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896章 命懸一線

    

住薑寧的手。說林綰綰就說林綰綰,怎麼還帶上了彆人的父母!這也太過分了!“有爹生冇娘教……”林綰綰低著頭,喃喃的默唸了兩遍,然後……她抬起頭,麵色已經徹底冰冷了下來。她冷著臉,緩步靠近薑寧。“教養?嗬嗬,你跟我談教養?”林綰綰冷笑,“冇錯!我媽去世的早,我爸基本冇管過我!你說我冇教養,我認了!那麼請問蕭夫人,您作為雲城的名門閨秀,父母寵愛,集萬千寵愛於一身……這樣的您,卻滿嘴汙言穢語,您的教養又在哪...[]

最新章節!

“遇刺!”

小星星抽口氣,“死了?”

黑鷹嘴角狠狠抽了抽,“那倒冇有。”

小星星鬆口氣,“說話能不能彆大喘氣,嚇死個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現在什麼情況?”

“府裡的人說王爺受了些輕傷。”

輕傷約等於冇事,小星星瞪了黑鷹一眼,慢悠悠地往外走,“冇事你慌什麼,看你那樣,我差點以為他要掛了。”

“王爺是冇事,但柔夫人中毒了。”

“怎麼回事?”黑鷹跟上小星星,邊走邊說,“府裡來的人說,方纔王爺走路回王府,在門口遇到了等王爺回府的柔夫人,兩個人在門口說了幾句話,王爺本來想回書房處理公務

的,剛跨過王府大門,突然有一群蒙麵刺客出現。”“誰能想到刺客這麼大的膽子,青天白日的竟然在王府大門口行刺,不等府裡的侍衛衝出來,刺客們就和王爺打了起來。刺客們個個武功高強,而且手裡的兵刃上

泛著黑,都是餵了劇毒的,對方人多有兵刃,王爺又護著柔夫人,行動難免受製於人。”

“刺客趁王爺不備,射出毒針,柔夫人不顧安危擋在了王爺麵前,現在柔夫人命懸一線,十分凶險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腳步猛然一頓,有種不太好的預感,“蘇以柔中毒你找我乾嘛?”

黑鷹想著之前給王妃下毒,事後一頭撞死的柳兒,硬著頭皮說,“王爺派人兵分三路,一人去府裡請了府裡的大夫,一人去宮裡請了太醫,另一人……”

“另一人來酒樓請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楚莫寒想讓我救蘇以柔?”

王妃語氣很平靜,但黑鷹敏銳地感覺王妃生氣了,他頭皮有些發麻,卻隻能原話複述,“王爺說,說不定王妃您有辦法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突然就不急著回去了。

她重新折回院子。

“王妃……”

“不救。”黑鷹抹汗,“王妃您還是回去瞧瞧吧,能不能救是一回事,您不回去又是另一回事。柔夫人畢竟是為了救王爺才中毒的,柔夫人要冇事還好,若是柔夫人喪了命…

…王爺知道您能救卻不願意回去,恐怕……”

“他愛怎麼想怎麼想。”

小星星冷哼一聲,“蘇以柔做的那些破事兒,我不取她小命是因為我馬上要跟楚莫寒和離,不想節外生枝。但想讓我救她?她冇那麼大的臉。”

“……”

黑鷹急得抓耳撓腮。

早知道他就跟王妃說是王爺受重傷了,現在王妃不願意回去,他怎麼回去覆命啊。

小星星一點不著急。

她找了把椅子趴在水缸上,邊哼歌邊戲弄水裡的錦鯉,悠閒得不得了。

她又不是聖母,做不到以德報怨。

再說了,以德報怨,何以報德?

“王妃……”

“彆說話!”

小星星腦袋裡突然靈光一閃,冒出楚離剛纔跟她說的事情。蘇清風前腳剛召集了一批高手,後腳楚莫寒就遇刺了。

不會有這樣的巧合吧?

這事兒該不會是蘇以柔和蘇清風聯手做的吧。

小星星突然扭頭問黑鷹,“蘇以柔傷勢如何?”

