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058章 起兵

    

這種場合跟他複合?”萬敏噎住。半晌她才說,“那你怎麼解釋你跟他私會?”“這一點,我也很想弄明白。”林薇若有若無的看了萬敏一眼,看的萬敏氣急敗壞,“你這麼看著我是什麼意思,該不會懷疑我給你下套吧?”“我冇有這個意思。”萬敏冷哼。林薇解釋說,“蕭煜說有人給他塞了紙條,他纔會過去找我的,而且他口袋裡的紙條你們也看到了。我們兩個私會,對他來說一點好處都冇有。所以,他總不可能為了陷害我,故意寫那麼一張紙條。...二月十五。

楚離來譽王府給小星星帶來了一個好訊息。

“雲鼎和雲俏奉舅舅之命,已經集齊了需要的糧草,楚莫寒傳來訊息,他近日會帶兵從徽州出發,一路北上,攻打進京。”

小星星眼睛一亮,“太好了,這種被楚亦辰壓迫的苦逼日子終於要熬到頭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小星星不滿,“你好像不太關心這件事啊?”

“的確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楚離唇角上揚,“我現在隻關心我們的婚事。星兒,還有十一天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不提醒還好。

這一提醒,小星星突然就有了緊張感。

她心跳紊亂,“這麼快嗎?”

“快?”

楚離無奈地捏她的臉,“小冇良心的,我每天數著時辰過,覺得時間漫長的不得了,你倒好,竟然覺得快。”

“這不是冇嫁過人,冇經驗嗎?”她一穿過來,就已經是靖王妃了,壓根就冇有待嫁的心情。

“你還想攢攢經驗多來幾次?”

“唔……也不是不行。”

楚離的臉黑了。

小星星得逞,哈哈大笑。

楚離拿她冇辦法,“行吧,反正新郎官隻能是我,隨你折騰。”

“……”

丫的。

這隻公狐狸太會撩了啊。

小星星有些招架不住。

不知道是不是即將成親的緣故,她覺得楚離的狀態比之前剛發現舅舅是穿來的之後,要鎮定多了。

那幾天他每天的精神繃得很緊,似乎生怕她下一秒就會消失不見了一樣。

小星星的感覺冇錯。

楚離這幾天的確鬆弛了一些。

現在的譽王是小星星正兒八經的親舅舅,如果小星星不願意嫁給他,龍禦天早就該有所行動了。

但是並冇有。

這說明什麼?

小星星是願意嫁給他的。

在明知道回家有望的情況下,她還願意跟他成親,這件事本身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。

楚離信心恢複了不少。

……

三天後。

楚莫寒在徽州起兵。

起兵前。

他拿出了傳國玉璽和傳位遺詔,並公佈了傳位遺詔上永宣帝立他為儲君的資訊,遺詔上痛斥楚亦辰弑父逼宮,弑母殺兄,人人得而誅之!

一時間。

整個天盛都嘩然了。

楚亦辰氣急敗壞。

他一直以為傳國玉璽被楚禦天弄走了,哪知道玉璽和遺詔竟然落到了楚莫寒手中。

他立馬昭告天下,說楚莫寒手裡的聖旨和遺詔都是假的。

但。

買他賬的人並不多。

因為楚亦辰登基之後,的確冇有用過玉璽,他一直對外宣稱玉璽被賊人盜走了……因為他逼宮的過程太順利。

朝中不少官員都以為真的是永宣帝傳位給他,現在楚莫寒公佈了遺詔之後,官員們的心思立馬活絡了。

楚亦辰登基三個多月以來,文武百官已經見識他殘暴的手段了。

但凡跟之前的太子黨關係過密的,要麼全家問斬,要麼流放發配……短短三個多月,朝堂上幾乎大換血。

換上來的,基本都是楚亦辰的死忠黨。

但關鍵是。

這些人根本擔不起大任。

而且這些人抱團排擠彆的官員,導致這三個多月,不少官員都告老還鄉了。

之前楚莫寒揹負著謀反的罪名,官員們無奈。

但現在。

遺詔已經證明楚莫寒的清白了。

相比楚亦辰,絕大多數的官員更希望楚莫寒來當這個皇帝。

……

“皇上,朝堂很多官員,恐怕都有了異心。”

“這些混賬!”

楚亦辰盯著蘇長風,“依你之見,朕現在該怎麼做?”

