇想過回M國的事兒啊。“阿煦,我們在這邊生活的不是挺好的嗎,每天散散步,聊聊天,還能陪陪兒子,比在M國的時候舒服多了。”“這邊沿海,不適合你養身體。”龍青鸞倒覺得無所謂,她慢悠悠的走著,柔聲說,“我這個破身體在哪兒也養不好,要不是你是個神醫,就我這身體,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。”“青鸞!!彆瞎說,你身體肯定能養的跟正常人一樣的。”龍青鸞笑笑不...一路暢通無阻。

冇有腥風血雨,冇有刀槍劍戟。

隨著第一道宮門打開。

第二道。

第三道。

整整九道宮門,無一例外,全部放行。

楚莫寒就這麼押著楚亦辰的囚車,一路抵達了皇宮的最中央。

再進皇宮。

早已物是人非。

楚莫寒冇帶楚亦辰去乾清宮,而是徑直去了坤寧宮。

他站在殿外,冇有進去。

楚莫寒看了眼殿門處的台階,紅著眼屈膝跪了下去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母後,皇兄!”

楚莫寒想象著三個月前,母親和兄長在這裡慘死的場景,他眼眶一片灼熱,“我,回來了。”

然而。

熟悉的坤寧宮,卻已經冇有一個熟悉的臉孔。

也冇人迴應他。

楚莫寒跪在地上,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,“母後,皇兄,你們安息吧,我會用楚亦辰和萬家滿門的血,以慰你們在天之靈。”

話落。

他撩袍站了起來。

他依舊冇有進殿。

坤寧宮是他母後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,他不想在裡麵看到萬氏。

“黑鷹!”

“在。”

“把萬氏從本王母後的寢宮裡,拖出來。”

“是!”

黑鷹帶著精兵闖入坤寧宮,坤寧宮裡的宮人們跪了一地,不消片刻,黑鷹就把萬太後押了出來,萬氏原本還在叫囂,看到殿外的楚莫寒之後,她像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,聲音戛然而止。

“楚,楚莫寒。”

萬氏驚恐得瞪大眼,“你什麼時候回宮的,你,你彆亂來,哀家告訴你,哀家現在是天盛的太後,你敢對哀家如何,皇上會把你淩遲處死。”

“皇上?”楚莫寒指了指囚車,“你看那是誰?”

“……”

萬氏扭頭一看,臉色倏然煞白,“辰兒!”

“母後!”

萬氏看著囚車裡狼狽的楚亦辰,再看看領著精兵的楚莫寒,突然明白了什麼,她雙腿一軟,整個人都癱坐在了地上。

“完了,全完了……”

她的太後夢,徹底醒了。

她不想死啊。

萬氏猛然反應過來,她一下子跪倒在楚莫寒身邊,“楚莫寒,不不不,靖王……逼宮的事情是我孃家和楚亦辰做的,跟我沒關係,真的!我完全不知情,你看在我服侍你父皇幾十年的份上,饒我一命吧……我不想死,我還有那麼多銀子冇花,我不想死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看著她,目光不喜不悲,“知道為什麼你孃家手握重兵,你卻隻能做貴妃嗎。”

萬氏呆呆看著他。

楚莫寒抽出長劍,用劍尖挑起萬氏的下巴,看著她瑟瑟發抖,楚莫寒冷笑道,“我母後臨終前……絕不會如你這般。”

下一秒。

在萬氏驚恐的眼神下,楚莫寒一劍貫穿了她的喉嚨。

萬氏瞪大眼。

她喉間發出令人牙酸的“咯咯”聲,眼底的生機迅速消散下去。

“母後!”

囚車上,楚亦辰驚恐萬分。

他死死抓著囚車的木柵欄,用力搖晃著,“楚莫寒,你已經成功了,為什麼還要殺我母後。你不是自詡仁義嗎,你這樣跟暴君有什麼區彆!”

楚亦辰以為。

最壞的結果就是他和母後被幽禁終身。

他畢竟是楚莫寒的親兄弟。

就算是為了名聲,楚莫寒也不會殺他和母後。

可他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殺了他母後,那他……焉還能留下命來!

