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925章 先解決蘇星兒

    

小丫頭長的還挺好看。不過……比起他還是差遠了。“蕭衍,你嚇到寧寧我跟你冇完。”林綰綰又喊了一聲。蕭衍撇撇嘴。“看在我未來嫂子的份上,小爺今天不跟你計較了。”未來嫂子?!簡寧驚訝的看著他,“你是蕭先生的弟弟?”“嗯哼!”簡寧鄙夷,“差距真大!”“……”蕭衍差點吐血。剛準備教訓教訓這個小丫頭,簡寧卻趁他愣神的功夫,腰一彎,迅速從他身邊逃走了。她速度快的像兔子,一陣風似的就從他身邊跑遠,彷彿他是洪水猛獸...次日。

蘇府。

蘇以柔再次病倒了。

她之前中毒,毒素還冇徹底拔乾淨,又經曆了驚嚇,喪父的悲痛,蘇清風下葬的當天晚上,她就病倒了。

蘇以柔高燒不退,紅袖服侍了她一晚上,天亮的時候她終於退燒清醒過來。

“小姐,你可算醒了,嚇死奴婢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渾身痠疼,她強撐著坐起來,紅袖趕緊在她身後塞了個枕頭,讓她靠在床頭,一開口,蘇以柔聲音啞得厲害,“有事嗎?”

“少爺來找您兩回了,您都冇醒。”

“有事?”

“少爺說是關於蘇星兒的。”

蘇以柔原本黯淡無光的眸子像是燒起了一把火,她舔舔乾裂的嘴唇,“立馬讓人請長風過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蘇長風很快到了,他身上還穿著白色的孝衣,一張過於消瘦的臉十分蒼白,加上他陰冷收縮的瞳孔,他的外表看上去十分恐怖。

蘇以柔嚇了一跳,“長風……”

“姐姐好些了嗎?”

“好些了,你……”

聽到她嗓子暗啞,蘇長風倒了杯水遞給她,“我冇事。”

“姨娘呢?”

“病倒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不意外。

爹爹和姨娘感情很好,現在爹爹突然不在了,還死得那麼慘,入土為安之後又被人強行挖出來,而且還不知道被扔到了哪座荒山上……姨娘當然受不住這個打擊。

她喝了水,火辣辣的嗓子眼才舒服點,她拍拍床榻邊緣,下一秒,蘇長風就在床榻邊緣坐了下來。

“長風,爹爹不在了,以後蘇家就要靠你扛起來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蘇長風眼底爆出精光,“父親最大的心願就是振興蘇家,我一定替他完成這個心願。”

“姐姐相信你可以。”

蘇長風露出個蒼白嗜血的笑容,“在此之前,要先把仇人解決掉。”

“譽王?”

“不。”蘇長風舔了舔嘴唇,像毒蛇嘶嘶地吐著信子,詭譎至極,“譽王先等等,我們暫時啃不下他這塊肥肉,先挑容易下手的解決。”

“你是說……”

姐弟倆對視一眼,同時說出了那個名字。

“蘇星兒。”

“蘇星兒。”

蘇以柔雙眼放光,整個人都來了精神,“長風,你有辦法是不是?”

“蘇星兒的錦園最近是不是多了個叫墨羽的男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倏然抬頭,“你怎麼……”

“我有我的方法,你不用管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點點頭,“確實有個叫墨羽的男人,聽說蘇星兒要在外麵開酒樓,那個墨羽是她招來的人。據說那個墨羽以前是押鏢的,功夫不錯,蘇星兒就讓他留在了錦園。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麼?”

“蘇星兒對他……好像非常信任。”蘇以柔咬著唇說,“昨天,爹爹的人頭就是蘇星兒讓墨羽送到蓮花塢的。”

蘇長風若有所思。

“還有一個事。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王爺很不喜歡這個墨羽,之前還不讓蘇星兒把墨羽留在內院,說不合規矩,但蘇星兒堅持,非要讓墨羽跟著她,為此她還跟王爺吵了一架。”

蘇長風揚眉,“那個墨羽相貌品性如何?”

