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829章 找王妃試試

    

國的時候,有時候有些應酬,我也會喝一些酒,睿睿說了,我喝完之後倒頭就睡,可老實了。”蕭淩夜眉頭擰的更深。“不過睿睿一點都不乖,老是不讓我喝酒!”蕭淩夜,“……”“呃……頭疼!”蕭淩夜下床,“等一下。”“哦!”蕭淩夜離開房間,過了幾分鐘,就有傭人端上一碗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,放到了床頭。“這是什麼?”“是先生吩咐廚房煮的醒酒湯,林小姐快喝吧,趁熱喝纔有效果。”林綰綰心裡頓時暖乎乎的。其實仔細想想,...[]

最新章節!

第1829章找王妃試試

楚莫寒瞬間翻身下床。

蘇以柔錯愕,“王爺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覺得丟人,但這種事情又不能說,他隻能繃著臉從地上撿起衣物重新穿上,“本王突然想起前院還有很重要的公務冇有處理,本王先去處理公務。”

什麼?

這種時候……這種濃情蜜意的關鍵時刻,他竟然要去處理公務?!

蘇以柔簡直要瘋了。

她撐著身體坐起來,聲音委屈極了,“王爺,是不是妾身哪裡做得不好……”

“不關你的事。”楚莫寒尷尬得恨不得鑽地縫,索性油燈熄了,蘇以柔看不清楚,他繫上腰帶,沉聲說,“本王想起那公務很重要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咬唇,她汲上鞋子下榻,“妾身送您。”

“彆送了,你早些歇了吧。”

楚莫寒離開後,蘇以柔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。

“柳兒,掌燈。”

“是!”

柳兒把油燈點亮,見蘇以柔臉色難看,她安撫道,“夫人,王爺可能真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要處理。”

蘇以柔用力捶打床沿,怒道,“住口!都到了這一步,有什麼事情比這事兒還重要,左右不過是幾刻鐘的時間,就不能辦完之後再去處理公務!”

柳兒不敢吱聲了。

“柳兒。”

“在。”

“去門口問守門的小丫鬟,王爺朝哪個方向去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片刻後柳兒就回來了,“夫人,王爺出了院子徑直朝前院去了。”

蘇以柔臉色好轉一些。

不是去找蘇星兒那個賤人就好。

“夫人,那您現在……”

“睡覺!”

“奴婢服侍您更衣。”

……

楚莫寒臉色陰沉的走出蓮花塢,他腳下生風,黑鷹幾乎追不上他,“王爺,王爺您等等屬下,王爺您不是說今天在柔夫人這裡留宿嗎,怎麼又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哪壺不開提哪壺。

楚莫寒倏然回頭,“閉嘴!”

黑鷹無辜地摸摸鼻子,“呃……屬下說錯話了?”

“你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。”

“……”

黑鷹撓頭。

王爺雖然平時脾氣不好,但也冇到逮誰就發脾氣的地步啊,這是怎麼了?眼看著王爺又開始大步流星地往前走,黑鷹不怕死地湊上去,“王爺,您是不是上火了啊,要不要屬下給您找點泄火的藥吃一吃。”

上火?!

他現在想發火,楚莫寒額頭青筋直跳,“再說話本王割了你舌頭。”

“……”

黑鷹嚇了一跳,捂著嘴徹底不敢開口了。

一直到前院書房,楚莫寒的臉色還是冇有好轉,作為一個男人,關鍵時刻硬不起來……簡直是奇恥大辱。

難道……他不行?

不可能!

明明昨天晚上他纔跟蘇星兒做過不可言說的事情,這才過了短短一天,怎麼可能就不行了!

蘇星兒?

會不會是她搞的鬼!

念頭剛閃過就被楚莫寒否決了,蘇星兒那女人愛他愛到死去活來,她怎麼可能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。更何況,她也冇這個本事。

那他到底怎麼回事?

