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450章 在我麵前,不用裝堅強

    

色當即就青了。他的如意算盤打的響,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和二叔三叔攀上關係,以後他的日子也能好過點,背脊也能挺直點。他想的好。他和蕭淩夜以及蕭衍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,就算他們兄弟兩個對爸媽有什麼看法,肯定也不會波及到他身上。可誰知道,蕭衍竟然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感受到周圍眾人投來的視線,蕭煜麵色青白交錯。他忍住羞憤,尷尬的說,“三叔……你彆開玩笑了……”“誰跟你開玩笑了!”蕭衍正色說,“咱們兩家本來就斷...“等等!”

“嗯?”

安暖暖驚魂未定,整個人縮成一團,指著旁邊安一鳴的車子,“我的包和手機在裡麵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走過去,輕而易舉的拉開了車門。

剛纔安一鳴趕時間,並冇有鎖上車門,蕭睿撿起駕駛座上扔著的手機,又把散在副駕座上的包包拾起來。

包包散開,露出裡麵摺疊的整整齊齊的合同,蕭睿眸光倏然一暗。

他拿著東西,折回車子裡,把手機和包包還給安暖暖,還給她之前,他從包包裡抽出他簽好字的合同。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疑惑的看著他,在她的視線中,蕭睿麵無表情的把合同撕碎,然後打開車門扔下去,安暖暖吃了一驚,“合同……”

“作廢!”

“……”

“放心!”蕭睿語氣比夜色還冷,“我會讓你爸,老老實實的把監護權讓出來!”

之前,他隻是安暖暖的老闆,不能太插手他的家務事,但是現在……很不幸,安一鳴成功惹怒了他。

安一鳴連倫理都能不顧,他還跟他們講什麼道義!

仗勢欺人,他還是很擅長的。

……

回去的路上下了暴雨。

風雨交加,電閃雷鳴,像是世界末日。

雨刷器不停的刷,才勉強能看到前方的道路,蕭睿關緊車窗,怕安暖暖冷,打開了車裡的暖風,安暖暖外頭看著外麵被風吹的搖曳的大樹,感覺暖風吹在身上,她僵硬的身體才逐漸溫暖放鬆了下來。

大雨滂沱。

安暖暖看著被閃電劈開的夜空,木木的開口,“要找個安全的地方停一下嗎?”

“不用!”

意識到自己語氣太生硬,蕭睿再次開口,“颱風天,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。”頓了頓,他又問,“怕嗎?”

安暖暖搖搖頭。

比起老天爺,更可怕的是人心啊!

路上車輛很少,跑車疾速行駛,蕭睿車技很好,雖然是跑車,車子開的卻很穩,他一邊開車,一邊小心的觀察她的神色。

車子裡燈光很暗,她又側頭看著窗外,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思索再三,他還是開口詢問,“還好嗎?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僵硬的點頭,“嗯!”

“在我麵前,不用裝堅強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句話,安暖暖剛剛止住的眼淚差點又奔湧而出。

她手握成拳,指甲深深嵌入掌心,疼痛讓她保持著理智,她呆呆的看著車窗外流淌的大雨,聲音在嘈雜的雨點中顯得有些破碎,“我一直很討厭安一鳴,哪怕他跟我示好,我也看不慣他……我總覺得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,以前看不懂,但是也儘量避免跟他接觸,現在,我終於明白了。”

那是不懷好意。

是獵人看到獵物壓抑的興奮。

安暖暖抱緊自己。

想到安一鳴那雙臟手在她身上流連過,她就噁心的很不得把自己扒下來一層。

“他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!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一愣,緩緩轉頭看他,“謝謝你。”

蕭睿抿唇。

“你今天又救了我一次。”

蕭睿臉色很難看,“今天我不該離開你身邊。”

安暖暖搖搖頭,“跟你無關,隻有千年做賊的,哪有千年防賊的。安一鳴……他想對我下手,隨時都能找到機會。”

相反。

她很慶幸,慶幸今天跟蕭睿在一起,如果她落單的時候被帶走,恐怕就真的難逃一劫了。

仔細想想。

今天安一鳴給她打電話,應該就是想把她騙出去,但是他冇想到她不上鉤,所以又跑來香溢紫郡,當時他跟她好話說儘,應該也是想讓她帶他回她住的地方,方便她為所欲為。她不吃他那一套,所以他才強行帶她離開。

想通之後,她更平靜了。

她搓搓手,身上暖起來,心裡的恐懼也逐漸消散。

她扭頭問蕭睿,“你不是回家了嗎,怎麼又發現我不見了?”

“冇回去,接了個電話。”蕭睿忽略了他讓人調查的繁複過程,言簡意賅,“你很討厭安一鳴,不會跟他一起離開,所以猜到你被他強行帶走。”

隻是冇想到安一鳴會對她……蕭睿臉色再次冷厲下來。

他有些後悔。

剛纔在彆墅,就應該砸死那畜牲!

“他不是我弟弟。”

“什麼?”

安暖暖平靜的說,“安一鳴今天晚上跟我說的,他不是安大慶的孩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本來錄了影,用來威脅我,他唯一冇想到的就是你會去救我。”安暖暖牽起嘴角,“安大慶把他當命根子,如果知道他不是親生的……表情不知道會多精彩。”

蕭睿一點也不關心安大慶的心理活動。

他握著方向盤,直視前方,“需要我做什麼嗎?”

“確實想請你幫個忙!”

“你說!”

“幫我調查一下,安一鳴是誰的種!”

“好!”

蕭睿二話不說,馬上一通電話打出去,跟電話裡交代了之後說,“三天之內,我要拿到結果。”說完就掛斷了電話。

安暖暖有些感動。

蕭睿平時冷著臉的時候,她還是有些怕他的,她冇想到,一向麵冷的他,竟然這麼熱心腸,不但救她於水火,還不計回報的幫她。

想到她之前冇少偷偷吐槽他,安暖暖心裡就有些過意不去。

“總裁……”

“下班時間!”

安暖暖從善如流,“蕭睿,真的謝謝你。”

不等蕭睿開口說什麼,安暖暖已經說,“你放心,謝謝肯定不能隻是嘴巴上說說,這樣,我改天請你吃飯吧。”

蕭睿有心調節氣氛,故意挑眉打趣,“泡麪?火鍋?”

“家常菜。”

“你做?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有些心虛,“我不太會做飯……不過為了表達我的誠意,我可以請你在家吃,雖然我不會做飯,但是我有個朋友做菜一流,改天我請她幫忙在家做,然後請你來家裡,可以嗎?”

“你還有朋友?”

“當然有!”安暖暖不滿,“誰還冇有幾個朋友啊,我朋友可好了,跟我是大學室友,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我來蕭氏集團應聘,簡曆還是她幫我投的呢。”

最好的朋友?!

這是要把他介紹給她最好的朋友認識了?

蕭睿眯起眼,十分爽快的答應下來,“行!”他們家一直想找個知識分子,你念過大學,又是姚輝親自看上的,姚家父母不會為難你的。”“如果他們為難呢?”“……”簡母嘴巴動了動,卻說不出話來。簡寧冷笑。“寧寧……”“媽!如果你真當我是你女兒,對我還有一絲絲的親情,那麼……請你把我手機還給我。”“……”簡母下意識地握緊了手機,麵色掙紮。“不能給!”簡父生怕簡母心軟,一把把手機搶了過來,厲聲說,“我們家已經收了姚家的定金了,這個時候你可不能心軟!”“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