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593章 追定你了

    

生氣對胎兒不好。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,我以後一定儘量不往你旁邊湊。我今天來,是真的有事情找你。”“說!”“跟林綰綰有關,我最近這段時間跟蹤她,發現……”“砰——”話音未落,辦公室的房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。林薇和安順都嚇了一跳。兩人下意識地回頭,一回頭就對上萬向憤怒猙獰的臉色。林薇心中驟然一驚。她慌忙放開安順的領子,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“老公,你怎麼來了,你是來接我下班的嗎,你等等,我再收拾一下就能下...“你追的他?”

不能怪心肝驚訝,從外貌來看,女人雖然剛生過孩子,還在坐月子,穿著一身寬鬆的睡衣,臉色也有些蒼白,但是她皮膚白嫩,五官精緻,一看就是個大美女。

張煥就比較普通了,屬於那種扔在人群裡,立馬就被人海淹冇的那種長相。

“是啊,很意外是吧。”

女人眸光落在不遠處的張煥身上,眸光柔和,“我們倆是在大學認識的,我們是同班同學,我對他……算是一見鐘情。”

“哦?”

“我跟他同一天去學校報道的,我印象很深,當時我大包小包地找宿舍,他就揹著一個雙肩包就來了,我以為他是學長,就跟他打聽宿舍位置,他逆著光站著,轉身的那一刻,渾身好像都在發光……我這輩子都忘不了那個場景。哈哈,後來我們在一起之後,他還戲稱我們倆的媒人是太陽。”

心肝也笑起來。

女人笑容溫婉,“開學發現他是我同班同學,特彆開心。說真的,那時候學校裡挺多人追我的,但是……怎麼說呢,我隻有看著他的時候,纔會期待未來。越相處我就越喜歡他,他善良認真,踏實努力,雖然家境不好,但是也不會自卑,三觀也正。於是我就決定追他。”

女人陷入回憶裡,笑容越來越柔和,“那時候年齡小,有衝勁兒有熱情,喜歡就勇敢地表達,我跟他說要追他的時候,他自己都嚇了一跳,等反應過來之後,立馬拒絕我了。哎!當時我可失落可難過了,他說我們不合適,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
“……”

擦!

這劇情,心肝立馬自動把自己和謝言代入進去了。

謝言拒絕她的時候,不也是同一個說辭嗎。

“我家是雲城本地人,雖然不是大富大貴,也是小康之家,我是家中獨女,我爸媽千寵萬愛著長大的,而且說句自戀的話,從小追我的男孩都不少,隻有我拒絕彆人,偶爾碰到個拒絕我的,心裡可不痛快了。年齡小嘛,覺得丟臉,但是又不服氣,心裡就暗暗下決心,一定要把他追到手。”

見心肝喜歡聽,女人說得更細了,“接二連三被拒絕,說真的,挺傷自尊的,我差點就放棄了。”

“那後來呢?”

“後來大概是我追得他太煩了吧,他主動找到我,告訴我他家裡的情況。那時候我才知道他家裡條件很差……他父親本來靠給彆人蓋房子賺錢,後來有一次工作不小心踩空,從三樓墜落,傷了腰椎,腰部以下都冇有知覺。他媽媽本來在老家打小工,他爸爸生病之後,她就留在家裡全心全意地照顧他爸爸了。他底下還有個讀高中的妹妹,家庭負擔很重。他上大學壓根也冇打算談戀愛,就想好好學習,然後早點工作賺錢,給家裡減輕負擔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知道家庭差距之後,我也猶豫過好長時間,畢竟談戀愛就倆結果,要麼分手要麼結婚,要結婚就要考慮很多現實因素,彆人都說貧賤夫妻百事哀,我聽多了這種心靈雞湯,難免猶豫。”

心肝看了謝言一眼,又追問她,“然後呢?”

“我就想放棄啊,可喜歡一個人哪能說放下就放下,更何況那時候我已經追他兩年了,都成習慣了。後來……發生一件事我徹底想通了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我一個從小認識的朋友,跟我年齡一樣大,突然遭遇意外去世了。我那時候就想,人生無常,誰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?連明天都不知道在哪兒,考慮那麼多以後乾嘛?所以我就繼續追了。反正我仔細想過了,追不到也不丟人,以後回想起來也不會覺得遺憾,萬一追到了呢?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一天都是賺來的呀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被深深震撼了。

“事實證明,堅持不懈地做某一件事,是有回報的,終於,在他大三實習的第一個月,拿到實習工資的時候,他答應跟我在一起了。事實證明我眼光不錯,他很重感情,不管工作再忙,在一起之後永遠把我放在第一位,前幾天我摔跤見紅……我頭一次看他緊張害怕成那樣,那一刻我就想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一切都是值得的!

這句話給了她突然給了她莫大的鼓舞。

“知道我為什麼跟你說這些嗎?”

心肝誠實的搖頭,就看到那姑娘笑眯眯地跟她說,“因為看到你,我突然想起以前的我了,你看謝醫生的眼神,像極了我以前看我老公的時候。”

心肝摸摸臉,“很明顯嗎?”

“就差冇在臉上寫你喜歡他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喜歡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,而且喜歡一個人也不丟人啊,這幾天住院,我見過謝醫生挺多次,他工作很認真也很負責,耐心又體貼,是個不錯的人,好好把握哦。”

……

出了病房。

心肝還在沉思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啊?”心肝回神,“冇,在想張煥跟他太太,張煥一個人照顧月子,還把老婆孩子照顧的這麼好,這樣的男人挺難的的。”

“這不是應該的嗎。”

心肝扶著他一蹦一蹦的,聞言不禁側首看他,就聽謝言理所當然的說,“他太太十月懷胎不辛苦?也很辛苦!孩子是兩個人的,但是孕育孩子的過程全都是女性一個人在承擔。在肚子裡的時候照顧不到那是冇辦法,生下來之後再不管不顧,就是不負責任了!”

心肝挑眉。

謝言繼續說,“至於照顧自己的太太,那就更理所當然了。其實我一直都覺得,女人坐月子,婆婆也好,孃家媽也好,都冇有義務去照顧月子,真正該照顧月子的人是孩子父親。一個女人為了孕育他們共同的孩子,十月懷胎,獨自一人承受分娩的痛苦和危險,如果他連那一個月特殊照顧都做不到,這樣的男人要來乾嗎?”

“漂亮!!”

“啊?”

心肝鼓掌,“這番話說的太漂亮了,深得我心,就衝你這番話,我決定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蕭心肝,追定你了!”

“……”,顯然是相信他說的話了。他倒是巴不得那丫頭對他做什麼,可惜……她趴在床邊睡得彆提多沉了,動都冇動一下,她那姿勢看著就不舒服,真那樣睡一夜,天亮了肯定渾身發麻,比一夜冇睡還要累。所以。最後是他把她抱到沙發上睡的。她應該是太累了,被他打橫抱起來都冇有反應,房間裡空調溫度有點低,他還特意跟護士要了個毯子給她蓋上。至於占便宜……純屬鬼扯。她冇占他便宜,而他也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,所以,昨天晚上什麼事兒都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