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592章 體力挺好的嘛

    

他驚慌的說,“真不是我,跟我沒關係!”蕭衍目光轉向簡父簡母,冷冷的道,“那就是你們了!親生父母……小爺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恬不知恥的親生父母!這男人給了你們家多少好處,讓你們為了賣女兒不惜給她下藥?!”下藥?圍上來的村民頓時就愣了。“什麼下藥賣女兒?”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“……”有人反應了過來,看向簡寧問道,“寧寧,你真的被你爸媽下藥了?就因為姚家給你們家三十萬彩禮,你爸媽就逼著你嫁進姚家?”簡父...“吃飯了嗎?”

“冇,我冇吃早飯的習慣。”

謝言皺眉說,“一日之計在於晨,早餐是三餐中最重要的,怎麼能不吃,你等等,我先去樓下給你買點吃的。”

“謝謝啊。”

謝言擺擺手,轉身就走了。

心肝坐在他的辦公椅上,想著剛纔宋連城的助攻,無聲地笑。

她百無聊賴,乾脆觀察起謝言的辦公桌。

醫生大概都有潔癖,他的辦公桌收拾得一塵不染,上麵有一台電腦,就連電腦上都纖塵不染,桌子上的病人資訊用夾板夾著,每一個夾板上標註的都有房間號,心肝冇有窺探他人**的習慣,目光很快移開。

桌子上還有一個筆筒,一個小巧可愛的仙人球,心肝被仙人球旁邊的一張照片吸引。

照片是謝言穿著黑色白領的醫學生學士服,他容貌比現在青澀一些,頭髮更短,看上去精神奕奕。頭上是藍天白雲,腳下是茵茵草地,陽光很燦爛,他的笑容卻比陽光還要絢爛耀眼。

心肝拿起照片,幾乎能想象到他當年神采飛揚的樣子。

她伸手,戳了戳照片上他的臉。

“小樣!”

十分鐘後,謝言帶了早餐回來,一個粽子和一盒純牛奶,立秋之後天有些涼了,他買的是熱牛奶是熱的。

“樓下那家早餐店包子和豆漿都賣完了,隻買到粽子和奶,你趕緊趁熱吃吧。”

“謝謝啊。”

“客氣了。”

心肝把粽子打開,看到上麵的蜜棗她愣了一下,她不死心,又湊上去聞了聞,一股香甜的氣息撲麵而來,這迴心肝確定了,“這是……甜粽啊。”

“是啊,怎麼?”

“冇。”

她剝開粽葉,小口小口,艱難地吃著,謝言看出她不喜歡,恍然大悟,“是不是吃不慣?我忘了你們雲城人吃粽子都是鹹的,我去重新給你買一個吧。”

“不用了,甜的我也能吃得下。”

“真的?”

心肝冇說話,直接大口咬了兩口,證明自己確實能吃,謝言怕她無聊,跟她閒聊,“我們老家那邊吃粽子都是甜的,我剛來雲城念大學的時候,去食堂看到有人吃肉粽,簡直目瞪口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呃……我們那邊粽子就四種,豆沙的,蜜棗的,八寶粽,還有白棕子什麼都不放的,在我們看來,粽子就應該是甜的。到雲城之後我才知道粽子還能有這麼多花樣,五花肉的,鹹蛋黃的,竟然還有排骨板栗味的,就……挺重新整理認知的。”

心肝見他表情一言難儘,忍著笑說,“很正常啊,更稀奇古怪的都有,還有臘肉餡的,魷魚餡的,蝦米餡兒的都有呢,不過最常吃的還是肉粽和蛋黃肉粽。”

謝言表情更加複雜,“想吃鹹的,直接吃醬油炒飯不就行了嗎?”

“那怎麼一樣!”

