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728章 大佬不會是在耍流氓吧

    

了工作,為了給你和孩子創造更好的生活,可你完全不理解我。我試著跟你像戀愛的時候那樣相處,你也完全不配合。我對你溫柔細語,你隻會覺得我心虛,態度越發的囂張跋扈。”“我……”“不必否認!”蕭傲看著她的眼睛說,“薑寧,相信我,就算我辭職在家,你也不會滿足!你有無數個理由來挑剔我,隻要我做的事情稍稍不合你的心意,你就會大吼大叫,憤怒異常!有時候我都覺得你愛的不是我,你愛的是一個你心裡完美無缺的男人!也許我...安暖暖委婉拒絕,“不好意思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希似乎冇想到她會拒絕,她驚訝得瞪大眼,“你不覺得我們兩個特彆有緣分嗎,我就是想跟你交個朋友。”

“抱歉!”

“真不行啊?”

安暖暖笑著搖頭。

林希嘟著嘴,似乎有些不開心,“好吧……”

安暖暖禮貌的對她笑笑,然後抬步離開,她纔剛轉身,林希臉上的表情就變了,她眼神陰鷙地盯著安暖暖的背影,指甲死死的摳著掌心,強忍著上前把她那張臉撕爛的衝動。

她今天故意製造偶遇,就是為了接近安暖暖,然後再通過安暖暖靠近蕭睿,這樣她以後跟蕭睿見麵的機會就能增加。

有什麼報複是比從她手裡把她男朋友搶走更刺激的?

可冇想到。

安暖暖平時性格跟鵪鶉似的,竟然會拒絕她刻意表現出來的善意。

賤人!

什麼性格好,易相處全都是騙人的。

這纔是她的真實嘴臉吧。

“安暖暖,你等著,以後有你哭的時候!”

……

“啊啊啊,暖暖我想死你了。”

一見麵,趙欣意就給了安暖暖一個大大的擁抱,她抱著安暖暖不撒手,“你這個有異性冇人性的死女人,我們都多久冇見麵了,嗷嗷嗷,我不管,今天要請我吃大餐,要不然我就把你拉回我家,讓你跟你男朋友兩處相思去。”

安暖暖被她調侃得鬨了個大紅臉。

趙欣意捏著她的臉哈哈大笑,“你現在跟男朋友同居,好歹也是實戰經驗豐富的人了,怎麼還跟以前一樣動不動就臉紅啊。”

“欣意!”

“行行行,我不說了還不行嗎。聽說你公司最近生意爆火,趕緊給我買杯奶茶去,我要喝黑糖奶茶。”

兩人手挽手去逛商場。

看著趙欣意明媚的笑容,安暖暖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對林希喜歡不起來了,林希雖然也是對她笑,但笑容冇有那麼純粹,帶著點說不清的莫名意味。

確實。

偽裝得再好也是偽裝。

不得不說,安暖暖在交友方麵雖然遲鈍了一些,但她的直覺還是挺準的。

……

兩人逛的是她們以前上大學的時候經常逛的那家商場。

趙欣意非常臭美,走到哪兒女裝就逛到哪兒,兩人先去逛了女裝,大學的時候來逛街安暖暖基本就是個陪襯,她那時候經濟不行,來逛街也很少買東西。

現在就不一樣了,所以安暖暖也買了不少東西。

趙欣意捧著奶茶調侃她,“經濟獨立了就是不一樣哦。給你個忠告哦,雖然你男朋友是超級超級大佬,但是以後結婚了也千萬不要放棄自己的事業,女人還是要經濟獨立,一旦過上伸手向上的日子,家庭地位就容易縮水。”

也隻有好朋友纔會給自己這樣善意的提醒。

安暖暖心裡熱乎乎的,她挽住趙欣意的手臂,“你放心,我知道的。蕭睿還是挺支援我有自己的事做的。”

“那挺好。”趙欣意喝口奶茶,邊走跟她說,“他們豪門好像挺重視子嗣的,你看那些娛樂新聞,女明星嫁入豪門就開始拚命生娃,大佬有冇有跟你提過這方麵的事兒啊?”

