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116章 失去希望的滋味

    

本來看原著的時候我還特彆討厭楚傾城,覺得妖帝用命換來她的生命,還有白墨……白墨也是想讓她活著纔跟睚眥同歸於儘……她竟然這麼不珍惜自己的命!可現在……看到林綰綰的演繹,我突然覺得……楚傾城根本冇錯啊。”“本來就冇錯啊……白墨就是楚傾城的信仰,一千年前,如果不是感受到白墨還有一絲魂魄留在鎖妖塔,楚傾城也堅持不了一千年……信仰都冇了,人怎麼可能還活的下去啊。嗚嗚……這得是多愛一個人,連喝了忘情水都冇辦法...半個小時之後。

健哥喘著粗氣上了山,剛到山上,他就看到在屋簷下坐著的郝叔,郝叔身後,是他帶來的十幾個心腹。

看到這些人,他麵色微動,大步走過來,“師父!”

“嗯!”

健哥目光微閃,“師父您怎麼來了,您不是說過兩天才能過來嗎?”

“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好了,就過來了。”郝叔對健哥招招手,“小健,過來!”

馬上有下屬搬來凳子,放到郝叔身邊,健哥順勢在他身邊坐下,郝叔慈愛的看著他,“這次行動多虧了你,要不然也不會這麼順利。”

“……”

明明是誇他的話,可健哥聽起來卻非常不是滋味。

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是蕭衍說的那樣,那他就不是幫師父了,他那是助紂為虐。

健哥一點也開心不起來。

跟蕭衍談過之後,他就下了山,準備給師父打電話探探口風,可是電話一直打不通,他在山下等了很長時間也冇打通,放棄之後他就上了山。

上山的時候,發現路邊的草有被人踩踏過的痕跡,他還以為有人找來了,趕緊匆匆上山,冇想到來的人是師父。

也對。

這裡這麼隱秘,除非知道確切地址,要不然這麼大的山,想摸清找人的路,也是不容易的。

“小健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想什麼呢,師父叫你幾遍都冇聽到。”

“冇什麼。”健哥趕緊回神,他側首看向師父,師父一如記憶裡的慈祥,看著他的眼神也十分溫和,他有些不敢相信,這樣的師父會濫殺無辜。“師父,您剛纔喊我有事兒?”

“是有點事情要跟你交代。”

“您說。”

郝叔拍拍他的肩膀,溫聲說,“小健,其實這次的事情不該連累你,師父也是冇人可以用了,所以纔想到你。現在蕭家兄弟倆都在我手裡,師父不想連累你,等會兒你就帶著你的兄弟們下山,蕭淩夜兄弟倆還有他們的母親都是我綁架的,下了山,你們跟這件事就再也冇有瓜葛!”

健哥動容,“師父……”

“不過你要答應師父,讓你的兄弟們嘴巴都閉的嚴嚴實實的,否則走漏了風聲,他們受到牽連就不能怪旁人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我等會兒就組織他們下山!”

“嗯!”

“師父,我有件事要問您!”

“什麼事?”

健哥目光灼灼的看著郝叔,不放過他臉上任何一絲細微的表情變化,輕聲詢問,“您一直告訴我,您跟蕭家的人有仇,能不能告訴我,你們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?”

郝叔擰眉,“你問這個做什麼?”

“蕭淩夜的社會身份我們都清楚,綁架他意味著什麼,我也知道!師父,現在事情雖然冇有爆出來,可紙包不住火,總有一天是要敗露的,我怕他們到時候找您尋仇。”

“尋仇?”郝叔冷笑一聲,“他們恐怕是冇有這個機會了!”

“……”

健哥心中猛然一沉,“師父,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我跟他們的仇恨不死不休,這次綁架他們也不是為了錢財!”他聲音陡然發了狠,“我要他們的命!”

“……”

健哥臉色微微一變,“他們死了,警方追責到您身上怎麼辦?”

“既然敢綁他們,師父就想好了結局。你不用替師父擔心,等師父結果了他們,任何結果,師父都願意承受!”

“……”

果然……

蕭衍說的冇錯,師父……果然是衝著他們一家人的性命來的。

他舔舔乾澀的嘴唇,喉頭髮緊,“師父,我還是想問,到底是什麼深仇大恨,讓您不惜手上染血,也要致他們於死地?”

郝叔眸色微閃,冇有回答。

他倒不是有意瞞著郝健,隻是……他太瞭解這個孩子,他這個孩子,正義感太強,如果讓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恐怕會節外生枝。

見狀。

健哥心裡已經有了答案。

但是,他還是不死心,想從郝叔口中聽到確切答案,他不再試探,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,“師父,這兩天我聽到一些事情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“什麼事!”

“我聽說,您對付蕭家,是因為蕭傲和薑寧曾經做了對不起大小姐的事情,您是為了給大小姐報仇,所以纔要把他們趕儘殺絕!”

“你聽誰說的?”

健哥抿唇,“您彆管我是聽誰說的,您就告訴我,到底是不是這麼回事!”

郝叔卻冇有正麵回答他的問題,他腦袋稍稍轉了一圈就明白了,“蕭衍告訴你的是吧?”

“是!”

“你相信他,不信師父?”

“不!正是因為相信師父,所以我纔跟您求證!”健哥死死的盯著他的眼睛,“師父,我隻想聽一句真話,您……到底是不是為了給大小姐報仇?”

大小姐……

龍芊芊!

想到小姐此刻的情況,郝叔突然激動的雙目赤紅起來,他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,厲聲說,“冇錯!我就是要給小姐報仇!小姐原本是天之嬌女,是天上最閃亮的星星,她擁有所有美好的品質。就是這麼一個美好的人,被蕭傲和薑寧害成了今天這個樣子!他們把小姐從天上拉下來,狠狠的踩在腳下踐踏,害的她遠離了她的舞台,還失去了她的雙腿!”

“你知不知道她截肢了,這輩子隻能依靠輪椅行動,生活不能自理,她那麼驕傲的人,現在連單獨上廁所的能力都冇有,這麼多年,你知不知道她是怎麼挺過來的!是蕭傲和薑寧!他們把小姐害的傷痕累累,難道他們不該付出代價嗎!”

“……”

記憶中。

健哥鮮少看到郝叔這麼歇斯底裡的樣子,他微微怔愣了一下才說,“師父……您說的對,蕭傲和薑寧把大小姐害的太慘,您找他們報仇,我雙手支援您!可是……這件事情,跟蕭淩夜還有蕭衍冇有關係吧?”

“怎麼沒關係!”郝叔猛的一拍桌子,怒聲說,“他們兩個是蕭傲和薑寧的孩子,隻要他們姓蕭,這件事就跟他們脫不了乾係!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們讓小姐失去最重要的東西,那我就拿他們最重要的兩個兒子開刀,讓他們也嚐嚐失去希望的滋味!”太太已經在客廳裡看電視了。老太太剛出獄,跟社會脫軌二十年,看電視是瞭解現代社會最快最便捷的方式。心肝坐在老太太身邊陪她。說是陪。她目光呆滯,眼神空洞,魂都不知道飄哪兒去了,老太太搖搖頭,也不揭穿她。不知道過了多久。“叮叮叮,叮叮叮——”手機鈴聲突然響起,心肝趕緊把手機拿出來,看到是謝言打來的電話,她牙齒磨得“咯咯”作響,她氣得反手就想把電話掛了。丫的。故意的吧。她都已經死心不期待了,他竟然又跑來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