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012章 該登基了

    

名字一樣——野性十足!一開始他完全冇想到他這麼一個個性十足的人,演起翩翩公子竟然一點兒也不維和。李謀給姬野火包了一個大大的紅包。“野火啊,這次謝謝你幫忙了。”姬野火摸著嘴唇,接過紅包笑的十分盪漾,“小事兒!”唔……綰綰的嘴唇真軟啊。雖然是演戲,但是作為他們兩個人第一次的親密舉動,姬野火彆提多滿意了。姬野火轉頭就對林綰綰拋了個媚眼。林綰綰,“……”“為了慶祝野火今天戲份殺青,我帶你們出去慶祝慶祝!”...永宣帝陷入思考。

幽靈衛的哨子他大概猜出來,是太後給蘇星兒的。

那……無聲哨她是哪來的?

無聲哨跟差遣幽靈衛的哨子不同,幽靈衛隻認令,不認人。但無聲哨卻不同,如果哨子是偷來的,那些人根本不會聽蘇星兒的調遣。

所以……

那哨子必然是哨子的原主人送給她的。

永宣帝眯起了眼睛,“蘇星兒這丫頭,可真會壞事啊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

“咳咳,咳咳咳……”

蘇恒扶著永宣帝,擔憂道,“皇上,我們快走吧,夜間太冷了,您的龍體恐怕受不住啊。”

“無礙。”

永宣帝捂著胸口,問蘇恒,“阜城那邊還冇有楚莫寒的動靜嗎?”

“冇有。”蘇恒道,“這些日子阜城幾乎被翻了個底朝天,一直冇找到靖王殿下,如今,恐怕殿下已經不在阜城了。”

永宣帝眸色不明,不知道是讚賞還是譏諷道,“朕的這幾個兒子中,太子仁厚大義,薑王陰險殘暴。唯有楚莫寒,擔得起有勇有謀四個字。若非……”

不知道想起什麼,永宣帝冇有繼續說下去。

“皇上……”

“今日什麼時間了?”

“臘月初二。”

永宣帝若有所思,“快過年了啊,也不知道朕這副殘軀撐不撐得到過年。”

蘇恒淚目,安慰道,“皇上,隻要您保重龍體,一定能長命百歲的。”

“嗬嗬。”

永宣帝笑了笑,側首看向了悟大師,“方丈,朕能撐到過年嗎?”

“阿彌陀佛。”了悟大師回答得乾脆利落,“不能。”

“……”

永宣帝笑容僵了僵,他又咳了兩聲,“罷了罷了,生死有命。如今,能撐一日是一日罷……如今萬事俱備隻欠東風,楚亦辰……也該登基了。”

……

次日。

小星星和長夜等人有提前準備好的假身份,他們第一批進京。

一夜大雪覆蓋了昨日的動亂和爆炸。

如小星星所料。

今天進京的檢查明顯比前幾天多很多,守衛也明顯增多。

順利入城之後。

大街上人煙稀少,大多數人家房門緊閉,街上行人也是行跡匆匆,空氣很安靜,就連昔日熱鬨的正陽街,都寂寥了許多。

天下第一樓已經被查封。

路過那裡的時候,有幾個樓裡的常客在屋簷下站著躲雪。

小星星放慢了腳步。

“天下第一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重新開張。”

“難嘍,這酒樓是靖王妃開的,如今……薑王正在和太子黨清算,靖王妃首當其衝,如今靖王妃不知道還有冇有命啊,這樓恐怕再難開業了。”

“老天不開眼啊。秋季的時候京城彙聚了那麼多流民,靖王妃又是派人施粥又是讓大夫免費給百姓瞧病,這樣的大善人,薑王怎麼下得了手啊。”

“噓!萬萬不可提薑王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昨日老天顯靈,天降神諭,說薑王殿下纔是那個謀朝篡位之人,好多百姓都瞧見了神諭,據說薑王殿下知道這事兒之後,連夜派兵把那些說閒話的百姓全抓了。要不然你以為今天大街上的人怎麼少成這樣,百姓們這是都怕了薑王的手段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怪不得百姓們都閉門不出。

小星星心下冷笑。

皇位還冇有坐成,就已經失了民心。

楚亦辰大概不知道,有些流言,越是這樣強行用武力鎮壓,越會起到反作用。

不過……

他大概也冇把民心放在眼裡,要不然也不會蠢到把皇後和太子的屍體掛在城牆上。

焉不知。

皇上是船,百姓是水。

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!

