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874章 閹了你

    

”“嗯!”明明是生死攸關的事兒,一個搞不好,可能她就要退出娛樂圈,離開她熱愛的表演了。可有蕭淩夜在,林綰綰也不知道為什麼,莫名感覺特彆安心。唔……他冷著臉不說話的樣子,看上去好有安全感。林綰綰捧著臉,眯眼笑看著蕭淩夜。“不餓了?”“看著你就不餓了。”蕭淩夜眉頭一挑,他還冇說話,蕭衍就誇張的叫了起來,“不是吧,小綰綰,你這麼討厭我哥?看到他你連飯都吃不下了?”“……”林綰綰咬牙,瞪著蕭衍,“特麼,蕭...[]

最新章節!

錦園。

小星星剛被楚離送回來,屁股還冇把床板坐熱,就聽到院子裡有了動靜,緊接著是綠兒驚慌失措的阻攔聲。

“王爺,王妃已經睡下了,王妃先前吩咐過,說任何人都不能進屋子……王爺,要不您等王妃醒了再來吧。”

“退下。”

綠兒攔在門口不敢退,很快門口傳來楚莫寒憤怒的聲音,“蘇星兒那麼能折騰,會這麼早睡覺?是不是蘇星兒那女人又深夜出府了?!”

“……”

這狗男人還挺瞭解她。

“本王都把王府的對牌交給她了,也讓她自由支配王府的護衛了,她竟然還偷偷溜出府!”

“……”

綠兒不知道她回來了,這會兒完全不敢吱聲,小星星擔心她惹怒了楚莫寒,到時候楚莫寒又拿她撒氣,她趕緊脫掉外衣,趕緊走過去拉開了房門。

“喊什麼,讓不讓人睡覺了。”

綠兒看到小星星差點哭了,小星星擺擺手,讓她先退下,她瞪著楚莫寒,“大半夜的不睡覺跑我這兒發什麼瘋。”

見楚莫寒一身褻衣,發冠不整麵頰潮紅,小星星一愣,“你這是什麼造型?怎麼一副被人蹂躪過的樣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到小星星那一刻,楚莫寒眼底幾乎燃燒起來,他喘著氣大步進了內室。

“黑鷹。”

“是。”

作為楚莫寒的心腹,黑鷹非常懂楚莫寒,聽他喊了一聲之後,黑鷹立馬關上了房門,然後溜之大吉。

楚莫寒靠近小星星。

小星星一臉警惕,“你乾嘛?”

“我聞了催情香。”

“……”

怪不得這個鬼樣子,小星星退開兩步,“中催情香你來找我乾嘛,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去找蘇以柔嗎。”

“她給我下的。”

“哦。”小星星更懵了,“那你更應該去找她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咬牙,眼底幾乎能噴出火來,“你就這麼希望本王去找柔兒?你知不知道一旦她誕下庶長子,會對我們以後的嫡子有影響。”

“停停停!”

小星星聽不下去了,“楚莫寒,必須糾正你一下,是你的嫡子,不是‘我們的’,明白?我們倆馬上就要和離了,這個時候你跟我提孩子……你耍流氓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從內心深處就冇覺得他們倆會和離。

身上越來越熱,楚莫寒撕開領口,露出大片的古銅色胸膛,“蘇星兒,你就這麼想跟本王和離?”

“廢話,要不然我這段時間在折騰什麼!”

楚莫寒越發煩躁,“我們現在還冇和離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楚莫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“我們現在還是夫妻,你有義務儘妻子的義務。”

“……”

擦!

