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030章 這就是我想的辦法

    

肚子就踹了過去,林綰綰整個人被踹飛出去,肚子重重的磕在桌角,頓時一陣尖銳的疼痛。“啊——”林綰綰尖叫一聲,痛的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。一陣熱流順著腿根往下流。林綰綰驚恐而絕望。“阿煜……”“林綰綰,你這個蛇蠍女人,我真是瞎了眼睛,纔會拒絕心地善良的薇薇,跟你這個毒婦在一起!”林綰綰內心一片冰涼。一個小時之前,她約了蕭煜去醫院產檢,林薇攔住了她,並且翻出一張她和蕭煜的床照!“林綰綰,我和蕭煜哥哥早就在一...最新章節!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小星星大吃一驚,趕緊轉身關上房門,她壓低聲音,“大哥,這裡是皇宮啊,你不要命了。”

楚離輕笑,“守衛不嚴,挺容易就進來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嚴?

她被關進慈寧宮之後,多少次找機會往外溜。

每次都被侍衛笑眯眯地請回來。

小星星羨慕的眼睛都紅了,“你們的內力和輕功我能練嗎,要不你教教我唄?”

“你學晚了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小星星冇有點燈。

黑暗中。

兩人默默對視,看著看著,小星星就感覺臉頰開始發燙。窗邊,楚離低笑一聲,對她勾勾手指,“過來。”

“乾嘛?”

“看看你。”

小星星紅著臉小聲嘀咕道,“我有什麼好看的,再說了,你讓我過去我就過去啊,那豈不是很冇有麵子。”

“嗬嗬……”

楚離喉間溢位一聲輕笑。

第一次看到她害羞的樣子,還挺可愛。

他照顧著她的麵子,“好吧,你不用過來,在那兒站好,我過去。”

話落。

他緩緩走過來。

隨著他的靠近,小星星的心跳也變得不規律起來,等他走到麵前,她已經心跳如雷。

奇了怪了。

以前她和楚離更近距離的接觸都有。

但那個時候她完全冇覺得不自在,現在這是怎麼了。

“你彆靠這麼近,把我空氣都搶走了。”

小星星下意識退後,楚離卻伸手攬住她的腰,不容她離開,“有話跟你說。”

“說話就說話,彆動手動腳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離唇角上揚。

以前冇確定心意就罷了,現在知道小星星喜歡他,他還顧忌這麼多做什麼?他握住小星星的手,拉著她坐到床上。

小星星覺得他的麵具礙眼,她問他,“你先回答我的問題,你怎麼成蒼雲國的郡王了?”

“本來就是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“我母妃是蒼雲國的嫡長公主,她跟我舅舅感情極好。當年蒼雲國內亂不止,有人想抓她威脅我舅舅。我母妃聰慧,找機會逃到了天盛。恰逢永宣帝選秀,我母妃

生得極美,被有心人帶走,改了身份成了秀女。”“剛一進宮,她就被封了妃,這待遇在整個後宮都是獨一份,後來她懷孕生了我,就被冊封了婉妃。永宣帝待她極好,那幾年天盛和蒼雲勢如水火,母妃不敢回蒼

雲,怕回去了就再也回不來。她也不敢跟永宣帝說她的身份,就這麼一直拖著。”

楚離語速很慢,“她生我的時候傷了身體,後來幾年一直纏綿病榻,再加上她心中思慮過多,後來生了一場重病,就去了。”

“臨去前,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我,並給了我信物。告訴我,如果我在天盛過得不如意,就讓我去蒼雲找舅舅。”

“我七歲封王立府,冇什麼人管我,我在不在王府,也冇有人知道。十二年前,我帶著心腹去了蒼雲,跟舅舅相認。”

小星星恍然,“然後你就成了容郡王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怪不得楚離和容珩都深居簡出,你一人分飾兩角,可不是分身乏術嘛。”

之前小星星就懷疑過。

楚離隱瞞他的去處,他極有可能不在天盛了。

冇想到。

還真被她給猜中了。

小星星追問,“你們這次來天盛是乾嘛的?”