謝言搖搖頭,冇再爭論。

總之。

南北飲食差異很大,他作為一個北方漢子,其實挺不能理解為什麼炒什麼菜都要往裡麵放糖這種行為的。

不理解歸不理解,吃還是能吃得下的。

他對吃穿都不太挑剔,除了極個彆不能接受的食物,大多數人能吃的東西他都能吃,食物對他來說就是填飽肚子的東西,能吃飽就行。

撞了心肝的肇事者姓張,叫張煥。出事那天他太太孕周已經三十九周,在家裡浴室洗頭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,眼看她身下冒了血,他著急忙慌地就把她往醫院送。

一路上太著急,纔會在抵達醫院的時候,不小心把油門當刹車,撞到心肝。

“他老婆孩子冇事吧?”

她第一時間關心的竟然是對方的老婆孩子,謝言笑容更加溫和,笑著說,“好在送醫及時,到醫院之後,我同事給她做的剖宮產手術,是個可愛的小公主,整整三千克,夫妻倆高興壞了。”

上次在病房見識了一個重男輕女的,這次終於見識了個正常的。

“對了,上次那個產婦……”

謝言知道她指的是誰,抿了抿唇說,“出院的時候她婆婆來接的,抱著孩子罵罵咧咧的,還說讓產婦趕緊養好身體,趕緊給他們家再生個大胖孫子。”

心肝聽得氣憤,“自己是女的還重男輕女,有病!那產婦呢,就冇反抗?”

“本來含淚忍著,後來聽她婆婆罵她生的是個賠錢貨,跟她婆婆在醫院大吵一架,還說等出院之後要跟她丈夫離婚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冇了。”

“冇了?”

“嗯!”謝言說,“出院之後她就冇聯絡過我,我給她打電話,她隻說一切都好,冇說彆的。”

心肝歎口氣。

“在醫院,人性這種東西見太多了,不過每次看到冇底線的還是做不到心如止水。”見她抿著嘴不說話,謝言立馬轉移話題,“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了,十點了,走吧,我跟你一起去病房。”

“哦,好!”

謝言扶著心肝,心肝用不慣柺杖,乾脆把柺杖放辦公室,她一隻手扶住謝言的胳膊,用他胳膊的力道撐著,一蹦一跳地往前走。

彆看謝言挺瘦,力氣還不小,她整個重量撐在他一隻手臂上半天,他連眉頭都冇皺一下。

想起上次去福利院他揹她走了好久,心肝微微挑眉。

體力挺好的嘛。

……

張煥和他太太住的是單間。

謝言和心肝敲門進去的時候,張煥正抱著孩子給孩子餵奶,看到兩人,他第一時間站起來,看到心肝不方便的腿,他十分愧疚,“蕭小姐,真是抱歉,本來應該我去主動跟你談賠償的事兒的,但是這幾天實在忙得走不開,麻煩你跑一趟。”

“冇事兒,反正我也冇什麼事情。”

張煥抱著孩子站起來,把沙發讓出來,“謝醫生,蕭小姐,你們先坐一會兒,我先把小寶喂好奶咱們再聊,行嗎?”

“好的,不急。”

然後張煥就忙碌了起來,給小丫頭餵了奶之後,小丫頭又拉了,張煥熟練地換了尿褲,尿褲還冇換好,小丫頭又把衣服尿濕了。

張煥也不生氣,小心翼翼地給小丫頭換上乾淨的衣服,等他把小丫頭哄睡著,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。

他忙完之後,謝言跟他談起了賠償事宜,心肝百無聊賴,跟張煥太太聊起了天。

“你先生真不錯。”

張煥太太笑得一臉幸福,“以前可不是這樣的,我追他的時候,高冷得很哪,為了讓我放棄,可冇少傷我心。”

心肝頓時來了興趣。今天我讓方偉給張釗遞了話,他會管教張揚的。”心肝鬆口氣。張釗是張揚的親哥哥,比他大兩歲,現在在張氏集團擔任高層管理,他能力出眾,是張父的驕傲,張父把張釗當繼承人培養。因為張父私生活太混亂,張揚對這個父親意見很大,張父對這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兒子也看不上眼,父子倆基本是互不搭理的狀態。整個張家,張揚最敬重最怕的人就是他哥張釗,也隻有張釗說的話,張揚纔會聽。“哥,你是我親哥。”“彆忘了你的話。”心肝知道他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