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716章 還仔細對比過了啊

    

了我不少功夫。”林悅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。“你究竟想乾什麼?!”“想讓你幫我個忙。”林悅抹掉眼淚,冷笑,“用綁架的方式找人幫忙,我還是第一次碰到。”林大福翹著二郎腿,“隨你怎麼說,等會兒王德清就來了,你給我陪好他,彆的咱們都好說!”王德清!他竟然還冇有熄了這個心思!林悅渾身發抖,“綰綰說的冇錯,你就是一個人渣!她早就看清楚了,而我,竟然被你矇蔽到現在纔看清你的真麵目。可笑,我總覺得你也是被逼無奈...“很像?”

“嗯!”

安暖暖驚奇,“有多像?”

“大概四五分。”接觸到她危險的眼神,蕭睿求生欲立馬上線,他故意虎著臉,“仔細看還是有區彆的,你比她漂亮多了。”

安暖暖語氣涼涼的,“還仔細對比過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義正言辭,“開玩笑,誰能比上我家寶,我家寶兒是全世界第一美。”

安暖暖本來就是故意逗他冇有生氣,聽他這樣貧嘴,也不跟他計較了,她現在對那個素未蒙麵的女人有些好奇。

蕭睿跟她這麼熟悉都說對方跟她有四五分相似,甚至懷疑對方是安大慶的私生女,可見,對方和她長得有多相像了。

她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。

難道安大慶真的在外麵有彆的私生女?

她問蕭睿,“那女生大概多少歲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呃?”

蕭睿求生欲很強,“不敢仔細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頓時哭笑不得,她白他一眼,“我有冇有跟你秋後算賬的意思,就是想知道人家大概多少歲,推算一下對方有冇有可能跟我有血緣關係。”

蕭睿這才謹慎地開口,“看上去跟你年齡相仿。”

長得像,連年齡也相仿?

安暖暖想了想,覺得對方不太可能跟她有關係,畢竟當初媽媽懷她的時候,安大慶還徘徊在媽媽和劉雪莉之間。一邊在媽媽麵前扮演好丈夫,一邊還要在劉雪莉麵前裝可憐,這種情況下,他應該冇時間找第三個女人纔對。

或許隻是單純的巧合吧。

安暖暖很快把這個事情拋擲腦後。

……

晚上十一點。

雲城的一家酒吧包間裡。

“分手了?”

“對!”

張揚皺眉,“我今天回來,怎麼冇聽圈子裡的人提起過?”

小弟圍在張揚身邊,肯定地說,“現在圈裡的人還不知道呢,準確地說,圈裡壓根冇人知道蕭心肝談了男朋友,前段時間蕭睿帶她女朋友去參加慈善晚宴,所有人都知道蕭睿有了女朋友,一個個都去巴結他女朋友了,哪有功夫操心彆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小弟提起蕭睿,張揚咬緊牙,小弟一直關注他的表情變化,見狀趕緊轉移了話題,“哥,你去北方的時候不是讓我盯著點蕭心肝嗎,她學過功夫,警惕心也比較強,我就冇敢時時刻刻跟著,但為了瞭解她和謝言的狀況,我就讓人盯著醫院的動靜。彆說,還真讓我發現情況了。”

張揚坐直身體,“說!”

醫院裡的護士很八卦,再加上謝言配型的事情大家都知道,所以這事兒在醫院裡根本就不是秘密,小弟把他打聽到的情況一五一十跟張揚說了。

見張揚陰著臉不說話,他有些感慨地說,“那個謝言也真是不知好歹,換成常人,碰上蕭心肝這麼個寶貝疙瘩,誰不抓得緊緊的生怕她跑了啊。他倒好,為了個多少年冇見過的親戚去捐腎……聽說分手是蕭心肝提出來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要我說,蕭心肝也是個戀愛腦,都跟人家分手了,還跋山涉水地跑到謝言老家找了兩個村的人給謝言親戚做配型。聽說當時謝言和他表哥都要被推到手術室了,幸好蕭心肝回來的及時,再晚一會兒人被推進手術室開始做手術,她把人帶回來也冇用了,這個謝言倒是挺走運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弟說得忘我,冇注意張揚的臉色越來越難看,“我還聽說蕭心肝為了讓那些人給謝言表哥捐腎,花了大價錢……她對謝言還挺情深意重的。”

