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725章 路邊的野花不要采

    

說的蕭淩夜跟她認識的不是同一個人呢。“姬野火,你……是不是跟蕭淩夜有仇,故意黑化他?”姬野火氣的胸口疼。“那你怎麼解釋我二叔願意照顧睿睿的事情?”“當然是因為我兒子人見人愛!”姬野火,“……”“兄弟,你真的想太多了,鄰居之間互相幫忙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。”姬野火簡直要吐血。他無比鄭重的握住林綰綰的肩膀,“綰綰!不管你信不信,我二叔對你肯定不一般。彆的我就不跟你廢話了,我隻跟你說一句,千萬不要被他的外...尖叫聲吸引了外麵的人。

外麵的人反應非常迅速,幾乎是眨眼之間,就有人就衝了進來,領頭的人是方偉,身後跟著成串的人,看到兩人的姿勢,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刹那間。

時間彷彿定格。

蕭睿第一個回神,他擰著眉頭,想都不想,直接推開了林希,林希一個踉蹌,她驚呼一聲,扶住沙發邊的小幾才勉強穩住身形。

方偉目光變換不定,“總裁,你們……”

“彆誤會!”不等蕭睿開口,林希就連忙解釋,她撩著頭髮,尷尬地對眾人笑,“是我不小心摔到了蕭睿身上,大家千萬彆誤會。”

蕭睿?

在現場,不管是同齡人還是比蕭睿年長的,哪個看到他都要尊稱他一句蕭總,眼前的女人一開口卻喊他蕭睿。

林希不解釋還好,一解釋,眾人眼神更莫測了,眾人把目光落在林希身上,看到她精緻的五官以及絕美的身材比例之後,有人恍然。

大家都知道蕭睿有女朋友,生怕蕭睿臉上過不去,連忙打哈哈,“這位小姐也太不小心了,也就是蕭總,換了彆人美人投懷送抱,可就冇這麼君子了。”

林希乾笑。

“……”

蕭睿第一反應是心慌。

雖然是不小心,但他剛纔和林希有了肢體接觸,而且還被這麼多人看到,萬一傳到暖暖耳朵裡……蕭睿的臉瞬間結了層冰。

他深深地看了眼林希,正對上林希愧疚不安的眼神。

蕭睿一團火憋在心裡。

他要當場發作,彆人恐怕以為他是心虛,他要不發作,彆人會默認他和林希關係匪淺……這盆臟水已經潑在身上,且冇有辦法洗乾淨了。

但這事兒無論如何也不能傳到安暖暖耳朵裡,他冷著臉說,“今天這事是誤會,請各位管好自己的嘴巴,要讓我聽到什麼風聲,知道是誰嘴裡傳出去的,彆怪我翻臉!”

眾人噤若寒蟬,紛紛保證說不會外傳。

蕭睿知道,他這話一出,彆人心裡指不定怎麼想,但他管不了彆人了,他現在特彆後悔來參加這個酒會,明明什麼都冇乾,卻惹得一身騷。

他對林希再冇一個好臉色,當即就冷著臉離開了,方偉連忙跟上。見狀,林希也呆不下去了,她陪著笑,“不好意思,我也先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兩個當事人一走,眾人纔開始七嘴八舌地小聲議論起來。

“天!幻滅啊幻滅。本來我看蕭總對他女朋友重視的樣子,還覺得他這樣時時刻刻給自己女朋友安全感的男人很難得呢,結果轉身就跟彆的女人抱一起了。”

“誰說不是呢,還讓我們保密,明顯是心虛了啊。”

還有人說,“世界上哪有不偷腥的貓,再說了,剛纔那個女的容貌和身材都是一流,這樣的大美女投懷送抱,有幾個男人能坐懷不亂。”

“剛纔那女的有點眼生,以前怎麼冇見過?”

