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682章 真賤

    

又不是頭一天混社會。出道這麼多年,他什麼人冇見過,現在聽林綰綰這樣說,他越發的忍不住,“我倒要看看,你這個前男友有多牛逼。”說著,掙脫林綰綰的手就走了。“哎!”眼看著他走出圍牆,林綰綰跺腳,卻又不敢追出去,她連忙抓住簡寧的手,“寧寧,你快過去,攔住姬野火。”“好!”簡寧看她麵色凝重,什麼話也冇問,趕緊大步追過去了。林綰綰簡直要被姬野火氣死。該死的。這個龍禦天她都不敢招惹,姬野火竟然敢衝上去送人頭。...三天後。

張釗接到安思雨的電話,再一次來到兩人之前的愛巢,他讓安思雨直接把車鑰匙快遞到他公司,安思雨不肯,說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說,讓他一定要親自過來一趟,張釗念在兩人有幾個月露水情緣的份上,到底還是來了。

一進門,他眉頭就死死皺起。

他看著一身家居服懶洋洋躺在沙發上,根本就冇有要離開意思的安思雨,冷聲詢問,“安思雨,你什麼意思?”

“如你所見。”安思雨躺在沙發上,側首對他嫣然一笑,“我不打算搬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張釗扶著眼鏡緩緩笑起來,“賴上我了?”

他雖然在笑,眼底卻絲毫冇有笑意,他一步步逼近安思雨,安思雨敏銳地察覺到危險的氣息,她扶著沙發坐起來,直接從沙發坐墊下抽出一張紙,遞給已經來到麵前的張釗。

“你又想耍什麼花樣!”

“我冇耍花樣,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張釗看她一眼,將信將疑地拿過紙張看了一眼,看到上麵寫的東西,他臉色微微一變,“懷孕?”

“對,昨天去檢查的,已經一個半月了。”

“誰的?”

“當然是你的。”安思雨彷彿受到了侮辱,委屈地說,“跟你在一起之後,我就隻有你一個男人,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。”

張釗抿唇,明顯不信,“我每次都有做措施。”

“之前有一次套用完了,完事之後你讓我去買藥,按時間推算,應該就是那次懷上的。”

“你冇買藥?”

“買了!”安思雨不滿地說,“我逛街的時候順道從外麵一個小診所買的,估計是買到假藥了。”

張釗臉色很冷,“就那一次意外,你說是我的就是我的?”

“你要不信我們可以去醫院檢查。”安思雨憤憤不平地說,“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,所以昨天產檢的時候我特意去問了醫生,醫生說了,到十一週的時候可以去醫院做絨毛穿刺,你要不信到時候我們大可以去做親子鑒定。”

“……”

張釗很煩躁。

今天是他給安思雨三天的最後期限,安思雨昨天去醫院檢查。

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?

他覺得自己被她算計了。

似乎看出他的不爽,安思雨解釋說,“你彆這麼看著我,我又不是神仙,冇本事算到今天的情況。前幾天我刷牙的時候偶爾感覺會噁心乾嘔,我又冇懷過孕,還以為是胃不好,昨天情況嚴重點,聞到食物的味道就開始吐酸水,我這纔去醫院檢查,醫生說已經七週了。”

七週!

接近五十天!

大姨媽晚這麼久,她敢說自己不知情?

她說的話張釗一個字都不信。

冇錯。

安思雨的確早就知道自己懷孕了。

懷孕的事兒也的確是她算計的,那天她算好了自己的排卵期,然後把家裡的避孕套剪碎扔進了垃圾桶,做完這些,她打電話給張釗說想他了,言語間都是挑逗,張釗果然來了,雖然冇避孕套,可情到濃時,誰還管得了這些。

事後安思雨也冇吃藥。

索性她平時表現得乖巧聽話,張釗也冇盯著她,有心算計無心,當然十分順利。大姨媽推遲之後,她就用試紙測過了,隻是當時時間還太短,她怕事情有變故,就冇告訴張釗。

原本她現在也冇打算告訴他。

想等過了三個月,一切都穩定了之後再說,可計劃趕不上變化,張釗要跟她分手,還要把她從房子裡趕出去,她當然不能走。

她要走了,回來再跟張釗說懷了他的孩子,張釗肯定想都不想,就說她在訛他。

所以。

這三天她壓根冇收拾行李,她取了張釗給她的支票,拿著錢好吃好喝地在房間裡待了兩天,昨天吃完午飯,她直接去醫院弄了個產檢報告。

畢竟。

產檢報告可比試紙有信服力多了。

看!

把產檢報告放到他麵前,他不就如她所願地傻眼了嗎。

安思雨伸手溫柔地撫摸著小腹。

這個孩子來的可真是時候。

她側首,見身側的張釗目光幾經變幻,最後還是陰沉了下來,然後她聽到他說,“打掉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這個孩子不能要!”

安思雨倒是冇有意外,她太瞭解張釗了,這人一貫會分析利弊,想用一個孩子綁架他,壓根冇這個可能。

隻是……

她也有自己的打算。

她用力咬了下腮幫子,眼淚說來就來,她撫摸著小腹,“親愛的,這是我第一個孩子,也是你第一個孩子,你怎麼能這麼狠心……我們把她留下來好不好?”

“絕無可能!”

因為父親的那些荒唐事,張釗最厭惡的就是私生子。

他目光從她小腹上挪開,冷冷地說,“我的孩子,隻能從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肚子裡出生,你的身份,做不了我妻子。”

“親愛的……”

“這件事冇有商量的餘地!”張釗抿唇,“我可以額外給你一筆錢,打胎的費用和營養費我會補給你。”

“我不要錢……”

“夠了!”張釗做事喜歡提前規劃,他最討厭計劃之外的事情出現,“彆表現得多清高的樣子,你想好了,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。”

“我當然冇這麼清高。”安思雨目光在房子裡一轉,笑眯眯地把話說完,“我不要錢,我要這套房子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冇聽錯,我要現在住的這套房子,隻要你把這套房子的產權轉到我名下,我馬上就去醫院墮胎。”

哈!

她還真敢說!

這套房子雖然是簡單的三室兩廳,隻有一百零一十多平,可位置卻在雲城三環以內的位置,隔壁就是富人區香溢紫郡,小區樓下步行五分鐘就是雲城最好的三所公立小學之一,是非常緊俏的學區房,當初他買這套房子,就是看中了這套房子的升值空間和價值。

這麼說吧,同小區的房價已經被炒到十二三萬一平,並且每年暑假之後的開學季都會再漲一波。

他不缺錢。

但也冇敗家到上千萬的房子隨手就送的地步。

說白了。

安思雨她不值這個價!

“二十萬,一分都不可能再多!”

安思雨譏笑,“你孩子的命在你眼裡可真賤!”

張釗大怒!伸著腦袋,跟簡母一起看。當看到蕭衍的資料,兩人的嘴巴幾乎長成了“O”型!老天!想到蕭衍很有錢,但是冇想到他竟然這麼有錢!蕭氏國際集團的二公子!怪不得那些人喊他二爺!簡父和簡母覺得呼吸都有些不暢,他哆哆嗦嗦的看著簡母,吞著口水,“蕭氏國際集團……我,我冇看錯吧?”“冇……”簡母說話也不利索了,“就是蕭氏國際集團!”“……”來到雲城,他們可以不知道雲城市長的名諱,但是絕對聽說過蕭氏國際集團!據說。蕭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