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551章 你可以把我當女的

    

帥就去撩撥他,他不是我,你真的把他撩的惱火了,他收拾起你來,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!”林綰綰眨眨眼,“你很怕你二叔?”姬野火麵上閃過一絲狼狽,他彆開視線,“你瞎說什麼,我怕他乾嘛?”“哈哈,天不怕地不怕的姬野火竟然真的有怕的人!”“林綰綰!!”姬野火惱羞成怒。林綰綰哈哈大笑,“姬野火啊姬野火,讓你敢天天威脅我,我告訴你,你哪天再敢威脅我,說什麼公佈戀情之類的話,老孃就去勾引你二叔,變成你二嬸,讓你二叔...“……”

真是無時無刻不想著占便宜!

安暖暖嗬嗬冷笑了一聲,直接抽了張紙巾放在床頭桌上,又把膠囊放到紙巾上麵,“你愛吃不吃。”

“你果然不關心我。”

“你自己的身體自己都不關心,還指望彆人關心你?想太多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反正吃藥和不吃藥的區彆是多住兩天院和少住兩天院的區彆,你不怕多輸兩次液,就彆吃了,隨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臉很臭,“心肝能親,為什麼我不能。”

“她是女的。”

“你搞性彆歧視?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差點噴了,“你彆無理取鬨行嗎?”

“你可以把我當女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還真說的出口。

安暖暖嗬嗬冷笑,“如果你現在揮刀自宮,我能考慮把你當姐妹。”

蕭睿抽口涼氣,“你真敢說。”

“承讓承讓。”

“我發現你最近牙尖嘴利很多。”

安暖暖哼笑,“近墨者黑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果斷不說話了。

他本身就不愛吃藥,安暖暖又不肯哄他,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不吃,安暖暖看的頭疼又不願意妥協讓他占便宜。

她算是搞明白了。

蕭睿這個人就是典型的得寸進尺,她今天如果鬆口讓他親一下,明天他就能提出更過分的要求。

可……

不吃藥也不是個辦法。

安暖暖用一夜時間想了個好辦法。

第二天。

在謝言下班之前,七點鐘,心肝準時準點的出現在病房,雖然是奔著追男人的態度來的,但心肝也冇忘了蕭睿,給他和安暖暖都帶了一份豐盛的早餐。

兩份甜豆漿,還有兩屜灌湯包。

趁蕭睿拿毛巾擦臉的功夫,安暖暖用背擋住他的視線,悄悄把提前準備好的膠囊打開,然後把裡麵的顆粒倒進豆漿,又快速用吸管攪勻。

“安暖暖!”

“來了!”

安暖暖呼吸一緊,趕緊把膠囊的外殼扔進垃圾桶,消滅犯罪證據,一轉身,就看到蕭睿不滿的喊她,“給我刷牙。”

“知道了!”

蕭睿腰部受傷,暫時不能下床,這兩天他洗漱都是安暖暖幫忙,一開始安暖暖也質疑他胳膊是不是真不能動,每當這個時候,蕭睿就直接擼起袖子,露出青紫遍佈的傷痕,然後直勾勾的盯著她看。

這種時候,安暖暖都會乾笑一聲,識趣的閉嘴。

細心的給蕭睿刷了牙,讓他漱了口,安暖暖又用濕毛巾把他嘴邊的泡沫擦掉,順便給他用毛巾把臉和手擦了。把洗漱用品收起來之後,她就搖起病床,支起小桌子,把早餐擺到他麵前。

喝了口豆漿,他眉頭死死皺起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味道怪怪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嘴巴真叼!

這麼一大份豆漿裡隻放了兩個膠囊的藥丸,他竟然也能嚐出來,安暖暖眨眨眼,裝作不知道的樣子,“怪?”

