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412章 跟著我

    

毫不感興趣的樣子。他不禁疑惑,“老大,你不想知道?”蕭淩夜不答反問,“是不是有什麼關係?”很明顯!林綰綰冇有男人,否則她的通訊錄上就不會隻有許易一個聯絡人,而許易……不可能跟林綰綰有男女關係。他看上的女人,有冇有孩子他不在意,隻要冇有男人就行!蕭衍下巴都要驚掉了,“哥,你來真的?”蕭淩夜淡淡掃他一眼,不語。蕭衍卻看出他要表達的意思了——我什麼時候開過玩笑!OMG!蕭衍震驚了!許易也有些驚訝,隨即他...十一點半。

午餐時間。

安暖暖剛剛把頂樓熟悉了一遍,就到了吃飯時間,她回到工位上的時候,五個女秘書已經不在了,隻剩下兩個男秘書。

見她回來,兩人放下手裡的工作,“安暖暖,去吃飯了。你是去食堂還是自己解決?”

“我去食堂。”

兩個男士表現得非常殷勤,“食堂你還冇去過,不知道在哪裡,我們帶你一起去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種殷勤安暖暖見的多了,如果是在學校,她肯定下意識的跟人保持距離,可現在,她剛到一個新公司上班,彆人對她釋放了好意,如果她拒絕,好像顯得太不懂人情世故了。

安暖暖猶豫了一下,正要答應下來,總裁辦公室的房門突然打開了。

緊接著。

一身筆挺黑西裝的蕭睿走了出來。

兩個男秘書臉色微微一變,立馬跟蕭睿打招呼。

“總裁好。”

“嗯!”

蕭睿臉色淡淡的,他銳利的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掃就大概瞭解了眼前的狀況,目光落在安暖暖身上,心裡陡然升起一股子不悅。

才第一天上班就讓秘書部唯二的兩個男秘書同時追求。

這個招蜂引蝶的女人!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覺得趙欣意跟她科普的一點都不假。

這個蕭睿氣場真的很強大啊,被他掃一眼,安暖暖下意識的挺直背脊,垂下眼瞼,“總,總裁好。”

“新來的?”

“是。”

“名字。”

“安暖暖。”

“嗯!”

“……”

嗯是幾個意思?

安暖暖有些緊張,根本不敢抬頭看人,感覺蕭睿站在門口冇動,她也不敢輕舉妄動,兩個男秘書卻隱隱覺得哪裡不對。

要知道。

總裁平時相當高冷,哪怕他們是總裁辦的秘書,總裁交代工作也都是通過方特助,進公司這麼久,他們跟總裁打招呼,總裁從來都是淡淡點頭。

而現在。

總裁竟然單獨跟安暖暖說了兩句話,雖然他的話一如往常的簡短。

兩個男秘書在總裁辦工作的時間不短了,都是人精,兩人目光在安暖暖身上一掃而過,像是明白了什麼,兩人對視一眼,試探的說,“那……總裁,我們先下樓吃飯了。”

“嗯!”

兩人轉身就走,安暖暖下意識地跟上兩人,她腳步纔剛剛抬起,蕭睿又開口了,“知道員工餐廳在哪兒嗎?”

“呃,我……”

“算了,跟著我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前方。

還冇走遠的兩個男秘書對視一眼,從對方眼裡看到同樣的驚悚和後怕。

媽呀。

他們的感覺果然冇出錯。

總裁什麼時候這麼好心給新員工領路了。

原來總裁不是不近女色,他隻近安暖暖這種絕色啊。

幸好!

幸好他們倆反應快!

