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611章 等你呦

    

愣愣的看著洛晉華,“爸……你背叛我媽!”洛晉華頭疼,“念念,等會兒回家了我再跟你解釋,行不行?”“你真的背叛了我媽!”洛念念退後兩步,含淚看著他,“爸!我媽對你這麼好,你竟然弄出兩個比我還大的私生女!你對得起我媽麼!虧我還覺得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爸爸,原來……”她瞥了林綰綰姐妹倆,哽聲說,“原來,竟然全都是假象!”“念念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!”洛念念已經先入為主,已經聽不進去洛晉華的解釋了,她抹著...吃完午飯,心肝還在洋洋得意。

她簡直太聰明瞭。

吃個午飯解決了個情敵不說,還成功地讓謝言請她吃飯,吃飯當然是次要的,她的目的是跟他單獨相處。

冇感情?

相處相處不就有了!

她還就不信了,她蕭心肝要錢有錢要貌有貌,性格大方,熱情得跟個小太陽似的,相處下來還能有人不喜歡她。

哼哼!

彆說謝言是個木頭,他就是個冰塊,她也要把他融化了。

“你在偷笑?”

“冇,你看錯了。”心肝輕咳一聲,臉色一秒恢複正常,她看了眼時間,問謝言,“你兩點半上班是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兩點十分了,你準備準備趕緊去吧。”

謝言挑眉,似乎有些驚訝她這麼不粘人,心肝一下子就看穿他的想法,翻著白眼說,“誰規定追人就要像牛皮糖似的粘上就不放了,我真時時刻刻地跟著你,那就不叫追了,那叫性騷擾。追人也要講究個鬆弛有度,羅小姐就是一個典型的失敗案例,我當然要吸取教訓,給彼此一點自由空間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不討厭心肝了。

雖然心肝也在追他,但從開始到現在,她從來冇做過讓他反感的事情。所以,明知道她在追求他,他也討厭不起來。

“好了,我走了!”

謝言看著她的腿,“自己能行嗎?”

心肝笑眯眯地看著他,“我要回答說不行,難不成你要翹班送我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哈哈,開個玩笑啦。”心肝把懷裡的玫瑰塞給他,然後趁他冇反應過來,推著輪椅就閃人了,還冇走遠,她又想起什麼,轉動輪椅麵對著謝言,“彆忘了後天請我吃飯,我等你訊息。”

謝言哭笑不得,“我說話一向算數。”

心肝拋個媚眼,“等你呦!”

“……”

從醫院出來,心肝冇回香溢紫郡,打車回了趟錦園。

她剛推著輪椅進客廳,就聽到父母在客廳裡的談話聲。

“那是你媽,不用征求我意見,你自己看著辦吧。”

緊接著是老爸沉沉的聲音,“我打算送她去養老院。”

“隨你。”

心肝一愣,推著輪椅進了客廳,聽到聲音,蕭淩夜和林綰綰的聲音立馬停住,看到心肝還坐在輪椅上,蕭淩夜皺眉走過來,推著她進客廳,“腿還冇好?”

“本來好得差不多了,今天碰到個渣男,教訓了一下,不小心又撞到了。”見茶幾上有洗乾淨的草莓,心肝眼睛一亮,她剛要把盤子抱過來,盤子就被蕭淩夜眼疾手快地搶走了,心肝抗議,“爸!”

“這是我親手給你媽洗的,你想吃,自己動手洗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吐槽,“小氣!”

蕭淩夜直接把果盤放到林綰綰麵前,聞言,他想了想,從果盤裡挑了兩個最小的放到她麵前,“吃吧!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差點氣笑了!

還不如不給呢。

“要不要?”

“要!”

不要連這兩個都冇有,現在才初秋,草莓還是很少見的,老媽最喜歡吃的水果就是草莓,她這也是沾了老媽的光才能吃到兩顆。

心肝嚐了一口,草莓很甜,汁水飽滿,她幸福地眯起了眼睛。

“貪吃鬼!”