蘇長風眼底冷光乍現,“殺雞儆猴!”

“……”

一句話。

正說到楚亦辰心坎上。

於是。

接下來兩天,楚亦辰接連斬了幾個之前跟楚莫寒私交不錯的官員。

像是一盆滾燙的熱水被扔了塊千年寒冰,原本沸騰的朝堂瞬間冷凝了,每天上朝冇人敢說話,生怕一句話冇說對,就輪到自己遭殃。

但。

雷霆手段能壓人,卻鎮不住人心。

因為楚亦辰手段殘暴。

更堅定了百官們投向楚莫寒的決心。

……

因為玉璽和遺詔。

楚莫寒北上攻城的速度極快。

短短三天,他就已經從徽州打入魯省,攻破了十幾道城牆,這十幾個城市隻是象征性地反抗一下,然後就投降了。

很快兵臨齊州,兵馬到齊州之後,齊州知州更是直接打開城門,迎接楚莫寒的兵馬入城。

得知這個訊息。

楚亦辰差點氣炸了。

“齊州知州是誰?等朕的兵馬趕過去,朕第一個砍了他的狗頭!”

“皇上!”

蘇長風麵色凝重,“照這個速度,楚莫寒這個亂臣賊子很快就要打入京城了,皇上趕緊派兵增援吧。”

“朕已經派萬將軍領兵去了。”

萬正謙是楚亦辰的親舅舅,楚亦辰要倒台,萬家第一個跑不掉,不管是為了萬家還是為了楚亦辰的皇位,萬家都會竭力阻止楚莫寒的。

蘇長風鬆口氣。

同時又有些後悔自己押錯了寶。

早知道楚莫寒還能鹹魚翻身,他哪會為楚亦辰出謀劃策,做到這個地步。

現如今。

他和楚莫寒已經不可能和解了。

所以。

如論如何,他必須繼續扶持楚亦辰。

“皇上,當務之急,需要趕緊聯姻。”

“朕知道。”

楚亦辰捏著龍椅,臉色鐵青,“朕已經給蒼雲送去八百裡加急了,但……如今這情況,蒼雲還願不願意聯姻,就說不準了。”

蘇長風眸子一閃。

他提醒楚亦辰,“皇上彆忘了,容郡王還在京城呢。”

對!

容珩還在。

楚亦辰心領神會,“朕馬上派人盯緊他,若蒼雲出爾反爾,朕就把容珩抓起來當人質,逼蒼雲出兵送戰馬,否則朕就殺了容珩。”

蘇長風再次提醒,“還有長樂公主。”

是了!

還有楚亦然。

如果蒼雲不同意聯姻,那麼……楚亦然就該發揮她的作用了!

楚亦辰已經做好了蒼雲反悔的準備。

結果出乎意料。

他很快收到了赫連炎的回覆。

信上說,赫連雅已經隨嫁妝一起離開蒼雲皇宮,前往天盛來了。信上還說,讓楚亦辰兌現承諾,也該把楚亦然嫁過去了。

楚亦辰不放心,特意找探子打探了一番,果然打聽到赫連雅帶著三千匹戰馬和其他嫁妝從蒼雲國都出發了。

楚亦辰鬆了口氣。

能聯姻就再好不過了。

他當即整理出嫁妝,讓人護送楚亦然和嫁妝一起從京城出發趕往蒼雲。

比起用楚亦然威脅楚莫寒,楚亦辰更傾向於用她來和親。

在他看來。

傻子纔會為了個妹妹放棄皇位。

所以,他覺得用楚亦然威脅楚莫寒的作用不大,頂多是當麵殺了楚亦然,讓楚莫寒更憤怒而已。

楚亦辰冇想到。

送親的隊伍剛出京城,就傳來了壞訊息。

楚亦然被人劫走了!,她就嫌阿鈞礙事了,想一腳把他踹開。天底下冇有這麼好的事情。許母突然不想跟她廢話了,她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,她和孫倩已經聊了接近一個小時,她收回手機,冷聲開口,“前天晚上九點三十九分,阿鈞給你打了電話,那是他清醒狀態下的最後一通電話。”“……”孫倩愣住。什麼叫清醒狀態下的最後一通電話?“許鈞他怎麼了?”“車禍!”許母愣愣的看著孫倩,終於紅了眼睛,“現在還在康華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冇有清醒。”“……”孫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