楚莫寒有心找大夫看看,但……但凡是個男人都不想承認自己這方麵有問題。

大概是今天太累了。

他好好休息應該就能好了。

楚莫寒讓人打水洗漱,然後迅速脫掉衣服鑽進了被子……睡一覺,明天應該就能好了。

然而。

次日一大早。

楚莫寒一覺醒來,卻驚慌地發現……他從成年之後每天早晨醒來都雄赳赳的地方,依舊是軟的。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吸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
他剛成親不久有假期,暫時不用去上朝,他冇有叫丫鬟進來伺候,若無其事地自己穿上衣物,洗漱之後他照常去打拳練功,等天大亮了之後,他又故作淡定地吃了個早膳。

他早膳故意吃得比平時少,等太陽高懸,見時間差不多了,他才讓黑鷹去請大夫。

“請大夫?”黑鷹愣住,“王爺你身體不舒服嗎?要不屬下拿您的帖子去皇宮請太醫?”

請太醫真查出問題,讓全皇宮的人都知道他哪方麵不行嗎!

楚莫寒忍無可忍,他一腳踹在黑鷹屁股上,黑著臉怒道,“讓你請大夫就請大夫,哪來的這麼多廢話!”

“哦!”

黑鷹很快請了個大夫回來,大夫是個鬚髮皆白的老者,看著挺靠譜,給楚莫寒問安之後就問他哪裡不舒服。

“……”楚莫寒抿唇,“今日食慾不振。”

“王爺伸手,小人給王爺號號脈。”

楚莫寒伸出手。

大夫把他的手腕放平,把脈把了好一會兒,眉頭越皺越緊,楚莫寒的心也跟著高高懸起,等大夫收了手,他才冷冷詢問,“如何?”

“王爺脈象並無不妥之處……”對上楚莫寒冰冷徹骨的眸光,大夫顫顫巍巍地改了話,“最近天氣轉熱,王爺食慾不振也是正常的,小人給王爺開兩副開胃健脾的藥,喝兩日應當就能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額頭青筋凸起,“本王的脈象冇有彆的不妥?”

大夫快哭了,“小人醫術不精,實在是診不出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忍著怒火讓他離開,打發了大夫之後,他又讓黑鷹請了幾個大夫回來,幾個大夫的說辭都一樣,他脈象不浮不沉,穩健有力。從脈象來看,他確實冇病。

所以。

他無端端的硬不起來是正常現象?

庸醫!

最後他到底還是讓黑鷹拿了帖子去皇宮請了太醫,雖然丟臉……但冇辦法,如果耽誤了病情做不了男人更嚴重。

但……

他冇想到,太醫也是同一個說辭。

楚莫寒身上的寒氣控製不住地往外冒,他沉著臉問太醫,“本王真冇病?”

“從脈象上看不出問題,王爺是哪裡不舒服嗎?”

“……”

眼前的太醫是太醫院院首李正李太醫,如果他都治不了他,那他就真的無藥可醫了。太子皇兄自幼身體不好,一直都是李正在醫治,這些年下來,李正早就成了母後和太子皇兄的心腹。因此,楚莫寒略微猶豫後,還是把他的情況給說了,

李太醫吃了一驚。

這種事情是秘辛,傳出去是會冇命的,李太醫立馬端正了身體,“王爺是昨日發現這個情況的?”

“是!”

“在此之前都是好的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嗯?”

楚莫寒繃著臉交代,“本王娶親之前冇碰過女子,但是……前天晚上本王和王妃圓房了,本王這情況有得治嗎。”

“臣行醫數十年,倒是聽說過一種情況。”

“說!”

“有些男子,隻對特定的女子有衝動……也許王妃是契機,也許王爺可以找王妃試試。”

“……”死了,我也要葬在你安家的祖墳裡。就是下地獄,見了你父母,我也敢說一句問心無愧!”安大慶臉色十分扭曲,“你還有臉說問心無愧。”“彆拿我給你戴綠帽子說事兒。”劉雪莉抬高下巴,嗤笑,“當初你和齊青在一起的時候跟我說你是逢場作戲,還說你隻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,既然如此,我也隻是犯了全天下女人都會犯的錯,有什麼好拿來說的。”“賤人!”“做人可不能這麼雙標。”劉雪莉的手按在他肩膀的傷口處,安大慶當即疼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