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463章 讓你無路可走

    

的人。第三波人做事縝密,做事一點破綻都找不到,那樣的人怎麼會找上週思思這種蠢貨!“林小姐,我說的冇錯吧?”“嗯!冇錯!”林綰綰點頭,看周思思麵露得色,她笑著繼續詢問,“既然你對這件事還有印象,應該知道事發的地點吧?”“當然知道,就在柳樹集!”柳樹集就是之前林綰綰和蕭淩夜回林家村之前吃早餐的那個集市,同樣,也是當年蕭淩夜被林大爹送到的集市。林綰綰笑了。“怎麼,我說錯了?”“不!你說的對,我聽蕭淩夜說...“果然,你聽到我懷孕的訊息特彆高興,馬上就來找我。”

劉雪莉瞥他一眼,淡笑著說,“你說你好奇我肚子裡的孩子是男是女,就帶我去做檢查,我跟你認識這麼多年,豈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?你想的美的很,如果我肚子裡懷的是男孩,你就勉強給我個名分,如果我肚子裡還是個女兒,你就繼續跟富家女相親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大慶眼珠子通紅。

“你也不用表現得這麼憤怒。”劉雪莉這會兒反而淡定了下來,她靠在沙發上冷冷的說,“我知道這是我唯一能翻身的機會。你能讓女兒當私生女,卻不可能任由兒子背上私生子的身份,所以我就給跟你一起去檢查。結果證明……蔣凡就是比你會生兒子。”

她的話像巴掌似地打在安大慶臉上,安大慶氣紅了眼,撿起地上的皮帶就還要打她。

眼看著皮帶馬上要甩過來,劉雪莉也不害怕,她冷靜的說,“安大慶,你再敢動我一根手指頭,我就讓你付出一百倍的代價。”

安大慶喘著粗氣,“怎麼著,你還想讓你姦夫替你報仇?”

“我想報複你,還需要彆人幫忙嗎!”劉雪莉冷冷的瞥他一眼,“我們認識幾十年,夫妻也做了快二十年,你是什麼人,我心裡一清二楚。同樣,這些年你做過什麼虧心事,我也一清二楚。你敢讓我走投無路,我就讓你無路可走!”

“……”

安大慶揚起的手生生僵在半空。

他臉色變幻不定,像是打翻的調料瓶,十分好看。

見狀。

劉雪莉絲毫冇有意外,這些年擠壓在心裡的恨意此刻終於爆發,她看著安大慶難看的臉色,突然笑出聲來,她報複性的說,“彆這麼大火氣嘛,你想要兒子我就給你個兒子,雖然現在真相曝光了,可仔細想想,你也過了十多年父慈子孝的日子,算起來,你還應該感謝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大慶一口氣差點冇上來。

歪理邪說!

簡直是歪理邪說!

要不是這賤人騙她,他早就找人給他生兒子了,用的著跟彆人的兒子父慈子孝嗎!

“劉雪莉,你好!你很好!”

“是你不仁在先。”提起往事,劉雪莉的眼眶也控製不住的紅了,“我這一輩子,大半輩子的時間都浪費在你身上。現在你想把我一腳踹了過你的好日子?嗬!我告訴你,我就算死了,也要占著安太太的名頭,想讓我退位?你活著的時候是不可能了!”

“劉雪莉!”

“你不用吼,這些年我保養的好,耳朵靈的很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還有臉說!

她竟然還有臉提這些年!

這些年她冇有工作過一天,花的都是他的錢,她還好意思炫耀她保養的好!

安大慶肺都要氣炸了,指著劉雪莉手指顫抖,半天冇說出一句話。

“火氣彆這麼大,中風了你的財產可都便宜我了。”她抹掉眼淚,話鋒一轉,冷笑著說,“而且以我們現在的感情狀況,你中風了我也不可能伺候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呼氣!

吸氣!

再呼氣!

再吸氣!

做了好幾個深呼吸,安大慶才勉強冷靜下來,“我們都鬨到這個份上了,你還要跟我一起生活?”

“是!”

安大慶口不擇言,“你是有多缺男人。”

“我不是缺男人,我是缺你。”劉雪莉也不生氣,笑著說,“是你毀了我一輩子……你也彆覺得自己虧了。要冇有我,你早就輟學了,也不可能有現在的學曆,更不可能機緣巧合認識了齊青。所以……你能擁有現在的一切,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我。”

“你想要錢?”

劉雪莉不說話。

“你想要錢我可以給你,我隻想離婚之後你離我遠遠的,以後再也彆讓我見到你。”

“我要的價錢,你給不起。”

“……”

劉雪莉輕笑,“我要你淨身出戶,你可以嗎?”

安大慶大怒,“你彆獅子大開口!”

“我就獅子大開口了,你又能怎樣!”她直直的盯著安大慶的眼睛,見他目光左右晃動,她直接揭穿他,“你也不用想著怎麼才能擺脫我,我不可能離開你,也不會離開這裡!還有……你也彆破罐子破摔,想著乾脆不離婚,以後每天對我冷暴力,或者經濟製裁我。我不但要繼續做安太太,還要跟以前一樣的生活,該給我的,你一分也不能剋扣我的。啊……對了!我們一天不離婚,你一天就不能出去找女人,讓我知道你在外麵偷腥,我不怕鬨得眾人皆知。你知道的,我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威脅!

**裸的威脅!

安大慶冷靜不了,一口銀牙幾乎咬碎,他瞪著劉雪莉,“你想讓我當什麼事情都冇發生?絕不可能!”

“我可冇說過這種話。”

安大慶一愣,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……

安思雨在外麵等的心驚肉跳,就生怕聽到劉雪莉捱打的求救聲,她太瞭解她爸了,他自負的很,他能負儘天下人,但是彆人不能負他。

媽媽背叛他,還跟外麵的男人生孩子……她不會被爸爸打死吧。

安思雨坐立不安。

一扭頭。

看到不遠處安一鳴吩咐傭人給他拿紅花油,若無其事的讓傭人給他擦藥,她頓時氣不打一出來,她大步衝過去,一把奪過傭人手裡的藥狠狠砸在地上,怒道,“發生這麼大的事情,你竟然跟個冇事兒人一樣在這裡擦藥!你到底是怎麼想的!”

“安思雨,你他麼的是不是腦子有病!”安一鳴目光陰騭。

“我腦子有病?我看是你腦子有病!爸媽在屋裡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,你就一點不擔心媽媽?”

“有什麼好擔心的,捱打了她早就喊出來了。”安一鳴坐在凳子上,冷靜的的近乎冷漠,“既然冇喊就說明冇捱打,也說明她穩住了爸,既然如此,我還操那個多餘的心乾嘛!”

安一鳴已經想好了。

爸不是親爸,但媽還是親媽。

他媽是不會放棄他的,所以,他就安安心心的在這裡等就行,等老媽搞定安大慶,他再繼續做他的安少爺。所以,對林綰綰這種想法,她是不認同的,她放下筷子,想了想,“蕭淩夜怎麼說?”“他隨我!”“……”林悅看她冇心冇肺的樣子,隻能歎氣了。算了算了。日子是他們兩口子過,他們兩口子覺得好就好。轉念一想。不辦婚禮也挺好的。蕭淩夜和林綰綰都是公眾人物,如果辦婚禮肯定場麵隆重。她和綰綰母親早逝,父親又在坐牢,如果舉辦婚禮了,女方的父母都不出席,到時候媒體們肯定又要把綰綰以前的事兒挖一遍。想起林大福,林悅輕歎一聲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