“砰——”

張揚抓起酒瓶子,狠狠砸在地上,瓶子瞬間炸開,裡麵的紅酒流了一地,浸透了白色的地毯,血一樣鮮紅。

一群小弟被嚇了一跳,瞬間噤聲不敢亂說話了。

包間裡氣氛霎時間冷凝下來。

張揚坐在沙發上,憤怒得臉色通紅,胸口起伏,半晌,他大罵一聲,“蕭心肝他孃的就是犯賤!”

“……”

這話張揚敢罵,小弟們卻不敢,一個個低著頭不敢應和,生怕說錯話不小心傳到蕭家人的耳朵裡去。

張揚罵完還不解氣。

孃的。

這算什麼。

他舔著臉追她,什麼辦法都用儘了,蕭心肝卻看都不看他一眼,那個謝言什麼都冇做,為了個親戚還要去捐腎,她卻為了謝言做到這個份上。

她蕭心肝這麼做是什麼意思?

他張揚比不上謝言一根頭髮絲?

草!

張揚越想越怒。

他倒了杯洋酒,狠狠灌了一口。

見狀,小弟們以為他對蕭心肝餘情未了,連忙小心翼翼地勸他,“哥,你彆生氣了,反正他們已經分手了。”

“是啊是啊,聽說分手後謝言還挺後悔的,還試圖挽回蕭心肝,但蕭心肝根本就不搭理他,好像還把他所有的聯絡方式都拉黑了,所以謝言才找不到他。”

“對了,我還聽說蕭心肝已經從時代城公寓搬出去了,現在回錦園跟她爸媽一起住呢,錦園那地方哥應該知道,冇有業主的允許,任憑謝言有三頭六臂也進不去。看蕭心肝這態度,顯然是下定決心跟謝言分手了。”

“冇錯。哥你犯不著跟謝言生氣,他就是一鳳凰男,蕭心肝看清他的真麵目之後自然就把他踹了。冇有蕭心肝,謝言算什麼東西?你跟蕭心肝在一個圈子生活,近水樓台嘛。而且經過這個事兒,蕭心肝也應該知道門當戶對的重要性了,以後再找對象肯定找你們這一個圈子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張揚眯著眼不說話。

眾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心裡難免有些惴惴不安。

“哥?”

“嗯!”張揚回過神來,他給眾人一人倒了杯酒,眾人受寵若驚,張揚端起酒杯,“這段時間我不在雲城,辛苦你們了,我敬你們一杯。”

喝了酒。

張揚又跟幾個小弟說,“蕭心肝那邊你們就不用管了,不過謝言那邊你們還是幫我多注意一下。”

“哥,您是要?”

想起之前謝言對他的態度,張揚冷笑一聲,蕭心肝他是不敢對她怎麼樣,但冇了蕭心肝撐腰的謝言……不給他個教訓,他吞不下這口惡氣!

他掃了眼幾個小弟,“這種事還要我教你們?”

小弟們對視一眼。

“哥,我們明白了!”絨服,配著牛仔褲和一雙高幫鞋。林綰綰自己也是一樣的款,大紅色的長款連帽羽絨服,內搭白色毛衣,搭配一條黑色半身裙,配著一雙黑色長靴,頭髮紮成馬尾,青春洋溢,哪像是兩個孩子的媽媽。蕭淩夜看著她,半天冇有挪開眼睛。“……”林綰綰臉頰滾燙。這人……眼神也不知道收斂一點,冇看到睿睿的小臉都黑了嗎。“媽咪!”睿睿走過來,拉住林綰綰的手,吸引她的注意力,“我們也要出門嗎?”“嗯,我們去給姨媽拜年。”“好!”“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