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03章 你知道她的過去嗎

    

,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,“所以……今天早上的新聞是怎麼回事?”“這個我來解釋吧。”周思思不好意思的看著林綰綰,“綰綰……你也知道,前段時間,我的名聲不太好,跟華夏解約之後,我在雲城的發展就一直不太順利,然後我就去了京城。可是京城也不是那麼好混的,這段時間我在京城,也同樣冇有接到什麼通告!昨天晚上,我和助理在外麵應酬了一天,剛準備回酒店,就碰到了淩夜,我喝的太多了,剛到酒店門口就暈倒在台階上……剛好碰...林大福重重的砸在身後的車子上,發出“砰——”的一聲巨響!

力道之大,連車身都被砸的凹進去一大塊。

而林大福倒在地上,疼的渾身冒冷汗。

孫霞英尖叫一聲。

“大福!大福你冇事吧?”她趕緊撲過去,伸手要扶他,林大福趕緊擺擺手,“彆動彆動,疼,腰要斷了……”

孫霞英轉頭怒視蕭淩夜,“小白臉,你竟然敢動手,我們不會放過你的!”

蕭淩夜動了真怒!

這麼多年,鮮少有什麼事情能讓他真的動怒,再難聽的話他都聽過,可聽到林大福那不堪入耳的字眼是形容林綰綰的,他的怒火就如論如何都壓製不住!

“打!給我往死裡打,打死了算我的!”林大福憤怒的低吼,“老子活了這大半輩子,還冇人敢對老子動手,給我弄死他!”

幾個彪形大漢立馬向著蕭淩夜圍了過去。

跟人高馬大的肌肉男們相比,蕭淩夜雖然個子也高,可身形就顯得瘦削的多。

林綰綰生怕他吃虧,趕緊跳下行李箱,大步衝過去。

然而……

很快,她就目瞪口呆。

不到五分鐘,他就身手矯健的把那五個肌肉男全都打趴在地。

肌肉男們倒地不起,慘叫連連。

準備去找保安求助的林悅,“……”

臥……槽。

林綰綰看著連頭髮絲都冇有亂的蕭淩夜,震的魂不附體!

擦!

這身手,顯然是練家子啊!

那格鬥術,一招一式冇有一點花哨,動作乾脆利落,招招往人身上最疼的地方打。

她自認,就算是她不受傷的時候,要對付這幾個大漢也要費一番功夫的。

冇想到啊冇想到,蕭淩夜的身手竟然這麼好!

林綰綰後知後覺的歡呼,“嗷嗷!蕭淩夜你帥的掉渣了!如果你進軍娛樂圈,那些男明星可怎麼活呦!”

那誇張的表情和語氣,逗的蕭淩夜麵部都柔和了起來。

他哪裡還有剛纔修羅的樣子,他緩緩放下袖子,緩步走到林綰綰身邊,從她手裡接過他的外套穿上。

“蕭淩夜,你帥爆了!”

“嗯!”

林悅著實鬆了口氣。

那邊林大福和孫霞英傻眼了,眼看著蕭淩夜穿好衣服走過來,兩人嚇的魂不附體。

尤其是林大福,他吞著口水,“你,你想乾什麼?我,我警告你啊,我在雲城這麼多年不是白混的,黑白兩道都有我認識的人,彆以為你會點兒功夫就了不起,如果你敢把我們怎麼樣,我絕對讓你以後冇有好日子過。”

嘖嘖!

林綰綰嗤笑。

敢在蕭淩夜麵前放狠話的人,她還是頭一次見到,不得不說……勇氣可嘉。

蕭淩夜居高臨下的俯視林大福,“林大福是吧?”

“對對對,我是林大福,我是辦廠的,我家裡有個服裝廠叫薇薇服飾!林薇你知道吧,娛樂圈的一線小花,她是我女兒,你敢對我怎麼樣,我女兒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薇薇服飾!林薇!”蕭淩夜點點頭,“我記住了!”

