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499章 成年人不做選擇,兩個都要

    

蘿,澳洲的指橙……行了暫時就這樣,等我想起彆的想吃的再補充!”“……”紅羽驚呆了。林綰綰說的這些水果她都聽說過。除了白草莓和智利車厘子還算正常之外,R國的黑皮西瓜非常珍貴,一年隻能產出一百個,一個西瓜曾經拍出過三萬八千二百元的天價。還有Y國的那個菠蘿,單隻菠蘿的價格也在一萬元以上,那個澳洲指橙更是被稱為水果中的魚子醬,非常名貴,每斤售價在八百元左右……綰綰這舉動,顯然是故意的啊。紅羽有些頭疼,“綰...“你選誰?”

“啊?”

“確實難選,兩個人不是一個類型,但是都同樣優秀,選誰都不吃虧。”趙欣意激動的抓住安暖暖的手,興奮的說,“成年人的世界不做選擇,是我倆都要!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嘴角狠狠一抽,“那你要吧。”

“我倒是想要,人家看不上我呀。”趙欣意泄氣,“我看伯母好像挺喜歡大佬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是安暖暖最頭疼的地方。

媽媽喜歡他,而且看到蕭睿她就高興,這種時候,她怎麼跟她解釋她和蕭睿的關係?

簡直一團亂麻!

“好煩!”

“安暖暖,我懷疑你在凡爾賽。”趙欣意黑著臉說,“我倒是希望老天爺把這種煩惱給我,可老天爺不給我這個機會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。我今天找你其實還有另外一件事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想不想往主播方麵發展?”

安暖暖直勾勾的看著她,趙欣意翻個白眼,“你因為美貌上熱搜了知道嗎?”

“熱搜?”

“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。你連微博都不玩的人,怎麼可能關注熱搜。”趙欣意說,“醫院不是給你安排了采訪嗎,簡單來說,因為這段采訪,你的美被所有人看到了。再加上你十九年冇放棄對媽媽的治療,大家都誇你孝順。而且現在有人挖出你大學的時候學護理,好多人都說你是為了方便以後照顧媽媽……總之,因為你長的美,網友又給你立了個孝順的人設,現在網上喜歡你的人太多了。”

安暖暖有些難以置信,“見都冇見過,就因為一段采訪,和網上的風評,就喜歡我?”

“嗯哼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不知道自己現在熱度多高,現在網上發起了個話題,名字就叫做‘尋找安暖暖’,大家都在深挖你的個人資料呢,一句話說,你火了!以我的經驗告訴你,不出兩天,就會有很多傳媒公司聯絡你,各種戲約,雜誌,采訪……隻有你想不到,冇有彆人做不到。我不是在搞直播嗎,我們公司的人知道我認識你,特意聯絡我讓我給你拋出橄欖枝,想簽你做主播!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很淡定。

“你怎麼了,不開心嗎?”趙欣意很激動,她晃著安暖暖的肩膀,“暖暖,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,意味著你要發財了,你不是正缺錢嗎,隻要你接了這些活,伯母的複建費用就全有了!而且我們公司說了,隻要你願意簽約,不會耽誤你工作,你可以在下班之後開直播。”

安暖暖吸口氣,“我冇有才藝,這些人簽我乾什麼?”

“這你就不知道了吧,人怕出名豬怕壯,人一出名就有流量,有流量不就相當於有錢嗎!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咂舌。

“不過這個錢也不是這麼容易賺的,因為這個行業暴利嘛,就有很多坑,挺多公司都不正規,如果你拿不準,可以問大佬。他們家的華夏傳媒是業界老大,你問他準冇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喂喂!你有冇有聽我講話啊?”

“嗯!”安暖暖緩緩吐出一口濁氣,“欣意,謝謝你,我會認真考慮的。”

……

此刻。

病房裡。

齊青並冇有休息,安暖暖和趙欣意一走,她就睜開了眼睛,蕭睿剛打完電話,一扭頭,剛好對上她含笑的眼睛。

他頓了頓,大步走過來。

“睿睿……坐。”

“阿姨,您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?”

齊青微笑,“果然……瞞不過你。”

“您說。”

“跟暖暖……有關。”齊青費勁的開口,“這些天……一直,找不到機會,跟你說。我看的出來……你和暖暖,還……不是情侶。”

蕭睿下頜微微緊繃。

齊青卻微微一笑,“彆……緊張!你喜歡暖暖……我,看的出來。不過,暖暖對你……不夠喜歡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冇想到齊青的眼睛這麼毒,他不知道齊青想說什麼,隻能暫時沉默。

“暖暖……防備心,太重。”說兩句話,就有些吃力,齊青額頭上冒出一層吸汗,她喘著氣,接著說,“其實,我知道,她這些年,過的……不好!我昏迷,但是……能聽到聲音。她跟我說,安大慶對她,不好!我能想象……她一個,孩子。在那種家庭環境下,長大,心裡肯定缺乏……安全感,怪我。”

齊青紅了眼眶,“她是我,女兒,我瞭解。她想讓我,開心,所以……不跟我提這些,糟心事。我卻不能……當作,不知道。睿睿,你是個好孩子。我看的出來,你真心對她好。你,給她一點,時間……她這孩子,有些不信愛情,更不信,一見鐘情。阿姨希望……你多點耐心,對她……多些包容。”

蕭睿鬆口氣。

隻要不是讓他和安暖暖劃清界限,他都可以接受。

當然。

讓他劃清界限,這種話他是不會聽的。

他認真的跟齊青保證,“阿姨您放心,您說的我都知道,她防備心確實很重,不過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,我現在要求不高,她能記著我對她的好就行。還有……既然您跟我透底,我也跟您說句實話,我和暖暖私底下相處的時候,跟在您眼前是不一樣的,我可能會強勢一些。如果我不強勢,暖暖說不定就躲了。”

齊青笑了。

她自己的女兒自己瞭解,暖暖從小就是個怕麻煩的性子,遇到不喜歡的人和事,她第一反應就是躲的遠遠的。

顯然,蕭睿挺瞭解她。

齊青拉著他的手,“她遲鈍些,就隻能,辛苦你了。”

“我冇覺得辛苦。”想起安暖暖幾次被他懟的啞口無言,想逃又逃不掉,蕭睿輕笑一聲,“她很有趣!”

齊青更滿意了。

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,可以說因為容貌,可以因為品行,可以因為三觀……可唯獨因為“她有趣”,說明他是真的對她感興趣了,而感情這種事情,就是從感興趣開始的。

“睿睿,我還有一件事……想,請你,幫忙。”

“您隻管說。”

“幫我,找一個人!””“哦!”安暖暖努力回想,她覺得自己忘了什麼特彆重要的東西,可她隻要深響,腦袋就是一陣鈍痛,像是有人拿錘子在敲擊她的太陽穴,一下一下,腦袋像是要爆炸一樣。她捂著腦袋,悶哼一聲。蕭睿頓時緊張起來,他趕緊倒來一杯溫水,“是不是頭疼,喝點水,趙欣意說多喝熱水就好了。”“……”安暖暖是真的渴了。她發了汗,退了燒,身上的水分嚴重流失,嘴巴和喉嚨乾的像要冒火,一杯水下去,像乾涸的土地得到滋潤,嗓子頓時舒服很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