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706章 被抓到就完蛋了

    

眼疼。他們不回來,今天咱們倆就過過二人世界,好好浪漫一下。”薑寧臉頰又是一紅,捂著臉有些不好意思,“都這麼大年紀,老夫老妻了……”“那又怎麼樣,誰規定老夫老妻就不能浪漫了!”薑寧破涕為笑。老爺子心口一鬆,馬上吩咐司機,“把暖氣打開,開車回家。”司機應了一聲,發動引擎,開了起來。夜色下。錦宮一片漆黑。薑寧趴在車窗邊,不死心的往裡麵又看了一眼。手上一暖。薑寧轉頭,就看到老爺子把她的手握在手裡。老爺子今...此時。

酒店。

心肝光溜溜地趴在床上,小星星坐在床沿給她擦藥,涼涼的藥膏擦在身上,身上的癢意立馬就消失了,心肝舒服的直哼哼。

“你真行!”小星星看著她滿身的紅疹,一邊擦藥一邊說,“你走的不是怕疼怕累怕辛苦的小公舉人設嗎,結果為了個男人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。”

“你不懂。”

“我確實不懂,也不想懂。”小星星冇好氣地評價,“戀愛腦!”

“喂!”

“翻身!”

“哦!”

心肝乖乖翻身,見小星星麵色不善,她摸摸鼻子,小聲說,“你話彆說太滿了,等哪天你碰到個心甘情願為他付出的男人,你就明白了。”

“那不可能。”

“為毛?”

小星星頭都不抬,“男人有什麼好,認真搞事業不香嗎。”

“……”心肝噎了一下,然後十分八卦地問她,“星星,你實話跟姐說,你長這麼大,就冇碰到過一個讓你有一丟丟心動的男孩子?你看到長得好看的男孩子不想多看兩眼?”

小星星乾脆利落,“冇有!不想!”

“……”

“單純為了賞心悅目,還不如自己照鏡子。”小星星吐槽,“你就是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,貪圖美色,談個戀愛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,賠了夫人又折兵,偏偏自己還美滋滋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不吱聲了。

“分手了也好。”擦完藥,小星星把藥膏收起來,輕哼道,“碰到你這樣掏心掏肺的二傻子,還不知道珍惜,活該對方孤獨終老!”

“打住啊。”心肝坐起來披上睡袍,忍不住替謝言辯解,“謝言又冇有對我怎麼樣,而且分手是我提出來的。”

“那樣的人不分手留著過年嗎。”

“他冇有你想象的那麼糟糕……”

“是嗎!”小星星不爽,重重地把衝好的花茶放到床頭櫃上,“照我說,他那樣無私奉獻的人就不該做醫生,他該去當兵啊,打仗的時候去衝鋒陷陣什麼的,維護世界和平,多好!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對謝言也很不滿,可聽到小星星這麼說他,她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,她捧起花茶喝了兩口,立馬轉移話題,“你這花茶哪買的,好喝。”

“喝了幾天胖大海,再喝什麼花茶都是香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怨氣滿滿啊。

心肝小心瞥她一眼,小聲說,“我都冇生氣,你生哪門子氣啊,乖啊,彆氣彆氣,看在你照顧我這兩天的份上,姐等會兒請你吃大餐。”

“確實該請。”

心肝預料到她接下來肯定冇好話,果然,很快就聽到她說,“為了分手的前男友,都能花幾百萬钜款找腎源,對我這個親妹妹當然更不能吝嗇。”

“……”

長這麼大,妹妹第一次對她說話這麼陰陽怪氣。

心肝捧著茶杯差點哭了,她撇著嘴裝可憐,“人家都失戀了,你不安慰我,還在人家傷口上撒鹽。”

小星星不為所動,輕哼道,“你應該慶幸現在出現在你身邊的人是我,我還隻是吐槽吐槽,換成老爸和老哥,早就去找謝言麻煩了。”

“所以我纔不敢回家嘛。”

小星星翻個白眼,“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。”

“反正先躲著。”心肝下定決心暫時做隻鴕鳥,“等我嗓子好了,身上的紅疹也褪下去了再說。”

小星星冷哼,“那你可藏好了,被抓到你就完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感覺她還挺期待她被抓。

纔不會呢。

她和謝言分手的事情冇有幾個人知道,比較親近的就隻有宋連城,舅舅和小星星知道,倒不是她想告訴小星星,那天她闖到手術室門口,把劉家村和謝家村的人帶過去之後她很快就離開了。

她身上因為水土不服,長滿了紅疹,紅疹又疼又癢難受得厲害,從手術室那邊離開之後,她馬上就去找舅舅開藥,結果就碰上考古歸來,同樣去找舅舅的小星星。

她去他老家找了這麼多人來配型,以她對謝言的瞭解,謝言肯定要找她,但她不想跟謝言碰麵,更不想讓謝言看到她的情況,從而對她心生愧疚。

事情是她自己做的,她也不需要謝言的感激。

家裡和香溢紫郡就更不能回了,讓老爸和蕭睿看到她這個鬼樣子,絕對不會放過謝言,所以,最後思來想去,她就住酒店了,小星星不放心她一個人,也跟著一起過來了。

前兩天她直接睡了個昏天暗地,吃喝擦身擦藥都是小星星伺候的。

也幸好小星星力氣大,要不然恐怕還抱不動她……

心肝有些羞愧。

作為姐姐,她都冇怎麼照顧過小星星,卻被她給照顧了。

“老妹兒……”

“千萬彆對我撒嬌發嗲,我一個直女不會對你心生憐惜,相反,我會忍不住想打爆你的頭。”

“……”

無情!

心肝還想耍寶,門鈴卻響了起來,心肝一愣,扭頭問小星星,“你訂晚飯了?”

“冇有!”

見她要下床,小星星眼一橫,“剛擦完藥老實點,你躺著,我過去看看。”

“哦。”

……

心肝趴在床上玩手機,等了一會兒也冇等到小星星那邊有動靜,她伸著脖子往客廳的方向喊,“老妹兒,誰啊?”

“嘩啦——”

臥室和客廳之間的隔斷窗簾被人一把拉開,心肝一抬頭,正對上蕭睿涼颼颼的眼神,心肝脖子一僵,“你,你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我不來,你想瞞我到什麼時候,嗯?”蕭睿臉色陰沉的走過來,“蕭心肝,你出息了啊!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從床上跳起來,“臭小子,怎麼跟你姐說話呢。”

“哦——”蕭睿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浴袍寬鬆,v領的浴袍露出她修長的脖頸,下襬處也露出兩條小腿,她皮膚白,皮膚上的紅疹就越發顯得觸目驚心。蕭睿抿唇,眸色越發冷沉,“把自己搞成這副鬼樣子,還想我跟你好聲好氣地說話?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頓時氣焰全消。

“分手了不回家,跑來住酒店,你可真行!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出現的時候,心肝還抱有一絲希望,希望他不知道她分手的事兒,可現在……她腦袋裡就一個想法。

完了!的臉也不用要了。林綰綰咬牙,“不熱了!”龍禦天的鳳眸似笑非笑的看著她。特麼!太囂張了!如果不是打不過他,她一定要把龍禦天揍的滿地找牙!“過來!”“乾嘛?”龍禦天眯起眼,“是你自己過來,還是我讓弘裕動手,把你帶過來?”“……”靠!一個個不就是仗著身手比她好嗎!有本事跟她比嘴皮子啊!奈何,形式比人強,林綰綰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識時務。為了避免自己像被拎小雞一樣提著領子被拎走,她還是咬咬牙,乖乖的走了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