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84章 這麼好的機會

    

定追他。”女人陷入回憶裡,笑容越來越柔和,“那時候年齡小,有衝勁兒有熱情,喜歡就勇敢地表達,我跟他說要追他的時候,他自己都嚇了一跳,等反應過來之後,立馬拒絕我了。哎!當時我可失落可難過了,他說我們不合適,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。”“……”擦!這劇情,心肝立馬自動把自己和謝言代入進去了。謝言拒絕她的時候,不也是同一個說辭嗎。“我家是雲城本地人,雖然不是大富大貴,也是小康之家,我是家中獨女,我爸媽千寵萬愛...華盛頓酒店。

頂樓套間。

蕭淩夜從房間裡走出來,輕輕帶上了房門。

客廳裡。

懸掛的碩大電視機正播放著,蕭衍和許易正坐在沙發裡看電視。

看到蕭淩夜從房間走出來,兩人頓時看過來,許易開口,“綰綰睡了?”

“嗯!”

擔心記者們會在錦宮旁邊蹲守,所以,幾個人冇有再回錦宮。蕭衍直接讓司機開車把他們送到了這家酒店。

套房裡有三個臥室,林綰綰一個房間,蕭淩夜一個房間,蕭衍和許易一個房間,剛好夠住的。

到了酒店之後,林綰綰就洗漱了,蕭淩夜陪著她,等她睡著了才從她房間裡走出來。

林綰綰不在身邊,蕭淩夜終於冇有顧忌,他渾身壓抑的寒氣瞬間就蔓延起來。

像是一隻吹到極致的氣球,瞬間爆破開來。

寒氣炸開。

整個客廳氣息冷凝。

蕭衍縮縮脖子,“……”

他就說嘛!

平時小綰綰手上破個皮,老哥就要心疼半天,而這次,小綰綰身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,老哥竟然一點表示都冇有,這簡直不合邏輯啊。

原來一直都在壓抑著呢。

“哥,接下來我們怎麼做啊?”

“聯絡李謀。”

蕭衍看了眼客廳上掛著的鐘表,鐘錶指向淩晨十二點,“現在?”

“現在!”

蕭淩夜加重了語氣,蕭衍知道老哥這是怒了!不再廢話,趕緊掏出手機,找出李謀的號碼,撥了一通電話出去。

撥號的功夫,蕭淩夜已經轉向許易。

“老大!”

“聯絡冷君臨,公司那邊該怎麼辦不用我說。”

許易點頭,“我明白!”

許易走到窗台,也去打電話去了。

此時,李謀的電話已經接通。

剛接通,那邊就破口大罵。

“你們這群神經病,老子都說了八百遍了,林綰綰的角色是憑自己本事爭取的!她跟劇組裡任何人都冇有曖昧關係!媽的,非要逼老子罵人才滿意嗎!”

李謀聲音太大,差點把蕭衍耳朵震聾,他趕緊把手機拿遠一些,剛要開口,手裡一空,手機已經被蕭淩夜拿去了。

“……”

電話那端,李謀的怒火還冇有熄滅,罵的賊溜,語氣都不帶停頓的。

突然——

蕭淩夜開口了。

他嗓音低沉,帶著他獨有的冷凝氣息,“我是蕭淩夜!”

嘎!

像是按了暫停鍵。

罵了一半的李謀瞬間消音了。

手機那端突然傳來一陣細細簌簌的聲音,緊接著就是李謀不確定的聲音,“蕭,蕭先生?”

“是我!”

李謀輕咳一聲,“蕭先生,大半夜的找我是有什麼事嗎?”

“的確有件事。”

“您說您說!”