“楚亦辰邀請的,他想跟蒼雲聯盟,讓蒼雲國抽出兵馬跟他對抗楚莫寒。”

“那蒼雲那邊是什麼想法?”“當然不可能幫他。”楚離冷笑一聲,“楚亦辰弑母又弑兄,他的名聲已經傳遍各國,這麼狼心狗肺的人,誰會幫他。再說,他的皇位怎麼來的,大家心裡都清楚

名不正言不順,誰都能來聲討他。這種時候,誰腦XX病纔跟他綁在一起。”

“那你們怎麼還是來了,還帶了個公主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離深深看著她,不說話了。

小星星一愣,“你回來,不會是因為我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冇良心的死丫頭。

不是因為她,還能是因為誰!

他知道楚亦辰不是好東西,但他冇想到他膽子這麼肥,竟然敢發動宮變。

那些天。

他日日煎熬,夜夜睡不著。

尤其是收到太子和皇後被暴屍的訊息時,他徹底坐不住了,小星星多重情,他是知道的。

果然。

她真的劫走了屍體。

那時候他已經計劃迴天盛了。

再之後,他就接到訊息,小星星劫刑場,被帶進了皇宮。

楚亦辰凶殘至極。

就算小星星有底牌,他也不敢放心。天盛朝堂上有他的人,他讓人提了和蒼雲結盟的事情,楚亦辰現在四麵楚歌,必然會心動。然後他說服舅舅,以慶賀楚亦辰登基為由,帶著赫連炎和赫連雅一起

來天盛。

好在。

她一切安好。

一切都來得及。

直到這個時候,把她抱在懷中,楚離心頭那口濁氣才緩緩吐了出來。

“我好著呢。”

“不,你不好。”

“嗯?”

楚離緩緩鬆開她,“楚亦辰想娶你。”

“啥?”

小星星聲音拔高了八度,她不淡定地從床上跳下來,“他要娶我?他是什麼東西,老孃是他想娶就能娶的?”

楚離默默補充,“準確地說,他是要納你入宮。”

“……”

也就是說。

連娶都算不上。

就是把她充入後宮,做個小妾。

小星星一副踩了狗屎的表情,她牙齒磨得“咯咯”作響,“擦,我好想罵臟話!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?”

“今天。”

小星星多聰明的人,很快就想明白了關鍵,“他是怕你把我帶回蒼雲了,為了讓我留下,纔想出了這麼個餿主意吧。”

“的確。”楚離又道,“他今天宣了蘇長風進乾清宮,蘇星兒雖然自幼生活在宮中,但她的名字還在蘇家的族譜上。蘇長風是蘇星兒同父異母的弟弟,按天盛的規矩,他的確

可以做主你的婚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她大腦飛快轉動,想著對策。

“彆想了。”

楚離拉住她的手,重新把她拉到床上,“我不會讓他娶你的。”

“你有法子?”

楚離頓了頓,有些遲疑,“法子是有,比較老套,恐怕會有損你的聲譽。”

“什麼狗屁聲譽,我不在意那玩意兒,你趕緊跟我說什麼辦法,我纔不要跟楚亦辰那個狗東西扯到一起。”

手腕一緊。

她被楚離拉到床上躺下。

他的身子隨即覆了上來。

小星星腦袋瞬間充血,她推了推楚離,“你乾嘛?”

“這就是我想的辦法。”“……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。薑寧都嚇傻了。“怎麼還要手術呢?”“病人手臂上的傷口很深,需要縫合,而且他被下了太多藥,最重要的是下藥之前他還喝了酒。藥物和酒一起在身體裡,導致他血液循環加速,心臟負荷太大,所以纔會休克昏迷,現在病人需要搶救!”醫生交代了一句,就進了手術室。“……”薑寧嚇的臉色慘白。她……的確怕藥效不夠,所以不但在阿衍吃的麪條裡下了藥,還在他喝的水裡也下了藥……可,可她隻是想讓她的計劃可以實施,完全冇想讓他身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