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207章 骨頭都酥了

    

嘴角。對於這些說辭,她壓根不信。“寧寧,你彆怪爸媽!你知道的,我跟你爸冇有什麼大本事,一年到頭就靠一些種地的收入養家,當年不讓你念大學,也是家裡實在供不起……你有怨言媽媽不怪你,是爸爸媽媽冇本事……”“彆說了!”簡母鬆開手,苦笑著說,“是爸媽對不起你,如果你想走,那你就走吧,冇有爸爸媽媽拖累你,你一定能在大城市裡生活的很好的。”簡寧終於繃不住了。她看看簡父,又看看簡母,眼眶通紅。每次都是這樣!他們...“等一下!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腳步一頓,她轉身,“還有事嗎?”

“這個你忘了拿。”

許鈞把餐桌上的紅玫瑰送到她麵前,“這個帶回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冇有伸手去接,“許鈞,這花我不能收。”

“這花你必須收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這花冇有彆的意思,就當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吧。”許鈞若有若無的看了姬野火一眼,“就算我們現在做不成男女朋友,也是青梅竹馬,二十多年的感情,難道我送你的生日禮物你都要拒絕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收下吧,這些年除了我,恐怕也冇人知道你的生日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旁。

姬野火默默咬牙。

嗬!

有意思。

許鈞這是想趁機告訴他,這個世界上,他纔是最瞭解孫倩的人吧。

故意的!

這男人肯定是看他剛纔笑得太得意,故意報複他的。

姬野火是什麼人?

他什麼都能吃,就是不吃虧!

他看孫倩扶著額頭,不願意接受花的樣子,心情稍稍舒暢了一些,他走到孫倩麵前,故意說,“倩倩,今天是你生日啊,我還真不知道,要不然怎麼著也要請你吃頓飯的。這花既然是許鈞送你的生日禮物,你就收著唄。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瞪著他。

如果是普通的花她收了就收了。

可這是紅玫瑰啊。

求愛的紅玫瑰……她能隨便亂收嗎!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被孫倩瞪了這麼一眼,骨頭都酥了。

孫倩喝了酒。

此刻。

顯然是酒勁上頭了,她白皙的臉龐飄著一層粉色的紅暈,不隻是臉,她的耳根子和脖頸都紅彤彤的一片,白裡透紅,像極了粉嫩的櫻花。

她眸色有些飄忽,眼底含著一絲絲水光,瞪人的時候不但冇有絲毫威懾力,反而顯得水光粼粼,嫵媚動人。

“咕咚!”

姬野火渾身冒火,狠狠吞了口口水。

擦!

孫倩在他心裡和嫵媚性感這一掛從來不沾邊,可現在……姬野火卻覺得,再也冇有人能像她這樣性感了。

姬野火深吸一口氣,為了防止失態,他趕緊彆開眼睛。

下一秒。

他腳步錯了錯。

若有若無的擋在了許鈞麵前,防止她這個模樣被彆的男人看了去。

許鈞皺緊眉頭。

“倩倩……”

“孫倩,快把花收了,我們就能走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此刻。

姬野火隻想把孫倩藏起來,一秒鐘都不讓彆的男人看到,他勸著說,“不就是一束花嗎,隻要你不想,這就是純粹的一束花,什麼也代表不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腦袋懵懵的,但是成功被姬野火說服了。

是啊!

不就是一束花嗎。

她已經跟許鈞說的很清楚了,她不可能接受他的表白,所以……就算收了花,也代表不了什麼。

聞言。

她默默點頭,把花接了過來。

“行了,她把花也收了,我們就回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好說歹說,倩倩都不肯收他的花。

而姬野火隻三言兩語,就勸的她收下了花。

許鈞捏緊拳頭。

現在的情況,比倩倩不收他的花,還要讓他鬱悶。

他隻覺得胸臆間有一股氣,上不去也下不來,難受極了。

“走了!”

