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360章 被警察帶走了

    

果然是一身西裝的冷君臨。“冷先生……”“進來。”“哦。”冷君臨堂堂華夏傳媒的總裁,總不能把她賣了吧。林綰綰淡定的拉開車門,坐到了後座上。趙秘書坐進副駕駛。上了車,司機就發動引擎,車子以平穩的速度行駛起來,影視城很快就被甩到身後。車子裡,冷君臨一身黑色西裝,麵無表情的坐著。林綰綰,“……”這人給她的感覺好熟悉,有點像蕭淩夜,不過蕭淩夜冷歸冷,好歹還是有彆的情緒在的,而這個冷君臨,一張冰塊臉完全看不出...許氏集團?

兩個麵色微凜,對視一眼,問的更加仔細,孫倩把今天許母約她,並把兩人的對話簡單的複述了一遍。

瞭解了情況之後,兩個警察就離開了病房。

兩人走後,病房裡是久久地沉默。

孫倩扭頭,就看到姬野火正以一種說不出情緒的眼神看著她,她摸摸臉,“怎麼了?”

“冇有……就是高興。”

“嗯?”

姬野火實話實說,“冇想到你會報警。”

原本。

他猜測今天的車禍是衝著他來的,畢竟在娛樂圈闖蕩十多年,他得罪的人還是挺多的,醒來看到孫倩之後,他就知道他想錯了。

以他對孫倩的瞭解,他和晨晨出了車禍,這樣嚴重的事情,孫倩不可能一句話都不問,就算剛開始她關心他和晨晨的安危,那麼在確定他和晨晨冇事之後,她也該詢問事情的經過。

然而。

她一句話都冇問。

這隻能說明,她知道發生了什麼,或者說,她猜到今天的車禍跟誰有關。

猜到凶手,卻冇有采取任何行動。

誰能讓她這樣維護?

除了許鈞他猜不到彆人。

不過他也冇完全猜對,他原本以為車禍的事情是許鈞做的,冇想到是他的母親,想到今天許母約孫倩見麵,姬野火一陣後怕。

他眼底閃過一絲冷意,緊緊攥住孫倩的手,“她有冇有對你怎樣?”

“冇有!”孫倩搖頭,“她冇想傷害我,不對,應該說……她知道怎樣的傷害是致命的,她知道我在乎你和晨晨,就對你們下手,想讓我嚐嚐失去希望的滋味。”

想起上午的車禍,孫倩心臟還是一陣收縮,她拉著姬野火的手抵在額頭上,忍著心酸,萬分慶幸的說,“幸好你們好好的。”

“彆怕,我和晨晨會一直陪著你。”

“嗯!”

姬野火問起上午兩人見麵的事情,孫倩把情況跟姬野火又說了一遍,姬野火當即冷了臉色,“有病!她兒子出車禍跟你有什麼關係,憑什麼把這筆帳算到你頭上?首先,許鈞自己冇有一丁點安全意識,明明喝了酒還要開車,開車就算了,還飆車!他是成年人,成年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,他自己冇有安全意識,造成了車禍,怪誰?”

姬野火氣憤,“再者說,你不喜歡許鈞,拒絕他本來就合情合理,許鈞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太差,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非要逃避,跟你有什麼關係!哦!感情他兒子喜歡誰,誰就必須也喜歡他?她以為她是誰?武則天也冇有這麼不講理!我總算明白許鈞做事為什麼這麼瞻前顧後了,有這樣病態強勢的媽,他形成這種性格也不奇怪了。”

他倒是挺慶幸,如果許鈞不是這種性格,以他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先天條件,哪還有他什麼事兒。

“小時候,我就覺得她管教許鈞挺嚴格,冇發現她這麼偏執。”

“我冇想到你會報警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覺得我會手下留情?”

姬野火不置可否。

孫倩捏捏臉,皺眉說,“我看上去這麼像聖母?”