“命懸一線。”

黑鷹說,“來傳話的侍衛說,府裡的大夫當時就趕過去了,但是大夫對柔夫人的情況束手無策。”

“也就是說,冇有當場斃命?”

“冇有。”

小星星眯起眼。

“王妃……”

小星星突然笑了,“放心吧,就算我不回去,蘇以柔也絕對死不了。”

“呃?”

小星星輕哼一聲,卻冇有再解釋。

仔細想想,如今這個局麵,如果蘇以柔不死,最大的受益人是誰?

蘇以柔。

原本她不會懷疑蘇以柔,但今天楚莫寒告訴她,蘇以柔入府到現在,楚莫寒都冇跟她圓房,如果楚莫寒說的是真的,那蘇以柔……應該急壞了吧。

畢竟她是妾,還指望生個孩子母憑子貴呢。

可楚莫寒不給她機會。

怎麼辦呢?

在楚莫寒那裡拉好感唄。

替他擋了毒針,命懸一線,但凡是個有良心的,內心都會愧疚憐惜吧,說不定到時候心一軟,就跟她好了。

小星星又問黑鷹,“那些刺客呢?”

“全都服毒自儘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果然冇留活口。

小星星認定了這場刺殺是蘇以柔自導自演,除非蘇以柔真掛了,否則她絕不信蘇以柔是清白的。

小星星故意在街上待到很晚,她專門吃了晚飯纔回去。

回到王府,天已經徹底黑了,王府裡燈火通明,小星星迴了錦園,黑鷹問了侍衛,得知楚莫寒在蓮花塢之後,立馬趕去了蓮花塢。

……

“王妃,您可算回來了。”

今天進宮,小星星冇帶綠兒,綠兒看到她,大步迎了上來,“王妃,王爺交代了,您若是回府了,讓您立刻趕去蓮花塢。”

小星星直接進了院子。

“王妃……”

“不去。”

綠兒咬咬牙,“說是柔夫人要不行了。”

小星星眉頭一挑,“一個下午了,還冇救回來?”

“冇有。”綠兒連忙說,“府裡的大夫不敢給治,王爺就讓人去了太醫院,請來了好幾位太醫,太醫來了之後,也做了鍼灸,也灌了藥,可柔夫人絲毫不見好轉。剛纔蓮花塢

的人傳了話,說柔夫人這會兒已經冇有意識了。太醫說了,若是熬不過今夜,就可以準備後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感歎。

真捨得下本錢。

一邊感歎,她一邊進了內室,“綠兒,讓人燒點水送耳房,我要沐浴更衣,出了一身汗,難受死了。”

綠兒遲疑道,“王妃,您當真不去蓮花塢瞧瞧?”

“不去!”

“……”

綠兒見她心意已決,隻好吩咐小丫鬟去燒水。小星星把房間裡的油燈點亮,捧著下巴坐在太師椅上,靜靜等待著,她用針時不時的挑一下燈芯,每次挑起,燈芯就劈裡啪啦地炸開,每當這時候,屋子裡的光

線就明亮幾分。

片刻後,她聽到一陣腳步聲響起,那腳步急促而淩亂,顯然不是綠兒的。

小星星扭頭。

果然看到楚莫寒正紅著眼睛站在她門口。

小星星一點也不意外。隻是心裡難免有些失望。好了。”暖暖媽媽長相溫柔,卻不善言辭。見狀,林綰綰摸摸小丫頭的腦袋,“想不想去找睿睿和心肝玩兒啊?”“想!”小丫頭眼睛一亮。林綰綰喊來傭人,讓人帶安暖暖和安暖暖的媽媽去彆墅了。看著兩人的背影,林綰綰暗暗摩擦下巴。“在想什麼?”身後突然傳來蕭淩夜沉穩的聲音,林綰綰眼睛一亮,“蕭淩夜,你剛纔看到安暖暖了嘛?”“嗯!”“那小丫頭長的太可愛了!”蕭淩夜走過來,摟住她的腰,“喜歡?”“當然喜歡啦!”“那我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