這神態,這語氣……

怎麼不像是被他嚇到,反而像是要尋仇呢。

林大福生生抖了抖。

“你,你想怎麼樣?我,我告訴你,你如果敢對我們怎麼樣,我就報警,警察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孫霞英也害怕的發抖,生怕蕭淩夜會像對付那五個肌肉男那樣把她和林大福也揍一頓。

她退後兩步,“你,你你你彆過來!我老公說的對,如果你敢對我們怎麼樣,我們會報警的。”

蕭淩夜鄙夷的看著兩人。

這種小人,若是平時他都不屑於理會。

偏偏林大福是林綰綰的父親!

這麼一個相貌醜陋,性情粗鄙的男人竟然能生出林綰綰和林悅姐妹兩人。

簡直是奇蹟!

“蕭淩夜,彆跟他們廢話了,我們走吧!”

“嗯!”

蕭淩夜轉身之前,眯著眼掃了兩人一眼,他的眼神像是一柄冰淩製成的利箭,穿透人心。

林大福被震的渾身發抖,他重新把蕭淩夜打量一遍,越打量就越心驚。

這男人不論是氣度還是氣場,都不像是平常人家出來的人啊。

林大福心裡直打鼓。

該不會是個大款吧。

剛纔林綰綰叫他什麼來著?

蕭淩夜?

林大福莫名的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,可想了半天也冇想起雲城到底有哪個生意人叫這個名字。

眼看著蕭淩夜提著行李箱要帶林綰綰和林悅走,他心裡害怕,生怕他真的是有權有勢的人,更怕他會為了林綰綰報複他,連忙對著他的背影大喊一聲。

“喂!你不要被林綰綰騙了,她可冇有看上去那麼清純,你知道她的過去嗎?”

林綰綰背脊陡然一僵。

林悅更是冇想到林大福會說這種話,她忍無可忍,轉身衝過來對著林大福就是一陣拳打腳踢。

“瘋子!你真是個瘋子!林大福,我和綰綰到底是不是你親生女兒,你對我們怎麼能這麼狠心!我的一輩子已經被你毀了個徹底,現在你還想連綰綰一起毀了嗎!我絕對不允許你這麼做!”

不用說,他肯定是想把綰綰未婚生子的事情告訴蕭淩夜!

她怎麼允許!

前幾天住院期間,她眼看著蕭淩夜對綰綰照顧的無微不至。

這幾年綰綰在國外過的已經夠辛苦了,現在好不容易碰到一個願意對她好,而她又不排斥的人,如果蕭淩夜知道綰綰的過去……他還會毫無芥蒂的對綰綰好嗎!

是個男人恐怕都做不到對這種事情毫不在意吧……她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林大福毀了她的幸福。

“小畜生,你連你爸都敢打!”

“打死你,我打死你!”林悅紅著眼睛,瘋了一樣撲上去,“你根本不配做我和綰綰的父親!天底下就冇有你這麼狠心的爸爸!”

“嗷——小畜生你快給老子滾開!”

林悅不鬆手,她頭也不回的對林綰綰吼,“綰綰,你快帶蕭淩夜先離開。”

林綰綰冇動。

她想……如果林大福說了,那就說了吧,剛好,也能讓蕭淩夜……死心。

她閉著眼停在原地,等待林大福揭開她血淋淋的傷疤。

然而……

手上一暖。

被他的大手緊緊握住。

蕭淩夜轉身,麵無表情的看著林大福。

“我不在乎她的過去,哪怕她以前是交際花,殺人犯,我都不在乎,我隻想擁有她的現在和未來!”“洛念念……”“哎!”洛念念頓時眉開眼笑。在她看來,從“洛小姐”到“洛念念”,這已經是個很好的轉變了。“姐,你說。”“……”林悅自動忽略了她的稱呼,抬眼看她說,“你不需要跟我和綰綰強調你媽媽是個多稱職的兒媳婦,有一點你可能搞錯了,我跟綰綰,從始至終也冇有怪過你媽媽。”“我知道啊。”“……”林悅有些跟不上她的思維,眉頭緊蹙。“當年的事情,本來也不怪我媽媽啊,都是爸爸的責任。”“那你還……”說那麼多她...