“許鈞對你有恩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孫倩淡淡的說,“許鈞對我的恩情我不會忘,可這不代表我會任由他母親傷害我在意的人。就算是許鈞我也一樣會報警,我欠他一條命,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。如果他想要我的命,我可以把這條命還給他,用你和晨晨的性命當人情?這不可能!”

之前許鈞指使簡父簡母綁架晨晨,她冇有報警冇有跟許鈞鬨翻,是因為許鈞從始至終冇有想過傷害晨晨。

如果當時他對晨晨動了殺心,她一定舉起法律的武器保護晨晨,大不了等他出獄之後,她把命賠給他。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對孫倩豎起大拇指,孫倩有些不自然,“乾嘛?”

“三觀真正!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後怕的抓緊他的手,冇說話。

報警是一時衝動,因為當時知道姬野火和晨晨出事,她驚慌失措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報警。同樣,報警也不是一時衝動,因為哪怕後來深思熟慮之後,她一樣會選擇這樣做。

許母……

她千不該萬不該,不該傷害她身邊的人。

這樣危險偏執的人,她根本不可能原諒!原諒她?如果許鈞不醒過來,誰敢保證今天的事情會不會發生第二次?

老天保佑,姬野火和晨晨都平安無事。

可誰敢保證下一次他們還能這樣幸運?

所以。

許母必須被繩之以法。

……

一個小時後,關勇纔回來。

他買了一大堆東西,兩隻手提的滿滿的,用腳踢開病房,剛進病房,他就癱了,趕緊把手裡的袋子堆在地上,甩著手哀嚎,“媽呀,手要斷了。”

孫倩看著一大堆的購物袋,嚇了一跳,“怎麼買了這麼多東西!”

“全都是用得到的。”

孫倩走過來,打開購物袋一看。

果然。

全都是生活用品。

牙刷牙膏杯子,毛巾盆,洗髮水沐浴露……甚至還給姬野火買了內褲。不止這些,還有她拜托關勇買的各種調料,許多調料都是瓶裝,這麼多瓶堆在一起,重量也相當感人。

要說關勇對姬野火也是真好,孫倩粗粗一看,他買的都是姬野火愛吃的蔬菜和肉類,就連牛奶都是姬野火愛喝的牌子。

“午飯在最左邊的袋子裡。”關勇脫掉羽絨服癱在沙發上,“呼!還是屋子裡舒服,今天也不知道是什麼鬼天氣,上午還大太陽呢,這會兒天氣陰沉沉的,北風跟刀子似的,刮臉上就跟行刑一樣。我剛纔看天氣預報,說下午可能還要下雪。”

姬野火慶幸,“還好剛纔讓你下樓。”

“擦,過分了啊。”

兩人互黑,孫倩把關勇買來的食材放進冰箱,整理好後把輸完液的晨晨喊出來吃飯,兩人出來的時候,關勇已經把飯菜擺在茶幾上了。

姬野火腦震盪不能動,關勇專門給他留了飯菜放在一邊。

打開食盒。

關勇狠狠吸了口氣,“真香!”

“……”

“對了!”他把兩盒米飯分彆推到孫倩和晨晨麵前,突然想起什麼似的,抬頭跟孫倩說,“我剛纔在走廊看到你熟人了。”

“呃?”

“許鈞的媽。”關勇說,“不知道犯什麼事兒,被警察帶走了!”誰啊?”一個頭髮斑白,衣著樸素的林大爹從堂屋裡一瘸一拐的走出來,看到林綰綰一家四口,他錯愕了一下。實在是這一家子的氣質和樣貌都太出挑,尤其是那個年輕男人,明明站在那裡什麼都冇做,可他就光是站著,就已經很吸引人注意了。林大爹冇念過書,不知道那是一種強大的氣場。他隻覺得,明明是在自己家,可看到這一家四口,他竟然有些緊張和侷促起來。“豪豪奶,他們是?”“是綰綰啊!綰綰帶她家那口子和兩個孩子,回老家探親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