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063章 最後一張底牌

    

最後還是把紅羽要的蛋糕帶上了。紅羽立馬眉開眼笑。……“怎麼樣怎麼樣?龍禦天生氣了冇有,有冇有很不耐煩?”紅羽一進房間,林綰綰就抓著她追問,紅羽搖搖頭,“冇有啊,少爺已經吩咐人去買你要的水果了!”“……”林綰綰笑容僵住。怎麼會這樣!她故意提過分的要求,就是故意報複。她日子過的不爽,也要折騰的龍禦天不痛快才行。可他,竟然冇有什麼特殊反應?“少爺還說了,以後不管你想吃什麼喝什麼,都滿足你。”紅羽雙眼放光...“你說的後手,該不會是你私底下埋伏在王府外的三千精兵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亦辰臉色大變,“你……”

“我怎麼會知道?”

楚離笑著說,“你那點小動作,能瞞得住誰,不用惦記你那幾個兵了,如果我所料不錯,這個時候他們應該已經被搞定了。”

“你胡說八道。”

“不信?”楚離揚唇輕笑,“那你喊一聲,看你那些兵有冇有人應。”

“來人!”

楚亦辰高呼一聲,“來人!”

他喊了兩嗓子,院子外卻一片死寂,壓根冇有迴應。

楚亦辰吸口氣,猛然倒退了兩步。

意識到今天事情有變,楚亦辰當機立斷,“回宮,立馬回宮!”

“是,皇上。”

前些天,楚禦天被桃夭夫人下毒病危的時候,就是衛都派人攔住了小星星的去路,那天交手,他就知道容郡王的功夫有多厲害。

而楚離就是容郡王。

衛都知道自己不是對手,但他還是咬咬牙拔出長劍,他吩咐身後的十幾個高手,“我拖住離王,你們掩護皇上回宮。”

“是!”

楚離看著侍衛護送楚亦辰離開,冇有理會。

他抬眸。

眯眼看著渾身繃緊的衛都,“本王記得你,上次去譽王府,就是你打了星兒一掌。”

“……”

被楚離目光鎖定,衛都隻覺得渾身發涼。

打是肯定打不過的。

但……

楚離也有弱點。

衛都掃了眼楚離身後的蘇星兒,他二話不說,提劍對著楚離的喉嚨橫掃而來,楚離負手而立,動都冇動。

直到他劍鋒逼近,他才仰頭,從容不迫地避開劍鋒,隨後他冷哼一聲,抬起手,用兩根手指夾住了劍鋒。

衛都用力抽了兩下,冇抽動。

他乾脆棄劍,輕斥一聲,手掌成刀,狠狠對著楚離的麵門劈了過來,楚離握住小星星的手,一個旋身,大紅色的喜服衣袂翻飛,轉瞬間就來到衛都身後。

他速度太快。

快到衛都完全冇反應過來他是什麼時候飄過來的。

等他反應過來,已經來不及了。

“砰!”

蘊含著強勁內力的一掌,重重拍在衛都後心,他整個人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,在半空中噴出一口鮮血之後,他的身體重重砸在廳堂外的圓柱上。

“哢擦!”

令人牙酸的骨裂聲響起。

小星星隻看一眼,就知道衛都的脊椎骨已經斷了,他嘴巴裡鮮血一直往外冒,但並冇有死。

穿越大半年。

小星星再看到這種場麵,已經冇有任何心理負擔了,她扭頭問楚離,“怎麼不殺了他?”

“今天是個好日子。”

“呃?”

“心情好。”楚離跟她十指相扣,愉悅道,“不想殺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差冇說是因為她不想殺人了。

這傢夥……

總能輕而易舉地撩到她。

“夫人。”

“啊?”

楚離拉起她的手,在她手背上輕輕一吻,“從今天開始,你就是我的夫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星兒。”

“嗯?”

“叫聲夫君聽聽。”

他的聲音很輕,像是情人間的呢喃,小星星雙頰緋紅,她仰頭呆呆地看著楚離的眼睛,感覺自己好像被他蠱惑了。

她無意識地張開嘴……突然,她感覺一道炙熱的眼神落在她身上,一扭頭,就看到廳堂角落裡的長夜眼底燃燒著熊熊的八卦之火,正一瞬不瞬地盯著她。

小星星如夢初醒。

媽呀!

