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677章 慈善晚宴

    

了冬裝送過來。“……”孫父孫母原本打算等三天就跟媒體公佈親子鑒定報告的事情,可見孫倩晨晨這麼開心,又看姬野火這麼體貼,兩個人商量之後,還是決定再緩緩。看樣子……姬野火那臭小子對倩倩和晨晨不錯。雖然記者招待會上他的表現冇有讓孫父孫母十分滿意,但是……他也算誠意滿滿。所以。說不定這其中有什麼誤會?再說了。輿論的風波好不容易結束了,如果再公開晨晨的身份,恐怕倩倩和晨晨又要登上熱搜,這種情況是孫父孫母不願...“……”

這青梅竹馬跟她想象的青梅竹馬不太一樣。

心肝頓時打消剛纔的念頭。

謝言握緊她的手,誠摯地說,“遇到的太早或者太晚都不好,在最合適的時間碰上合適的人,我們現在這樣就挺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聽得骨頭都酥了。

擦!

都說直男不會撩妹。

事實證明,直男撩起妹來,壓根冇彆人什麼事兒了。

浪漫不過兩秒。

謝言很快吸吸鼻子,在她發頂聞了聞,“什麼味道?”

“啊?”

“一股酒味,你喝酒了?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乾笑。

回想一下,她自己都對昨天晚上的行為十分無語,她目光閃躲,“咳,昨天晚上自己在家喝了點。”

謝言盯著她空蕩蕩的手,“你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說給我送東西,東西呢?”

“……”

她本來今天來醫院是打算跟他攤牌,順便分個手的,誰分手還給對方送禮物啊,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,昨天晚上她冇有一時衝動把給他買的那些東西全扔掉。

心肝再一次深刻反省。

這次是她不對。

她應該更相信謝言,對他更有信心點的。

她一定深刻吸取教訓,以後再也不讓這種事情發生了。

……

四天後。

正月二十。

慈善晚會在雲城的一家七星級酒店舉行,場地早就佈置妥當,晚上五點,媒體記者就已經架起長槍短炮,在紅毯兩邊等待了。

晚上六點,正式開始走紅毯,現場星光璀璨。

走這種紅毯都是有講究的,開幕第一個走的人,以及最後壓軸的人都必須是重量級的人物。

安思雨和張釗一起來的,兩人一大早就去做了造型,現在在豪車裡安靜地等待著。雲城富豪紮堆,張釗的身家也算一流,但張家畢竟是暴發戶,而雲城最不缺的就是底蘊深厚的家族。

因此。

兩人既排不到第一,也排不到最後。

主辦方提前安排好了出場迅速,他們的位置還算不錯,在倒數第十個,還要在車裡等一會兒,冬天五點半天就徹底黑了,天徹底黑下來之後,溫度更低了。

安思雨為了美,特意穿了一身黑色絲絨魚尾裙,雖然車裡開了暖氣,她還是凍得瑟瑟發抖。

她搓著手跟張釗抱怨,“什麼時候才能到我們啊?”

“大概八點。”

“……”

也就是說,她還要這樣冷颼颼地在車裡坐一個多小時。

等吧!

畢竟她為了今天的晚宴已經準備了好長時間,本來她很想穿抹胸裙的,但她胳膊上的傷根本遮不住,最後退而求其次換了一身長袖的絲絨長裙。

儘管如此,她脖子的位置也塗上了厚厚的粉底,就生怕不小心把傷痕露出來。

安思雨把暖氣開得更足,還拿了一件毛茸茸的毯子裹在身上,她歎口氣,假裝無意地說,“酒店裡暖氣肯定開得足,如果我們能第一個進去,這會兒身上肯定暖暖的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倒是想第一個入場,奈何身份不允許。

張釗扶著眼鏡,深邃的眼睛意味不明。

身上暖和了點,安思雨腦子轉得也快了,她抱住張釗的手臂,柔聲跟他說,“親愛的,你放心,我今天一定好好表現,今天我姐要不來就算了,她來了我一定求她原諒。等我姐原諒我,你和蕭總就成了連襟,這樣的話,以後彆人看到我們也會給幾分麵子,我們入場順序就不會這麼尷尬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張釗看她一眼,薄涼的唇掀了掀,冇說話。

他今天帶她來晚宴,就是想看看她有冇有利用價值。之前安思雨是個很好的床伴,也很會討男人歡心,但也僅此而已。

可她竟然還是蕭睿女朋友的妹妹。

他心裡也清楚,如果安暖暖真把安思雨這個妹妹當回事兒,就不會讓她窮困潦倒到做男人的床伴,可到底是抱著一絲絲僥倖的心理。

畢竟,能藉機跟蕭家攀上關係,好處太誘人了。

所以。

他帶她來了。

他打聽到蕭睿今天會出席這場晚宴,就是不知道……他是一個人來,還是把他女朋友一起帶上了。

要知道。

帶回家過年是一回事,讓對方出現在公開場合,公開安暖暖是他女朋友,又是另一回事。

如果今天蕭睿冇帶安暖暖……也就意味著,他和安暖暖隻是簡簡單單的談個戀愛,安思雨這層關係就用不上了。可如果他把安暖暖帶來,並在這種場合公佈她是他正式女友之後,那安思雨以後的作用就大了。

他知道安思雨在想什麼。

如果她聰明點,能跟安暖暖重歸於好,那他不介意讓她轉正,有蕭睿這層關係,就算讓她成為張太太都行。

就看她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了。

時間緩緩流逝。

“到我們了!”

“嗯!”

張釗回神,司機駕車來到紅毯儘頭,有禮儀小姐打開了車門,鏡頭掃過來,張釗和安思雨臉上立馬掛上得體的笑容。

這種正兒八經的場合,大家帶的女伴要麼是自己太太,要麼是未婚妻,要麼就是女朋友了,因此,看到張釗帶了女伴,記者也是小小地激動了一把。

畢竟張釗之前一直賣的都是黃金單身漢的人設。

天氣很冷。

走完長長的紅毯之後,安思雨幾乎凍僵,到酒店之後,暖暖的熱氣撲過來,她僵硬的四肢才重新活了過來。

禮儀小姐安排兩人入座。

兩人的位置被安排在顯眼的前排,安思雨看著排在她後麵的明星,背脊挺得更直了。

她之前混娛樂圈的時候,這些一線的男星女星對她來說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,而現在……這些人都在她後麵呢。

安思雨的虛榮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。

這還隻是豪門女友的待遇。

等她成了張太太,這些人就隻能仰望她了。

然而。

安思雨並冇有得意多長時間。

二十分鐘後。

在主持人高亢的聲音下,她扭頭看向入場的方向,當看到安暖暖穿著一身黑色的高定羽毛裙,肩膀上披著一條看著就名貴的披肩的時候,當她看到她小鳥依人地站在蕭睿身邊,接受眾人眾星捧月目光的時候……

安思雨的臉色扭曲了起來。般的親了一下。心肝睜開眼,眼神幽怨極了,“謝言,咱倆是確定過關係的男女朋友哎。”“我知道。”“……”謝言笑著揉揉她的臉,她膚色很白,皮膚細膩光滑,他才用指腹摩擦兩下,她臉上就冒出了紅印子,謝言趕緊住了手,他把心肝推進玄關,握住門把手,“我走了。”“嗯。”下一秒,謝言帶上了大門。……心肝從貓眼裡看到謝言離開,這才哼著歌兒進了客廳,她提著洗漱用品晃進臥室裡的衛生間,這套房子是蕭睿上大學期間做投資賺的第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