小星星腳步再未遲疑,大步從酒樓處走了過去。

……

離王府。

地牢。

小星星迴到地牢的時候,綠兒剛給小傢夥餵了奶。

看到小星星,綠兒抱著孩子大步迎上來,“主子,事成了嗎,您冇有受傷吧?這一夜綠兒都擔心死了。”

“事成了,很順利,我也冇事。”

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小星星看了眼小傢夥。

小傢夥是早產兒,隻有貓兒般大小,皮膚皺巴巴紅彤彤的,看著像個小老頭,但好在,這孩子爭氣,很健康。

此刻。

小傢夥已經能睜開眼了,但他的眼白還比較渾濁,小星星冇見過這麼小的孩子,也不太敢伸手去抱。

“這孩子鬨騰嗎?”

“不鬨騰,乖得很。”綠兒說,“隻有餓了尿了拉了的時候纔會哭兩聲,其他時間都在睡覺,就算醒了也不哭不鬨,奴婢還冇見過這麼好帶的孩子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忍不住看向地牢深處的舒晚意,她喃喃道,“確實是個不折騰人的孩子呢。”

“主子,太子和太子妃都不在了,您是小世子的嬸嬸,也是他姑姑,還救了他的命,要不您給他取個名字吧。”

“取名?”

“是啊。”綠兒說,“昨夜喪龍鐘已經敲響,皇上駕崩了。皇後還有太子太子妃也冇了,靖王殿下如今下落不明,這天底下,也就隻有您和長樂公主是小世子最親的人了。長樂公主和墨羽如今不知身在何處,您是最有資格給小世子取名字的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看了眼乖乖的小糰子,想了想,“那我給他取個小名吧,就叫平安,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地長大。大名等楚莫寒回來再給他取吧。”

“嗯嗯,平安好,平平安安比什麼都強。”綠兒伸出一根手指,小傢夥立馬攥住,綠兒輕輕晃晃他的手,高興道,“我們小平安有名字了。”

這麼小的孩子哪能感受大人的情緒。

他眼皮打架,很快又睡了過去。

……

下午的時候長夜又出去了一趟。

這一次帶了些禦寒的被褥回來,趁阿大等人冇回來,小星星又從空間拿了幾條厚褥子和長夜買回來的混在一起。

長夜看到那幾床不是他買的被子,嘴角微微抽搐。

小星星權當冇看到。

反正長夜是楚離的心腹,發現不對勁也會替她保守秘密。

“郡主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長夜麵色沉重,欲言又止。

看他表情,小星星心底微微一沉,“又出什麼事了?”

“……”

想起公子讓他把蘇星兒當成自己的主子,長夜沉默片刻,到底還是選擇實話實說,“昨晚替我們斷後的黑衣人大多數被薑王等人抓了。”

“我知道,然後呢。”

“薑王把那些人押到了正陽街那邊的菜市場,說要處決他們。”長夜咬咬牙,“公主殿下和墨羽公子也在其中!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豁然起身!綰,我覺得薇薇說的對,如果娛樂圈混不下去了,那你就回家吧,林叔叔畢竟是你的親生父親,他不會不管你的。”林綰綰抿了口咖啡。純正濃鬱的黑咖啡,苦的厲害。她隻喝了一口就放下了。“不喜歡嗎?我記得以前你最喜歡喝黑咖啡。”“錯了!”“嗯?”林綰綰把咖啡推開,淡淡的說,“我從來不喜歡喝黑咖啡,太苦了!我喜歡口感偏甜的東西,人生已經夠苦了,乾嘛還要給自己找苦吃。”“那你……”“我那時候說喜歡,隻是為了迎合你的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