“品性不清楚,但樣貌倒是個頂個的好,長著一張白白淨淨的娃娃臉,瞧著年齡不大,對誰都笑嗬嗬的,瞧著像小白兔一樣單純無害,但……估計是蘇星兒跟他說了什麼,他冇給過蓮花塢的人好臉色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長風眯起眼。

蘇以柔默默捏緊了拳頭,“王爺現在被蘇星兒迷得五迷三道的,他對蘇星兒維護得很,或許我們可以從這個墨羽身上入手。”

“你什麼都彆做,我自有打算。”

“好。”

蘇以柔默默鬆口氣。

她現在有點怕對上蘇星兒,這幾次在她手上吃虧吃的太多了,而且隻要動手,難免會留下蛛絲馬跡。

上次柳兒給蘇星兒投毒的事兒,王爺雖然冇有追究她,但他心裡肯定也懷疑過她,冇有把握的事情,她是萬萬不敢再出手了。

“姐。”

“嗯?”

蘇長風從袖子裡掏出一張紙條給她,“這個名單你看一遍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一臉狐疑,她打開紙條,看到上麵的名字,她震驚的長大了嘴巴,“這,這是……”

“我在王府裡的暗樁。”

蘇以柔倒抽一口涼氣,“我嫁進靖王府的時間並不長,你怎麼會在王府安插這麼多暗樁?”

“這個你彆管。”蘇長風叮囑她,“把上麵的名字記下來,你若是在王府碰到不好做的事情,可以找他們。”

蘇以柔眼睛倏然亮了。

她看著那一串名單,呼吸漸漸急促起來,有了這些人,她在王府就有可以用的人,再也不是孤立無援的狀態了。

她很快把那些名字記下來,然後把名單銷燬。

“日後靖王府有什麼情況,你也可以通過他們把訊息傳給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說著,蘇以柔又有些遲疑,“長風,你……不會做傷害靖王的事情吧?”

蘇長風眸光一閃,“我當然不會。”

蘇以柔鬆口氣。

她認真叮囑蘇長風,“你要時刻記得,靖王是你姐夫,是姐姐這輩子依靠的男人,不論什麼情況,你都不許做傷害他的事情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蘇長風看著她蒼白失血的臉,“姐,你該回王府了。”

“現在?”

這纔是大早上。

“就是現在。”蘇長風說,“父親已經過世,你留下也冇有意義了,不如早些回去。如今你剛剛為靖王擋了毒針,又剛剛冇了父親,男人對柔弱的女人總會有保護欲,如今你正是最容易博同情的時候。”

蘇以柔明白了。

“我收拾一下,馬上就走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靖王府。

蘇以柔回府後先去了竹園,她認認真真跟楚莫寒賠禮道歉,說昨天她喪父情緒太激動,所以才冤枉了王妃。

她道歉的態度十分誠懇。

楚莫寒見她一身白衣,臉色灰敗,想著她前幾天才為了救他差點命喪黃泉,輕輕歎口氣,“這件事不必再提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是原諒她了。

蘇以柔眼底淚光閃爍。

她就知道,王爺對她是不一樣的。五年,我儘心儘力的照顧這個家,如果失去你,我都不知道以後該做什麼……”冷君臨低頭,冷冷的俯視她。林雙雙壓根不敢跟他對視。她咬住嘴唇,用隻有她和冷君臨能聽到的聲音,小聲說,“老公,爸媽這麼喜歡我,如果我們離婚了,他們會傷心的……我求求你,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保證,我以後再也不管你的事情了,我們還跟之前那樣相處,好不好?”說完,她祈求的看著冷君臨。冷君臨麵罩寒霜,絲毫不為所動。結婚五年,林雙雙對他也有幾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