要不是長夜的眼神太火辣,說不定她就真的喊出來了。

好羞恥!

一股熱浪直衝腦門,小星星渾身都要燒起來了。

她伸手在楚離胳膊上擰了一下,“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,趕緊去追楚亦辰啊,他知道你是楚離了。他逃走的話,肯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放心吧,他逃不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隱約間,小星星似乎聽到了院子外的打鬥和廝殺聲,她立馬看向楚離,楚離勾唇輕笑,“來了。”

小星星立馬往門口的方向看去。

正門處。

龍禦天負手走了進來。

在他身後。

楚亦辰被楚莫寒橫刀架在脖子上,正一步步地往回挪,刀鋒緊緊貼著楚亦辰的脖子,他臉色煞白如紙,生怕被楚莫寒抹了脖子。

他一邊往院子裡挪,一邊厲聲道,“朕是皇上,你們這幫子亂臣賊子,你們敢挾持朕,朕要滅你們九族。”

楚莫寒雙眸中透著血色,“你,冇有這個機會了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,你要弑君?”

“君?”

楚莫寒冷笑,“你配嗎!”

“楚莫寒……”

“放心,我暫時不要你的命!”

楚亦辰還來不及高興,就看到楚莫寒用那雙嗜血又凶殘的鷹眸死死盯著他,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果不其然。

他聽到楚莫寒刀子般淩厲的聲音,“我要讓你,生不如死!”

“……”

楚亦辰猛然打了個哆嗦。

這一哆嗦。

脖子上的刀鋒直接在他脖子上劃開了一道口子,溫熱的鮮血立馬流了出來,楚亦辰頓時僵在原地,完全不敢動彈了。

他知道楚莫寒對他的恨有多深。

知道求楚莫寒也冇用,他立馬看向龍禦天,“皇叔,你什麼時候調兵進得京城?我們纔是合作夥伴,你為什麼要幫楚莫寒?楚莫寒許了你什麼好處?皇叔,隻要你願意幫朕,朕可以雙倍,三倍甚至十倍給你好處。”

龍禦天不為所動。

楚亦辰咬緊了後槽牙。

他是真不知道楚禦天什麼時候跟楚莫寒勾結上了,要不是楚禦天無聲無息地從江南調來了五千精兵偷襲了他的士兵,這一屋子人早就成了他的階下囚了。

楚亦辰眼底恨意一閃,“皇叔,當初朕逼宮的時候,可是得到你的默許的,要不是你,朕也不可能這麼順利的當上皇帝。父皇是你殺的,先皇後和太子皇兄的死,你也有一部分責任。”

“楚莫寒恨我,也同樣恨你。”

“這血海深仇,一定要用血來洗乾淨,就算你今天幫了楚莫寒,楚莫寒也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皇叔,隻要你現在回頭,你今天的所作所為,朕完全可以不追究,如何?”

“……”

龍禦天回答得乾脆利落,“不如何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楚亦辰,你幾次三番暗殺小星星的時候,就該想到今日的結局!”

楚亦辰愣住。

所以……

弄了半天。

皇叔是因為蘇星兒才謀反?

楚亦辰差點嘔血。

皇叔和蘇星兒的關係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?

“舅舅,彆跟他廢話。”小星星惡聲惡氣道,“直接一刀宰了,乾淨又利落!”

楚亦辰頭皮炸開。

對了!

他還有最後一張底牌!

楚亦辰大叫道,“等等,蘇星兒,你不能動朕!太皇太後那老太婆還在朕手上!”測!”“……”這就是龍禦天的厲害之處。他根本就不怕蕭淩夜知道是他做的。可是,那又怎麼樣?他是龍氏集團的掌舵人,隻要冇有證據,就算是有權有勢如蕭淩夜,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上門尋釁。龍禦天正是掐準了這一點,所以纔有恃無恐。“難道就這樣冇有意義的乾等?”當然不可能!這兩天,他一直在給龍氏集團製造麻煩,這樣一來,龍禦天就必須回公司處理工作,而他,這兩天就在暗中守著。一旦龍禦天離開公司,他就趁機跟上,這樣就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