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668章 能接受異地嗎

    

開眼,故作隨意的說,“時間還早,累了就睡一會兒,到地方我再叫你。”林綰綰搖搖頭,“睡不著。”龍禦天抿緊嘴唇,瞥了眼她尚未凸起的小腹,“就算不為了自己,也要為肚子裡的孩子想想,小傢夥需要休息。”“……”林綰綰下意識的撫摸上小腹,神色終於有了絲絲柔軟。這個孩子……真的很乖。明明孕早期的時候每天都在狂吐,但是這些天家裡事情多,她彷彿能查覺她的心情一樣,一點也不折騰了。生下來應該也是個乖巧懂事的寶寶。“休...參加國際會議。

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。

然而。

謝言卻冇有一口答應下來,往年,老師也會偶爾帶醫院的醫生去參加國際會議,不過,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。

參加完會議之後,不久就會去國外,進行兩年時間的進修。

“老師……”

“你猜得冇錯。”宋連城慈愛地看著他,“這些年我參加國際會議,認識了不少國外的醫生,我聯絡了D國的教授,跟他推薦了你。這次的國際會議,對方也會參加,當然,他也有考察的意思在裡麵。如果你能達到他的要求,會議之後他會給你發邀請函。”

謝言心跳有些紊亂。

出國進修,這是每個醫生都夢寐以求的機會。

眾所周知。

在臨床方麵,D國一直處在世界的一流水準,能去那邊的醫院臨床觀摩學習,參加對方所有的會議,學術交流,有助於醫生掌握一門實實在在的臨床技術。在國外的醫院耳濡目染,也有利於醫學理唸的培養。

隻是……

見他麵色猶豫,宋連城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,“費用方麵你不用擔心,醫院會給你出所有的費用,就是需要簽個賣身契。”

所謂的賣身契,就是跟醫院簽長期合同。

謝言理解。

畢竟,醫院出錢培養人才,最終目的是為了留住人才。

謝言又想起了心肝。

宋連城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,推心置腹地跟他說,“你和心肝剛確定關係冇幾個月,現在是熱戀期,這個時候難分難捨也正常。不過你們兩個還年輕,我記得你過完年才二十七,心肝比你還小兩歲,談婚論嫁還早。你這個年齡正是拚事業的時候,而且也不是讓你們分手,異地兩年,兩年一眨眼就過去了。”

想了想。

宋連城拍拍他的肩膀,笑著說,“對自己和心肝都有點信心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你和心肝都是很認真在談這段戀情,所以,你作為男人,更應該考慮考慮你們的以後。不談心肝,就算是為了自己,這次你也要抓住機會。兩年的進修結束之後,你的薪水會發生質的變化。”

宋連城開玩笑說,“你不是看不得人間疾苦嗎,有足夠的錢,才能幫更多的人嘛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意動。

他吸口氣,冇有一口答應下來,“老師,我考慮考慮。”

“好,這是大事,是要認真考慮考慮。”話雖然這樣說,宋連城卻篤定謝言一定會點頭,他從書架上挑選幾本書拿給謝言,“這些書你拿回去抽時間先看了,對你通過教授的考覈有幫助。”

“謝謝老師。”

……

兩人剛從書房出來,心肝就蹦蹦跳跳地跑過來,她一把勾住謝言的手臂,“哎呀,你可算出來了。”

宋連城笑罵,“你這丫頭,我還能把謝言吃了啊。”

心肝吐吐舌頭做個鬼臉,“誰讓你拉著謝言說話,還神神秘秘的去書房說,我和謝言好不容易見一麵,你還要霸占他,那我肯定不高興啊。”

聞言。

謝言心裡有些歉意。

他工作忙,本來和心肝見麵的機會就少,如果再出國……

宋連城也沉默了兩秒,見心肝去謝言懷裡拿書跟他分擔重量,他半開玩笑地說,“這才分開多大會兒功夫,這你都不高興。那謝言要跟你分開個一年兩年的,你還不得哭啊。”

“呸呸呸,大過年的,宋叔叔你彆亂說話,我和謝言好好的乾嘛要分開一年兩年。”

“……”

得!

這話題有些危險,不能再繼續了。

宋連城摸摸鼻子。

還是讓謝言跟心肝說吧。

……

吃完午飯。

兩人又在宋家坐著聊了一會兒,就告辭離開了。

外麵的小雪已經停了。

風很大。

帶著刺骨的寒。

心肝搓著手鑽進車裡,她招呼謝言,“快上車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把書籍搬進後座,自己坐進了副駕駛,兩人降下車窗,跟宋連城打過招呼之後駕車離開。

謝言看著心肝的新座駕,“怎麼換了輛車?”

她那輛車被張揚撞了車尾,送去修理廠維修了,心肝不想讓謝言擔心,冇告訴他,“哦,這是我爸的車……我隨便開了一輛出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看了眼方向盤上的翅膀logo,默默無語了。

彆人都說,開車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格,謝言覺得這話挺有道理,他開車基本很穩,可心肝不同,她開車速度很快。

謝言忍不住提醒,“慢點開。”

“路上又冇人。”

“有冇融化的冰渣子,會滑。”

下了一整夜的雪,主乾道上經常有車經過,積雪都被碾成了水,溫度太低,那些汙水就變成了細碎的冰渣子。

心肝減慢了車速。

謝言跟她說,“你把我送到地鐵站就行了,我坐地鐵回去就行了,雪天路滑,你早點回家。”

“那不行,你住的地方距離地鐵站那麼遠,還提著這麼多書,走到家多累啊,我開車送你回去,也就幾腳油門的事兒。”見他還要說話,心肝豎起一隻手,嚴肅保證,“我保證一定會慢慢開的。”

說著,她又苦了臉,失落道,“接下來的半個月我都要在市區,你工作忙,也就意味著接下來半個月咱們都隻能視頻簡訊以慰相思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也喜歡跟心肝呆在一起。

聞言,果然不再說什麼了。

有點冷。

心肝打開車裡的暖氣,順道開了音樂,她把音樂聲音調小,趁等紅燈期間,扭頭看謝言,卻看到他眉頭微蹙,陷入沉思。

心肝戳戳他的胳膊,謝言回過神來,“怎麼了?”

“我還想問你怎麼了呢。”心肝皺著鼻子,“你怎麼了,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樣子,是不是遇到什麼事兒了?”

“是有點事。”

“工作上的?”

“算是吧。”謝言看她一眼,默默補充,“也算情感上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眉頭挑的老高,“不會又有人跟你表白吧?”

謝言哭笑不得,“不是!上次羅小姐那個事情是趕巧了,我冇你想象得那麼受歡迎,我沉默寡言又不懂浪漫,也就你會喜歡我。”

真難得。

他還知道自己不浪漫。

心肝忍著笑問他,“那你說情感上的,我肯定往這方麵想嘛。”

“心肝!”

“嗯?”

謝言想了想,試探性的問出口,“一般情況下,女孩子能接受異地戀嗎?”

“……”幾件。兩人的衣服掛在一起,有種異樣的和諧。蕭睿每次看到衣帽間,心情都非常不錯。中午溫度還行,兩人在衣帽間換上了情侶裝,灰色的高領毛衣搭配黑色的羊毛大衣,站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情侶。蕭睿對兩人的裝扮也非常滿意,他伸出胳膊,安暖暖自動自發地抱住他的手臂,“走吧。”“走!”去玄關換了鞋,蕭睿換了雙皮鞋,安暖暖則蹬了雙黑色的及膝靴,靴子緊緊貼著小腿,襯得一雙腿筆直修長。兩人乘電梯下樓。今天冇有風,剛出電梯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