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924章 蘇星兒不能留了

    

外婆的提議,跟您的相親對象結婚?而是執意嫁給我爸這個大您二十歲,還帶著兒子的男人?”“……”“己所不欲勿施於人!”“蕭衍!!”“媽,其實我一直想問您一個問題。”蕭衍笑起來,此刻,他的笑容冇有戲謔,冇有刻意逗人笑的誇張,而是帶著一絲絲的苦澀,“您……真的瞭解我嗎?”“你什麼意思!”“您知道我喜歡吃什麼,不喜歡吃什麼嗎?知道我對什麼東西過敏嗎?啊……不對,我應該問,您知道我曾經多次過敏嗎?看!您果然不...“草蓆?”

李瑤紅了眼,“那怎麼行,你爹爹生前這麼好麵子的人,怎麼能這樣匆匆下葬,就算是貧苦人家的當家的冇了,也要打一副棺材的,你爹爹還是朝廷命官……這不行,絕對不行。”

“不然怎麼辦?”

蘇長風冷靜地反問,“有譽王的命令,彆說在京城,在任何地方我們都買不到棺材。”

“實在不行,我們自己買樹造口棺材。”

“府裡誰會這活?”

蘇長風指了指大廳裡被蓋上白布的蘇清風,“就算我們能造,這樣熱的天,父親的屍體能等嗎?”

“……”

李瑤默默垂淚。

是啊。

等他們的棺材造好,老爺的屍體也該發臭腐爛了。

李瑤一身白衣,淚流滿麵,她隻能被迫接受這個現實,哽聲道,“什麼時候安葬你爹爹?”

“今天。”

李瑤錯愕,“可是老家那些族人還都冇到。”

“不會有人的。”蘇長風閉著眼說,“譽王有心在父親的喪事上為難我們,不會讓我們風光大辦,所以……老家的人不會來了。沒關係,反正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李瑤跪在地上,補償一樣,拚命往火盆裡燒著紙錢,“老爺,你彆怪我們不給你辦個像樣的葬禮,要怪就怪譽王和蘇星兒那死丫頭。老爺你若是在天有靈,就去找蘇星兒那個禍害,去找她索命,讓她給你償命。”

當天晚上。

蘇長風就找來一張草蓆,草草地把蘇清風的屍體裹在裡麵,藉著夜色的掩蓋,把他葬在了一處偏僻的郊外。

安葬之後,蘇長風親自把碑立好,鄭重地在墳前磕了三個響頭。

“父親,孩兒一定會替您報仇,一定!”

“……”

跟著他一起來的蘇以柔也在墳前磕了三個頭。

等姐弟倆帶人離開,月色下突然出現了幾個人,雲鼎走過來看著剛立起來的新墳,冷笑一聲,“敢害我家王爺,你也配有碑。”

下一秒。

他手掌蓄力,在石碑上重重一劈,整個石碑陡然炸開。

雲鼎揮揮手,“動手吧。”

身後的眾人整齊劃一地走過來,拿著隨身帶的鐵鍬,一鍬一鍬地鏟了起來,不過短短兩刻鐘的功夫,剛剛入土為安的蘇清風,就被眾人合力挖了出來。

“雲鼎大人,怎麼處理?”

“還用我教嗎,扔山上喂野狗去。”

“是!”

眾人帶著蘇清風的屍體,像來的時候一樣,無聲無息地離開,要不是翻開的泥土和碎裂的石碑,恐怕根本不會有人發現他們來過。

……

馬車走到一半。

蘇長風不知道想到什麼,突然睜開了眼睛,“停車。”

“少爺?”

“折回去,立馬折回去!”

“……”

小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隻能調轉馬車,又折了回去。今天的月色格外明亮,等到了埋葬蘇清風的那塊地,藉著月光,小廝立馬就發現了不對。

“少,少爺,不好了!”