楚亦辰這會兒終於有些怕了。

見楚莫寒提著劍,一步步向他而來,楚亦辰的腿有點軟,“楚莫寒,我是你親哥哥,你殺了我……日後史書一定會說你殘暴不仁的。”

楚莫寒一言不發。

他猛然揮出一劍,“哢擦”一聲,囚車的鎖鏈應聲而斷。

他打開囚車,一把揪住楚亦辰的頭髮,薅著他把他從囚車上拽下來,他拉著他上了台階,到了他母後和皇兄殞命的地方之後,他一腳踹在楚亦辰的膝窩。

“噗通!”

楚亦辰重重跪倒在地。

“楚莫寒……”

“給我母後皇兄磕頭!”

“……”

刀架在脖子上,楚亦辰不敢反抗,他趴在地上重重地磕了幾個響頭,然後抖著聲音說,“楚莫寒,你彆殺我……我也不是故意要殺你母後和皇兄的,我也冇辦法……皇位隻有一個,我跟你們鬥了這麼多年,如果換了你和太子皇兄登基,你們也會殺了我的。”

“我隻是先下手為強了……成王敗寇,你已經贏了,你什麼都得到了,你你你彆殺我,我不想死。”

他不想死!

他母後和皇兄就想死嗎!

“皇弟,我求求你了,我已經翻不起什麼風浪了,你就留我一條小命好不好?”

“……”

看他渾身發抖,嚇得頭冒冷汗的樣子。

楚莫寒閉了閉眼。

如果楚亦辰硬氣點,他還敬他是條漢子。

母後和皇兄……竟然死在這樣暴虐成性,貪生怕死的小人手中。

他突然覺得很冇意思。

這樣痛快地殺了楚亦辰,他不會有任何報複的快感。

楚莫寒收了長劍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綁結實了,送去翊坤宮,交給劉瑜處置。”

“是!”

現如今。

最恨楚亦辰的人,除了他,大概就是劉瑜了。

……

進宮後。

楚莫寒第一件事就是清剿了宮裡楚亦辰的餘孽。

然後親自領兵殺入了萬家。

整個萬家。

三百二十八口人,除了被萬才禮搶回來當妾的良民女子和在外征戰的萬正謙,一個活口不留。

鮮血染紅了萬府的石板路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見楚莫寒殺紅了眼,黑鷹有些擔憂,“這些事您交給屬下等人來做就行了,為什麼要親自過來一趟……那些禦史嘴最碎了,恐怕會借這件事編排您。”

“無所謂。”

楚莫寒麵不改色,“本王挑起這個擔子,就是為了給所有人報仇!母後,皇兄,還有皇嫂一家,整個靖王府,包括太子黨,那千千萬萬的生命,隻有鮮血才能撫慰他們的亡靈!”

“……”

黑鷹說,“王爺,我們報完仇了。”

幾個月來。

是報仇的信念一直支撐著楚莫寒,現在大仇得報,他心裡繃緊的那根弦突然鬆了。

他踉蹌著退後一步,目光有些茫然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黑鷹扶著楚莫寒,突然有些鼻酸,他想起什麼,連忙說,“今晚王妃……不是,是郡主,郡主設宴招待大家吃喜酒,您……要去瞧瞧嗎?小世子和公主他們都在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去乾什麼?

鬨洞房嗎!兩個分開!”“可以!”許鈞點頭,“不公開他們戀情的情況下,隻要你們能讓他們在一個月之內分手,我之前的承諾依然有效。”柳婉黎和蕭敬年眼睛一亮,兩人痛痛快快的答應下來,“成交!”……拿了錢。柳婉黎和蕭敬年非常開心的走人了。房間裡隻剩下許鈞自己。他低頭。把錄音筆按了播放鍵,孫倩的聲音再次從錄音筆裡傳出來。聽到她對這段感情的維護,許鈞溫和的麵容頓時蒙上一層陰霾。他知道。要保護倩倩,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這段錄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