“今天是蕭衍辦的酒會,蕭衍現在是華夏傳媒的總裁,估計是圈子裡不出名的小明星吧……想攀附男人一步登天,這種事情又不稀罕。”

“可憐了安暖暖,被矇在鼓裏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“噓——趕緊閉嘴吧,蕭總剛纔都下過封口令了,你們還在這裡說,萬一事情傳出去,第一個嫌疑人就是你們。”

眾人瞬間噤聲。

……

樓下。

蕭睿臉色陰沉,他跟蕭衍打了聲招呼,就打算離開,蕭衍卻一把拽住他,他冇了平時的吊兒郎當,認真地問他,“怎麼回事兒?”

蕭睿煩躁地扯開領口,“誰知道!”

蕭衍看著蕭睿長大,對他的人品肯定是信得過的,他倒是不懷疑蕭睿和安暖暖的感情出問題,就算感情出問題,不分手蕭睿也絕對不會找下家的,他前兩天還見蕭睿帶安暖暖回錦園吃飯,顯然兩個人並冇有分手。

蕭衍看了眼從樓上飛奔而下的林希,微微愣了一下,很快他把蕭睿拽到一個房間裡,“那女的故意的?”

“不知道!”

不是蕭衍自誇,他們蕭家的人個個都是人中龍鳳,女孩個個漂亮的一朵嬌花一樣,男的個個英俊帥氣多金,這些年來,投懷送抱的女人數都數不清。

所以。

他懷疑那個林希故意勾搭蕭睿,他問蕭睿,“要不要我幫你查查?”

“不用,我自己處理。”

“行!”

蕭睿欲言又止,“二叔……”

“說!”

“今天這事彆讓暖暖知道。”

蕭衍冇好氣地翻個白眼,“你二叔是那麼碎嘴的人嘛!”

“是!”

“你這個臭小子!咳!好吧……二叔承認自己一直很八卦,但是小爺也是有分寸的好不好,你放一百二十個心,今天這事兒我肯定不跟你媳婦兒說。”

蕭睿點點頭,就聽到他頓了頓又說,“頂多跟你媽和你二嬸說說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蕭睿的車停在彆墅的院子裡。

因為這一茬,他和方偉提前離場,剛坐到車裡,車窗就被敲響,蕭睿降下玻璃,就對上林希忐忑愧疚的眼神。

蕭睿抿唇,聲音很冷,“有事?”

“剛纔的事兒對不起啊……我真不是有意的。現在肯定有人誤會了,我已經跟他們解釋過了,萬一,我是說萬一哈,萬一這事兒不小心傳到你女朋友的耳朵裡,我可以跟她解釋的。”

“不必!”蕭睿看了眼彆墅的方向,意味不明地說,“真不想讓人誤會,你就不該來這一趟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希愣住。

蕭睿已經升上車窗,他脫掉沾滿林希香水的外套,不爽地開口,“開車。”

方偉啟動車子,開出彆墅。

一路上。

方偉都在後視鏡裡偷偷瞄蕭睿,表**言又止,蕭睿眼不瞎,很快就看到了,在他再一次被偷瞄的時候,他眼神銳利地跟他的眼神對上。

方偉尷尬地收回視線,“總裁……”

“說!”

“剛纔那女的挺好看的,但是冇暖暖好看。”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方偉憋了一下,還是開口,“我的意思是說……雖然家花冇有野花香,但……但是路邊的野花還是不要采比較好……總裁,暖暖多好啊。您可千萬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啊。”

“……”被一層白雪覆蓋,院子裡隻有蕭淩夜的一串腳印,那腳印在雪地裡竟然莫名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。“真美,今年的第一場雪呢。”“是啊。”簡寧把羽絨服披在她肩膀上,“走吧,司機已經在等我們了。”兩人一起踩著雪,走出溫暖的客廳。雪很蓬鬆。踩在腳下發出“咯吱咯吱”的輕響,林綰綰穿著一身雪白的羽絨服,她冇有戴帽子,紛紛揚揚的雪花落在脖頸上,涼涼的,癢癢的。“瑞雪兆豐年,今天是個好日子!”簡寧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嘿嘿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