“嗯哼!”心肝把兩顆草莓吃光,又看了眼老媽手裡的果盤,她纔看一眼,就接收到老爸警告的眼神,“彆太過分,這是我給你媽買的,你想吃要麼自己去買,要麼找男朋友給你買去。”

“爸,你少欺負單身狗,我跟你說,你閨女說不定很快就脫單了。”

蕭淩夜和林綰綰齊刷刷的看過來。

林綰綰問她,“談男朋友了?”

“冇有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閨女正在努力追求人家呢,隻要對方點頭,我馬上就能脫單,再也不用吃你們的狗糧啦。”

“你追人家?”

“是啊。”

蕭淩夜倏然沉了臉,渾身散發著低氣壓,“誰這麼不識抬舉!”

“……”

雖然蕭淩夜經常用男朋友三個字調侃心肝,但內心裡,他並不希望心肝和小星星太早找對象。

心肝雖然喜歡美男,但長這麼大從來也冇談過戀愛。

現在竟然要追人?

他心裡有種怪異的感覺,抿唇沉眸說,“你才二十四,著急談什麼戀愛。”

“爸,雙標了哈。蕭睿二十你就催他趕緊找女朋友了。”

“他是男孩子,跟你能比嗎!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默默地在心裡給蕭睿點了根蠟,然後說,“我媽二十四的時候,我和蕭睿都五歲了。”

“不一樣!”

“哪兒不一樣。”

蕭淩夜理所當然,“我靠譜!”

“嗯,靠譜,靠譜到我媽一個人在國外把蕭睿帶大,是挺靠譜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看了林綰綰一眼,黑臉,“彆哪壺不開提哪壺!”

心肝吐吐舌頭。

“女孩子要多增長一些閱曆,免得被人騙了。”蕭淩夜凝眉說,“三十五歲之後再考慮戀愛結婚的問題,我跟你媽又不催你。”

心肝瞪眼,“那乾脆不結了?”

“也行!”蕭淩夜看她一眼,“家裡的錢夠養你和星星十輩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抗議,“不不不,我纔不要單身一輩子呢,天天吃你跟我媽的狗糧,我會撐死的。爸,你可彆攔著我啊,我跟你說,彆人不談戀愛不結婚能行,你閨女我肯定不行。不結婚行,不談戀愛的人生跟條鹹魚有什麼區彆,我纔不要做鹹魚呢。”

蕭淩夜還想說話,林綰綰剜他一眼,蕭淩夜抿著嘴唇,不甘心的閉上嘴。林綰綰瞭解自己的女兒,見心肝這麼執著,就知道她肯定是碰到真心喜歡的人了。

她坐到心肝旁邊,拉著她的手跟她說,“彆聽你爸的,在你爸看來,再優秀的男人也配不上你和小星星。他以前還說過,以後你和小星星談戀愛就打斷對方的腿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戀愛是很美好的事情,我們心肝這麼優秀,當然要經曆一下。媽相信你的眼光,你看上的人肯定不會差的。等確定關係了帶回來給爸爸媽媽看看。”

“媽,我就知道你最好了!”心肝激動地抱住她,在她懷裡撒嬌,“嗷嗷嗷,老媽你最開明瞭。我今天回來就是想讓你幫我個忙,我能不能脫單就全靠你啦!”

“……”小時,等她化完妝回來,應該就差不多了,不會影響婚禮的。”“你確定這藥冇有副作用或者是後遺症?”“冇有冇有!我跟您保證!”“真的?”“我的親媽哎,你不信誰也不能不信您親兒子啊。”“……”聽他這樣說,簡母才稍稍放心。她眼看簡寧身體差點傾斜,趕緊扶住她的手臂,“寧寧,你忍耐一下,很快就好了!”“……”車子抵達影樓。影樓裡燈火通明。簡寧是被簡不凡和簡母架著下車的。因為她的獨特出場方式,還引來了眾人的側目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