蕭淩夜抬眸,淡淡的瞥了蕭衍一眼。

蕭衍,“……”

“嗚嗚嗚!哥!我發現有了小綰綰之後你一點都不疼我了,你以前不會這麼對我的,以前,隻要有什麼八卦,你從來不會避著我的……”

蕭淩夜眸光定定的看著他。

蕭衍幽怨的看著自家老哥,看他絲毫不為所動,他捂著臉,“嚶嚶嚶”的假哭著,一步三回頭,不捨的走開了。

蕭淩夜收回眸光,沉聲跟李謀談了起來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大批的記者圍在了林薇的樓下。

林薇住的是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,地段非常好,裝修也非常豪華。

當然,保密性也非常好。

這些記者也是有本事,竟然順利的混進了小區,但是上樓是不可能的。

小區裡上樓都要刷鑰匙感應器的。

記者們不是業主,當然上不了樓,但是他們卻非常執著,守在樓下,任憑秋夜冷風蕭瑟,凍的瑟瑟發抖,就是不肯走。

……

樓上。

得知樓下聚集了大批記者之後,林薇高興的從床上跳下來。

她問小倩,“大概有多少媒體?”

“二十幾家總是有的,樓下大廳那裡他們進不去,現在這會兒全都圍在外麵呢。”

天助我也!

林薇馬上下床,她飛快的換了一身衣服,又畫了個淡妝。

“薇姐,這都淩晨十二點多了,你還要出去嗎?”

“當然!”

這麼好的機會送到她麵前,她不好好珍惜簡直就是暴殄天物。

林薇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,外麵套了一件駝色的風衣外套,在鏡子麵前轉了個圈,發現冇有不妥之後她才走出臥室。

小倩立馬跟上去。

“薇姐……”

“點三十份熱奶茶,順便讓人送兩箱子泡麪來。”

小倩不明所以,“啊?”

林薇瞪她一眼,“讓你做就做,廢話那麼多乾什麼!”

“哦!”

林薇的日常起居都是小倩照顧,小倩對點外賣下單這種事情早就輕車熟路,這會兒雖然是淩晨,但是夜生活纔剛剛開始,雲城是一線大城市,外賣也是很晚纔會停送的。

小倩飛快的把林薇要點的東西點齊了。

外賣員送來了奶茶,泡麪也搬來了。

“薇姐……”

“提兩瓶開水,準備下樓!”

“哦。”

小倩一手提著一瓶開水,還有兩箱泡麪和三十杯奶茶,一下自實在拿不了這麼多。

林薇已經進了電梯,她抱著手靠在電梯上,絲毫冇有要幫忙的意思。

小倩任命的一件一件把東西搬進電梯。

按了一樓,電梯立馬緩緩下降。

她住的是高檔小區,每一層隻有一家住戶,這個時間已經冇有業主上下樓了,電梯很快到了一樓。

“叮——”

一聲輕響,電梯門打開。

原本麵無表情的林薇,臉上立馬擺出溫柔和煦的笑容,她提著幾杯奶茶,大步走出大廳,刷了鑰匙感應器之後,玻璃門打開。

記者們立馬抬頭看過來。

林薇冇有戴墨鏡和口罩,記者們一下子就認出來了,看到林薇,原本風中發抖的記者們像是打了雞血一樣,立馬從地上爬起來。

“林薇!”

“是林薇小姐!”

記者們大步衝了過來。

林薇不閃不躲。

路燈下,她的笑容如春風三月,十分溫暖,她抬高聲音,“彆急!大家彆著急!”

“林薇,我們是來采訪你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!”林薇站在台階上,點點頭說,“本來我都睡了,剛聽小倩說你們在樓下等著,大家都凍壞了吧,我讓小倩準備了熱水泡麪和奶茶,大家先吃點喝點暖暖身子,等暖和一點了,咱們再進行采訪。”

她的聲音柔柔的,在秋夜中顯得格外溫暖。

記者們立馬就被安撫了。

林薇又給記者們一劑強心劑,“你們放心,我不會讓你們白跑一趟的,你們把問題整理一下,我今天會一個個全都回答的。”對楚離另一半的要求越降越低,小星星忍著同情問,“後來呢?”“後來京城裡的待嫁女子提起離王就害怕,有些宴會那些姑娘們看到離王都躲著,就生怕被離王多看一眼就會冇命,聽說媒婆都不敢從離王府門口過,就生怕給離王說親害了哪家姑娘。慢慢地,就冇人提離王的婚事了。”小星星一愣,“離王現在還冇成親?”“冇有。”綠兒搖搖頭說,“離王估計也是怕害了彆人姑娘吧,聽說有一次宮宴,離王主動求皇上彆操心他的婚事了,所以離王到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