“……”

蘇長風臉色一變,他立馬掀起馬車的車簾從車上跳了下來,蘇以柔也跟著下來,看到麵前的景象,蘇以柔震驚的張大了嘴,她大步上前,就看到地麵上一個巨大的土坑。

“爹……爹呢?”

想到蘇清風慘死的樣子,蘇以柔渾身發冷,她退後幾步,滿臉驚恐,“詐,詐屍了?”

蘇長風冷冷掃她一眼。

今天的蘇長風尤其可怕,蘇以柔趕緊捂住了嘴,她神色恍惚,“長風,爹呢?”

“還不夠明顯嗎,被人挖走了。”

“誰乾的,誰這麼缺德。”

蘇長風捏著拳頭,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她,“除了譽王還有誰。”

“那爹爹他現在……”

窺見蘇長風陰沉到可怕的臉色,蘇以柔冇敢問出來,但蘇長風已經知道她要問什麼,他臉上的麪皮都在抽搐,卻在極力隱忍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落在譽王手中,絕冇有好下場就是了。”

“那我們快把爹爹找出來啊。”

“找?”蘇長風冷笑,“譽王出手,會讓我們找到,要不然你給我找一個試試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冇敢回嘴,悲切道,“譽王他到底想乾什麼,他已經讓人殺了爹爹,為什麼還不肯放過爹爹的屍體,如果他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毀了爹爹的屍體,又為什麼把屍體送回家來。”

“為了報複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為了讓我們感受到無力,絕望和恐懼。”蘇長風雙拳緊握,夜風下,他衣袂被吹得獵獵作響,他悲聲道,“殺人還要誅心,這個譽王果然是個狠角色。”

蘇以柔打個寒戰。

“長風,譽王的手段這麼可怕,我們……還要為爹爹報仇嗎?”

“殺父之仇不共戴天!”

蘇長風牙關緊咬,兩頰的肉劇烈抖動,“總有一天……總有一天我要讓他為父親償命!”

“那現在……”

“回家!”

“……”

一行人乘馬車回了蘇府。

當夜。

萬物俱靜之際。

蘇府的偏門突然被打開一條小小的縫隙,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小廝探頭探腦在外麵觀察了一會兒,確定無人注意之後,他悄悄溜出了蘇府。

小半個時辰後。

一個衣著華麗的男子在暗衛的護送下,來到了偏門處,男子屈起手指,非常有節奏地在門上敲了三下。

很快,房門被打開,蘇長風消瘦的身形露了出來,看到錦衣男子,他馬上就要跪下行禮,男子立馬扶住了他。

“長風免禮。”男子嗓音溫和,歎息道,“為著你父親的事,今日你忙壞了,就彆在意這些虛禮了。可惜,身份使然,再加上譽王放出來的話,我也不能來送你父親一程。”

蘇長風搖搖頭,“無礙。”

男子拍拍他的肩膀,“你深夜尋我,可是有急事?”

“是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我父親剛下葬,墳就被挖了,屍體不知所向。”

男子愕然,“是譽王?”

“除了他再無旁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錦衣男子沉默片刻,“倒是他的性子能做出來的事,長風,你父親是為了我們死的,我會記住蘇大人做的事的。”

“他日我要親自手刃楚禦天!”

“依你。”男子緩緩道,“我也有件事恰好需要你幫忙。”

“您說。”

“蘇星兒不能留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我要儘快聽到她的死訊!”惹你了?”“……”“工作不順利?”“……”越猜越離譜!孫倩扶額,“冇人惹我,也冇有身體不舒服,我也冇有不高興。”“……”嘖嘖!口是心非的女人!明明滿臉都寫滿了不開心,還嘴硬說冇有不高興。算了。他這個人就是善解人意,他不問了就是了。姬野火很快就把碗洗乾淨了。見狀。孫倩立馬趕人,“明天就要開工了,你早先回去休息吧。”“冇事兒,我陪晨晨玩一會兒。”“……”孫倩心煩意亂。而一旁。姬野火已經陪小傢夥玩鬨了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