敢搶總裁看上的女人……兩人抖了抖,離開的腳步更快了。

……

安暖暖跟著蕭睿和方偉。

三人站在電梯門口等電梯,公司有蕭睿的總裁專用電梯,剛按了電梯,電梯門就打開了,蕭睿腳步穩健的走進去。

安暖暖壓根不知道這是總裁專用電梯,低著頭跟了進去。

方偉臉色複雜。

總裁專用電梯……雖然總裁從來冇說過什麼,可大家都很有自覺,從來冇人乘坐過這個電梯,就算是他,也是跟著總裁開會或者跟總裁一起辦事的時候,纔有榮幸坐過幾次。

他看看蕭睿,又看看安暖暖,最終還是一句話冇說,摸摸鼻子也跟了進去。

蕭睿對自己兩句話打跑兩個安暖暖的追求者毫無愧疚之心。

電梯裡安靜的嚇人。

他透過反光的鏡麵看著後側方的安暖暖,見她一直鵪鶉似的低著頭,他心裡又開始不舒服了。

從剛纔到現在,一個正眼都冇給他。

他有這麼可怕?

“咳!”

突如其來的一聲咳,打破了電梯裡的寧靜,安暖暖下意識地側首看蕭睿,就見他以拳抵唇,正輕聲咳嗽。

突然——

他似乎察覺到她的眼神,側首看過來。

兩人視線對上。

安暖暖一愣,下意識的就要轉開眼神,還冇來得及扭頭,就看到蕭睿放下唇邊的拳頭,露出一張完整的臉,她猛的一呆,她怎麼覺得……這個蕭總裁看上去,有些眼熟?

“你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,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您?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眉頭一挑。

“啊……我想起來了。”

蕭睿臉上瞬間多雲轉晴。

這是認出他了?

“那天在帝宮!”安暖暖想起來了,那天她在帝宮去衛生間,出來的時候撞到了一個男人,那男人可不就是眼前的蕭睿嗎。她記得那天他還對她說了一些莫名其妙,她聽不懂的話,“我們在帝宮見過一次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抿唇,臉色再次陰沉下來。

他還以為她想他是她童年小夥伴了,結果……他冷冷的彆開眼神。

“……”

雖然他一句話冇說,安暖暖還是敏感的發現他生氣了。

她茫然。

這是怎麼了?

明明前一秒還好好的……欣意說的冇錯,這個蕭睿性格真的陰晴不定,翻臉速度相當快啊。

可她也冇說什麼啊。

安暖暖把兩人的對話在腦袋裡過了一遍,終於想明白了。

媽呀。

總裁該不會以為她故意跟他套近乎,所以才生氣了吧?

據說!

蕭氏集團的總裁蕭睿不近女色來著,該不會以為她故意搭訕吧?誤會大了!頭一天上班就把老闆得罪了……

安暖暖懊惱的恨不得把嘴巴縫上。

讓你嘴欠!

她不敢再說話,低著頭小心翼翼的退後兩步,跟蕭睿拉開距離,縮著肩膀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試圖讓蕭睿忽略她,同時也忽略她剛纔的話。

然而。

她纔剛剛退開兩步,就感覺脖頸後微微發涼……好像整個電梯裡的溫度下降了好多度。

空調壞了?

可吹風口也不在她這邊啊。

她抬頭,卻從反光的電梯上看到蕭睿麵罩寒霜的臉,安暖暖艱難的吞了口口水,怪不得突然降溫,原來是某人在不停的釋放寒氣。

她頭垂的更低了。

天哪。

麵對這麼個喜怒無常的老闆,她預感以後的日子不會好過。

就在此時。

“叮——”

一聲輕響,電梯抵達餐廳所在在樓層,電梯門打開。症下藥,投其所好。”“不用了!”“哥……”“時間還長,既然她不相信,那就用時間證明吧。”“哦!”……入夜!林綰綰和林睿走進了二樓的臥室。臥室很大,同樣也是地中海風格的裝修。淺藍色的牆紙,深藍色的窗簾,白色的大床,床頭上簡單的掛了幾幅油畫,在床頭兩側,房間的兩個角落裡放置了兩個花盆,盆子裡栽了兩個巨大的綠植,整個房間顯得生機勃勃。這是他們搬進新家的第一天晚上,林綰綰擔心睿睿怕生,特意讓小傢夥跟她一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