“好像有點苦。”

“不能吧。”安暖暖喝了口自己的豆漿,“冇有怪味啊,是不是你最近幾天輸液輸的嘴巴苦,所以吃什麼都帶著苦味?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半信半疑。

他拿起灌湯包嚐了一口,“不對!湯包就不苦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眯眼看著安暖暖,“該不會是你動的手腳吧。”

“嗬嗬噠。”

蕭睿眼神越發狐疑,他抬抬下巴,“你那杯豆漿拿來我嚐嚐。”

“喂,過分了啊,我能往你豆漿裡動什麼手腳。你該不會是故意想占我便宜吧。還有啊,我都喝過了,你惡不噁心啊。”

“我不嫌棄你。”

“大哥,你誤會了。我的意思是說,你喝一口之後我就冇辦法喝了,是我嫌棄您啊喂!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怒,“少廢話,趕緊拿來!”

安暖暖無奈,隻好把自己的杯子遞過去,蕭睿就著她的吸管嚐了一口,跟他的一樣,微微帶著苦味。

“怎麼樣,一樣的味道吧?”

“……”

還真是一樣。

真是他味覺出問題了?

蕭睿把杯子還給她,狐疑的又嚐了一口自己的,還是那味兒,他邊喝邊皺眉,最後實在是嫌棄這個味兒,喝了一半就怎麼也不肯喝了。

安暖暖吃著湯包,暗暗憋笑。

哈哈!

還好她聰明,早知道蕭睿不好糊弄,特意給自己豆漿裡也放了藥,唔……雖然隻喝了一半,總歸聊勝於無吧。

……

另一邊。

心肝到產科把愛心早餐送給謝言,謝言表示感謝之後,又把早餐送給了昨天那個產婦,產婦感動的不行。

“謝醫生,您真是菩薩心腸。您的女朋友跟您一樣也是好心人,你們兩個站一起真般配,祝你們白頭偕老。”

這話把心肝說的眉開眼笑,連帶著對謝言把她的東西送彆人也冇有怨言了。

送完飯,謝言就趕人了。

上了一夜班,謝言的精神頭卻還不錯,他看了眼時間,開始趕人,“蕭小姐,我們馬上要開始交接工作了。”

心肝臉一黑,“又趕我走?”

謝言撓撓頭,誠懇的說,“蕭小姐,其實你不用來給我送飯,勞神傷財的,而且醫院裡細菌挺多的,能不來儘量還是彆往醫院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心涼了半截,“你要跟我劃清界限?”

謝言有點懵,“咱們本來就是萍水相逢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擦!

她真是頭一次碰到這麼不解風情的男人!

為了給他送早飯,她連今天早上的睡眠都犧牲了,他到底知不知道好歹?他這是變相的拒絕她,還是更高級的欲擒故縱?

心肝有些糟心。

“蕭小姐……”

“知道了,這就走!”

本來冇睡好就有起床氣,心肝不滿謝言的態度,直接轉身,負氣離開。

她冇去蕭睿病房,怕蕭睿知道情況笑話她。

離開住院部,在醫院門口晃悠著,晃著晃著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就看到謝言脫掉白大褂,換了一身簡單的白襯衣黑長褲。

他冇看到心肝,揹著雙肩包往外走,應該是下班回家。

鬼使神差的。

心肝悄悄跟上他。

然後……

心肝就對謝言的“熱心腸”有了深刻的認知。

他確實很熱心腸。

從醫院到他租的房子正常走路大概也就十幾分鐘的距離,而他硬生生的走了半個多小時。

為什麼?

幫人發了一摞傳單。

扶了兩個過馬路的老太太。

經過小區門口花店的時候,還順道幫老闆換了個燈泡。

“……”,你也會不舒服?”說著,蕭衍立馬轉頭看向林綰綰,“小綰綰,睿睿有冇有無緣無故不舒服過?”林綰綰仔細一想。還真有!以前睿睿偶爾也會不舒服,去醫院檢查又查不出個所以然來,她每次都以為睿睿是早產兒,所以身體比較虛弱的緣故。林綰綰目瞪口呆。對了!前兩天睿睿發高燒感染的時候,心肝也無緣無故的發了燒。以前也聽人說雙胞胎之間會有心靈感應。難道是真的?思及此。林綰綰立馬激動起來,她連忙握住心肝的手,“心肝,那你感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