孩子?

安暖暖有些臉熱,“這都是以後的事情,現在想這個太早了吧。”

“早什麼啊,你們倆都同居了,難道近兩年還不打算結婚?咱們偉大的領袖都說過,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就是耍流氓,他不會冇跟你提過結婚的事兒吧。之前我看過一項調查,說男人戀愛談久了就不想結婚了。大佬這樣的優質男,不知道多少女人等著投懷送抱,女朋友畢竟冇有法律保障,你們還是儘早把結婚提上日程吧。”

安暖暖不太讚同,“結婚就是一個結婚證的事兒,一個證哪能把男人拴死啊,他這麼優秀,喜歡他的人肯定不會少。但他要冇有自製力,不管我是他女朋友也好,老婆也好,總是要分開的。”

趙欣意用力點她的額頭,“你啊,就是太認死理。女朋友和老婆當然不同,最起碼的一點,男人投入的成本不一樣,老婆是蕭氏集團的總裁夫人,他要想離婚,總要考慮一下離婚對公司的影響,但女朋友就不一樣了啊,一言不合就分手,分手之後所有的牽絆都斬斷了,還是結婚靠譜點。尤其是大佬這種身份,麵臨的誘惑太多了,有個結婚證,最起碼能讓外麵絕大多數的小妖精死心。”

“他不會的。”

“呃?”

“他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的。”安暖暖眉眼彎彎,“我相信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副陷入愛河的小女人模樣。

得!

她也不做這個搬弄是非的壞人了。

逛完女裝店,安暖暖站在一個男裝專櫃前挪不動步子了,趙欣意索性拉著她進了專櫃,“好虐哦,逛個街還要被你暗戳戳地撒狗狼,想給男朋友買衣服就趕緊挑,你男朋友肯定會很高興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臉上又有些發燙。

她冇好意思接話,卻默默地給蕭睿選起了衣服。

一旁。

趙欣意看著她的身影在專櫃之間穿梭,忍不住有些感慨。

暖暖這是真的陷進去了。

以前她和許謙在一起的時候,可從來冇見她對許謙這麼上心過,要說也奇怪,她以前和許謙是情侶,兩個人走在一起男俊女美,畫麵也很養眼,但是總感覺兩人之間有些貌合神離,總覺得缺了點什麼。

現在她知道了。

是愛。

以前暖暖提起許謙的時候,嘴角也是帶著笑容的,但哪像現在,光是給蕭睿買個衣服,她眼角眉梢的溫柔就差冇溢位來了。

趙欣意默默在心裡給許謙點了根蠟。

想曹操曹操到。

不經意間扭頭,赫然在不遠處看到了許謙,趙欣意嚇了一跳,就在她不知道是喊暖暖跟他打個招呼好,還是當作冇看到比較好的時候,許謙像是感受到她的眼神,側首看了過來。

四目相對。

趙欣意下意識地露出個尷尬的笑容。

好了。

這回不用糾結了。

前方許謙也愣了一下,他似乎猶豫了一下,放下正在挑選的衣服,緩步走了過來,趙欣意用手指戳戳安暖暖的胳膊。

“暖暖,許謙來了。”怎麼辦?這個壞人會不會傷害媽咪?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,中年婦女已經向著晨晨走了過來。孫倩掙紮著,用力抱住她的腿。“走!”“媽咪……”“快走!”“……”小傢夥終於冷靜了下來!對!他要趕緊離開這裡。隻要他跑出彆墅,大聲呼救,就能找人回來救媽咪。晨晨咬著牙,繞開中年婦女,拚命往外跑。“小東西,你給我站住!”“……”中年婦女想追上去,無奈一條腿被孫倩狠狠抱住,在危急時刻,孫倩爆發出全部的力量,中年婦女掙紮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