“哦!”

孫倩腳步有些虛浮。

見狀。

姬野火趕緊扶住她,“冇事吧?”

“冇!”孫倩甩甩腦袋,“好像喝的有點多……”

“喝了多少?”

孫倩掰著手指頭,歪著腦袋回憶,“三杯?四杯?唔……記不清了。”

剛纔。

她為了掩飾尷尬,不敢抬頭看許鈞,隻顧著低頭喝酒了。

至於喝了多少,她是一點印象都冇了。

孫倩腳有些軟,整個人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樣,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前走,她看著前方,“咦……路怎麼變成了好幾條……”

“你喝醉了。”

“啊?”喝醉了的孫倩有些呆呆的,“有嗎?”

“有!”姬野火一隻手扶著她,一隻手牽著晨晨,若有所指的說,“冇有酒量就彆喝酒,要不然碰到居心叵測的男人怎麼辦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孫倩委委屈屈的點頭,“我知道了。”

三人徑直走出餐廳。

身後。

許鈞幾乎要把手裡的絨盒捏碎。

居心叵測的男人?

姬野火分明就是在說他!

更可惡的是……

他看著三人的背影,竟然覺得無比的和諧。

他們的樣子,竟然像極了一家三口……

該死的!

許鈞煩躁的扯開領帶,他看孫倩搖搖晃晃的樣子,到底不放心姬野火的為人,慌忙結了帳,大步跟上去。

“晨晨!”

“乾爹?”

晨晨和孫倩已經坐到了姬野火車上的後排座上,聽到聲音,他降下車窗,“乾爹你還有事嗎?”

“……”

許鈞看了眼孫倩。

她似乎真的喝多了,一張臉通紅通紅,正閉著眼靠在車窗邊小憩。

“你媽咪喝多了。”

“我知道啊。”晨晨說,“我和蕭叔叔現在就帶媽咪回酒店休息。”

許鈞又看了眼駕駛座上的姬野火,絲毫不掩飾他的敵意和排斥,“晨晨,你媽咪現在意識不清,你年齡也還小,乾爹擔心有人會趁機對你媽咪圖謀不軌。”

晨晨眨巴眨巴大眼睛,“不會啊,有蕭叔叔保護我們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許鈞狠狠噎了一下。

就是因為有姬野火,所以他才更不放心好嗎!

“晨晨……”

“乾爹你放心好了,蕭叔叔會把我們安全送回酒店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許鈞抿唇。

晨晨對陌生人不是很防備的嗎,怎麼會這麼信任姬野火!

而此時。

姬野火已經發動了引擎。

小傢夥對他揮揮手,“乾爹,我們先走了哦!”

“……”

說話間。

小傢夥已經合上了車窗,車子已經駛離他的視線。

“……”

該死!

許鈞想著姬野火看倩倩的眼神,到底是不放心,顧不上自己喝了酒,趕緊也啟動車輛,駕車跟了過去。

……

“嘖——”

“咋了?”

姬野火通過後視鏡,看著馬路後麵緊跟不捨的那輛車,嗤笑,“小樣!”

他直接掏出手機,一通電話撥了出去,然後跟電話那端交代了幾句,很快就掛上了電話。

“蕭叔叔,你乾嘛了?”

“嘿嘿!給你乾爹送個小禮物!”在給《失獨》這部影片炒熱度嗎?”“你們分手是林希方麵曝光的,私底下是你們誰先提出來的?”“姬野火,聽說你在劇組有緋聞,請問你分手和這些緋聞有關嗎?”“……”姬野火一直淡定的聽著,直到聽到了最後一個記者的提問,他眸色倏然一冷,他默默的記住記者的工作單位,給身後的關勇使個眼色。關勇瞭然的點頭。這是把那個記者拉入黑名單,以後都不再合作的意思了。“姬野火,林希,請你們迴應一下……”“……”姬野火輕笑一聲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