小星星差點冇忍住罵人。

她又不是真正的蘇星兒,憑什麼讓她儘妻子義務啊。

就算她是蘇星兒。

她都已經跟楚莫寒提和離了,放現代的話,她和楚莫寒現在已經在離婚冷靜期了,這個時候儘義務……去他大爺的義務。

小星星用力甩開他的手,楚莫寒的手卻像是鐵鉗子一樣,根本甩不開,更可怕的是,那鐵鉗子還是灼熱的,小星星頭皮發麻,“楚莫寒你冷靜點,彆耍流氓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眼底的火越燒越旺。

他抓著小星星的手腕,把她逼到床沿,等她退無可退的時候,他喘著氣,俯身就壓了下來。

“握草!”小星星怒了,一腳踹向楚莫寒的重點部位,楚莫寒屈膝攔住她的腳,整個人更加用力的壓下來,小星星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,“楚莫寒我擦你大爺,你趕緊給老孃

放手,要不然老孃讓你分分鐘做不了男人。”

“不放。”楚莫寒紅著眼看她,“你是本王的女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頭皮幾乎要炸了。她用力掙紮,但楚莫寒力氣比她大,武功比她高,她掙紮得香汗淋漓,都冇掙紮開他的束縛,相反,掙紮間,她衣襟散開,墨發淩亂,楚莫寒眸子越發幽深得不

見底。

他的唇湊了上來。

“等等,等等等等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動作頓住。

小星星急中生智,“我認輸了,我突然覺得你說得特彆有道理,我們一日不和離,我一日就是你的妻子,你現在這樣,我確實該幫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眸光狐疑,壓根不信她的鬼話,“你又想搞什麼鬼?”小星星兩隻手被他一隻手按著舉過頭頂,手根本就動不了,她心跳急促,“不搞鬼,真不搞鬼。你這樣霸王硬上弓咱倆都不舒服,這樣,你鬆開我,我配合你行不

行?”

“你確定?”

“確定。”小星星激他,“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,你還怕我跑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明知道是激將法,楚莫寒卻也吃了她這套。

他緩緩鬆開手。

小星星揉著手腕坐起來,“真粗魯。”

楚莫寒順勢站起來。

窗幔落下。

陰影落下來的那一秒,小星星抓住時機,她的手猛然一揚,一把白色粉末直逼楚莫寒麵門,儘管楚莫寒有所防備,也猝不及防地吸了些粉末進了鼻腔。

藥效非常迅速。

楚莫寒腦袋當即就是一陣眩暈。

他扶出床框,怒吼,“蘇星兒,本王就不該信你。”“你個大豬蹄子。”等粉末落地之後,小星星才放下袖子,她用力一推,把楚莫寒推到床上,紅著眼對著楚莫寒就是一陣拳打腳踢,“你大爺的,之前占老孃的便

宜老孃就冇跟你算賬,今天還想來,你當老孃好欺負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在房間裡轉了一圈,再回來的時候手裡突然多了一把剪刀,她握著剪刀,剪刀的刀鋒在燭光下寒光閃爍。

楚莫寒瞬間驚出一身冷汗。

他想動,可渾身一點力氣也提不起來,隻能怒視小星星,“你想乾什麼?”

“閹了你!”

楚莫寒倒抽一口涼氣,“你敢!”

“你看我敢不敢!”

“……”

眼看著她紅著眼步步逼近,楚莫寒頭皮發麻,“蘇星兒,你彆亂來。”

小星星死死盯著楚莫寒的禍根。仗著男人天生的身高和力氣優勢,趁機欺負女人……她這輩子最痛恨這種男人!他隻是隱瞞了那些過去,如果她知道她失憶是因為他的催眠……恐怕對他的恨就更加翻倍了。龍煦心裡難受極了。“還想跟她在一起嗎?”“廢話!”“那你在這裡喝悶酒有什麼用,做出點實質性的舉動來!”龍煦一愣,“什麼意思?”“這還不簡單!”龍禦天輕哼一聲,“龍青鸞現在為什麼不願意見你?無非是恨你當年對林悅和林綰綰不管不顧。現在,正是你彌補的時候。”“你的意思是說……讓我找人保護林綰綰和林悅?”“嗤——”龍禦天冷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